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燭光在手處處維園 港人如水悼念六四


六四32周年,特區政府連續第二年禁制維園燭光晚會,支聯會今次更首度缺席維園。在國安法陰霾下,港人並無被嚇怕,支聯會晚會原定8時開始,入夜後銅鑼灣及旺角都有身穿黑衣的市民潮水式聚集,雖不入維園,只要燭光在手,或打開電話背燈,哪裏都是維園。港人繼續以香港的方式悼念六四。

警方周五下午引用《公安條例》佔據昔日悼念的維園足球場籃球場及草坪,燭光及歌聲變成空洞的警察廣播。可是,警方早前放風的7000警力難阻市民趁周五晚上齊集街頭巷尾,舉起手上的燭光和手機悼念,其後更演變成小型遊行。在部分市民高叫口號下,警方先後高舉藍旗及代表涉違國安法的紫旗,同時不斷擴大封鎖線,及截查身穿黑衣的年輕人,全晚警方拘捕六人。

曾表示會守住32年約定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周五早上在辦公室外被警方以宣傳未經批准集結拘捕,鄒隨即透過律師對外公布將禁食一日抗議。截止周五晚上她仍被警方扣查。

由於預計警方會封鎖維園,市民提早在六四清晨及早上來到維園,即使早上一度傾盤大雨,數十名市民風雨不改到場悼念,當中有人是常客、有人把握最後機會。退休教師譚生專程帶同坐輪椅、行動不便的譚太來到維園,還帶同一份載有歷年六四頭版的《蘋果日報》到場拍照。譚先生說過去不是每年都來,但「今次可能係最後嘅一次」,「政府不斷宣傳叫我們來,佢唔宣傳可能都唔記得」。

譚太直言兩人身穿黑衣,有如港人遊行集會一樣,本應有權行使自己權利。「穿自己喜歡的衫,去想去的地方,悼念、懷念一些事,不想覺得要驚。堅持記住一些真相,如果壓抑及遺忘,歷史真相永遠就淹沒。」當點起燭光都可能付出代價的年代,譚生怒斥政府濫權:「我都是和理非,追求民主自由,以為是基本權利,原來咁脆弱、咁虛假。」

兩人是少數可在六四當日進入維園及悼念的市民,雖然只有少數市民入內,警方下午2時半宣布引用《公安條例》第17(4)條以鐵馬封鎖維園六個足球場、四個籃球場、中央草坪及多個閘口,威脅任何人進入範圍即觸犯法例。維園內高峰期近乎「五步一崗」,同時佔據銅鑼灣多個街頭,彷如回到2019年示威的高峰期。 

73歲李先生帶同兩塊分別寫上「我要」和「良知」紙牌來到維園。 周滿鏗攝

73歲李先生帶同兩塊分別寫上「我要」和「良知」紙牌來到維園,以往他有帶同子女來悼念六四,但之後沒有時間,近十年缺席燭光晚會,希望行動提醒反省要有良知,社會才有希望。訪問期間,他先後兩度被截查,警員警告他不要舉紙牌,甚至形容會引起公眾恐慌,李生之後無奈離開。

另一名女士嘗試在鐵馬外放下一束白花,同樣被警員警告未能接近。

有市民在維園外拿著平板電腦,觀看以往的六四燭光集會片段「參與集會」。 鄭啟智攝

入夜後,銅鑼灣人流明顯增加。在8時、即歷年燭光晚會開始時間,在通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及高士威道均有穿上黑衣或白衣市民在維園對出的行人路上來回緩步前行,有的亮起手機電筒,有的手持電子蠟燭,沿路靜默悼念。亦有市民手舉燭光,站在路旁,低頭紀念32年前在北京的死難者。

有市民聚在一角,高唱《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以往響徹維園的歌聲今晚轉到街頭。亦有市民手持平板電腦,觀看過去的六四晚會片段來「參與集會」。偶爾有市民高喊「香港人加油!」、「釋放鄒幸彤!」等口號,打破原來的一片寂靜。

以往響徹維園的歌聲今晚轉到街頭,渣甸坊外晚上形成一片「燈海」。偶爾有市民喊「香港人加油!」「釋放鄒幸彤!」等口號。 美聯社

警方一度在銅鑼灣舉起藍旗,警告示威者參與非法集結;在示威者叫喊「光時」後,警方也一度舉起紫旗警告,但無立刻拘捕。在警方擴大封鎖線下,支聯會常委徐漢光及社民連黃浩銘在維園外的記利佐治街安全島上代表被捕的鄒幸彤點起燭光,唱起民運歌曲。

至在於旺角,事前無大幅宣傳的情況下市民自發區內遊行,期間高舉手機燈,並一度高叫「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民族自強,抗爭到底」等口號。警方在街角不時推進拉橙帶領,定點戒備。

身穿黑衣黑褲及帶同黑雨傘的、40歲的許先生手持蠟燭到旺角街頭悼念,他說,如果連悼念都要害怕,「我諗香港真係冇得救」。

旺角朗豪坊外有不少市民拿起燭壩光,獨自默默悼念。 謝鎧文攝

20來歲的學生李先生與朋友到銅鑼灣,隔著鐵馬靜默看著被鐵馬包圍的維園。他坦言,2019年前不關心時事,也不是每次都到六四晚會,但2019年運動後覺得要行出來表態,表達「抗爭係未完,唔係就咁就範」。他說以前不覺得中國民主與自己有關,但如今「都是爭取緊民主,大家都是同一個理想。」

六四集會作為中港關係及香港政治空間的寒暑表,2008年時的參與人數陷入低潮,而集會曾被批評是行禮如儀,如今卻連最溫和的集會都容不下。

45歲的周先生帶同一家四口到場到悼念六四,他慨嘆六四燭光集會作為一國兩制的指標,也是一個「終極和理非」的活動,「明眼人係見到發生緊咩事」。他稱今晚維園足球場空無一人的相片,與過去31年的點點燭光相比,能讓世界看見一國兩制的處境。「一張相片,勝於千言萬語,香港嘅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就係已經去到呢個地步,俾人見得到。」

除了是承傳記憶,周先生說,希望小朋友能警覺港人正慢慢失去應有的自由和權利,明白有些事要堅持,不能習慣失去示威自由,不能讓六四的記憶慢慢淡化。

「我唔知佢將來會唔會開花結果,但係起碼我做咗我能夠做嘅嘢。」

今年六四維園沒有燭光,港人更著緊將燭光承傳     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