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2】禁不住的悼念 市民凌晨清早赴維園


警方禁止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並放風六四晚上會派出7000警力全港戒備。但無阻市民凌晨及早上到維園悼念,不論手持真蠟燭、手機,還是手空空無一物,都守住32年的約定。

6月3日晚上,自由身藝術家宋先生昨晚帶同電子蠟燭及蠟燭到維園,一度被警方登記身份證,他昨晚說希望留守到清晨,「等黎明來到」。

自由身藝術家宋先生,6月3日晚上帶同蠟燭到維園。黎家威攝

午夜時分,踏入六四正日,陸續有市民到維園,在沒有大台和歌聲下,默默悼念六四死難者。有人打開手機,以無硝煙守住記憶。亦有市民留下蠟燭,給其他市民悼念。

有人打開手機,以無硝煙守住記憶。林勵攝

警方早上到維園視察,並陸續運來鐵馬,但無阻市民獨自來悼念。不少人身穿黑色,在維園來回踱步,時而沉思,時而打開手機。

六四清早一度落起滂沱大雨,但無論雨怎麼打,仍有市民堅持走過維園足球場正中央。林勵攝

身穿黑衣黑褲的陳先生說,自己來維園整理思緒,表示自己18年前第一次踏入維園集會,「在這個場地流過不少汗,人生咁就過咗一半,再參透下之後嘅路點行」。他說,今晚因時間問題,未必可再來維園,但形容今時今日悼念不被地點局限,「地點可能有點局限,也不用勉強」。談到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今早被捕,陳先生說社會越來越荒謬,本來理所當然的事,「極端地理所當然地發生」,「只能說一日自由,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身穿黑衣黑褲的陳先生說,自己來維園整理思緒。林勵攝

跑友大雨中跑出 「6」和「4」字路徑

跑友黃先生在大雨中沿跑道跑出「6」和「4」字路徑,悼念六四32年。他表示,歷年六四集會除了出差都出席,風雨不改,去年都有來。他笑言,今晚都會來維園看看是否出動7000警力,及在維園外圍遊走,以發揮港人的堅持。他直言,過去遊行判守行為,但如今何俊仁、楊森等判十多個月,「無嘅,我讀歷史嘅,波蘭捷克等40年,東德30年,只能同佢都長命,都要忍一忍。」

跑友黃先生。林勵攝
黃先生在大雨中沿跑道跑出「6」和「4」字路徑。林勵攝

牧師紅色中國Tee悼念

牧師馮先生說刻意請假來維園悼念,預計今晚去望彌撒。馮先生直言,今年是香港公開悼念的終結,但認為地點不重要,最重要是這一代人承傳下去。「都係鬥長命嘅。」他如是說。早上10時半起,警察先後在維園「踩線」,並有工人搬運鐵馬到場。馮先生卻不太擔心:「唔緊要,早些來,唔好著黑衫,我特登換件衫寫住中國,六四唔來,六五來都得。」

「人數不重要,悼念是自己的,不關人數事。31年在這裡,要完始終要完」。

牧師馮先生身穿紅色中國Tee到維園悼念。林勵攝

不願上鏡的關先生在上班前,特意走到維園默站沉思。他形容,「拜山去墳場,六四都來返呢度」,至於晚上則看會否朋友一起再來,如果約到,可能會來個四個人以下聚會。最近十年都有出席晚會的關先生說,自己並不是一個激進的人,但會接受不同人採取不同方式。他認為,一個燭光晚會,「不會構成什麼危害、危險的情況,同一場演唱會不會差太遠」。可是親中陣營及政府威嚇「結束一黨專政」口號可能違反國安法,關先生反駁,叫口號是過去一直有的自由,現在訂立法例禁止,但「法例的訂立是否公義,為整個社會接受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