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八九記憶—系列之七︰吾爾開希


吾爾開希是八九期間在香港最出名的學生領袖之一。司徒元攝

吾爾開希是八九民運期間,在香港最出名的學生領袖之一,亦是六四之後,爭議較多的一個學生領袖。

前文所述,4月22日凌晨,北京大學生佔領天安門廣場悼胡時,我曾穿梭人群打探誰是組織領導者,多個學生都說是「吾爾開希」,最初以為是暗號,又以為他是蒙古人,結果只知道他是北師大的學生。翌日早上,和另一報紙的記者直接走上北師大學生宿舍尋找吾爾開希,我們先認識了一個北師大職工子弟楊朝輝(當時以為他是學生),他後來擔任廣場指揮部的糾察隊長,我們在他帶路下找到吾爾開希。

左一深衣者是楊朝輝,廣場糾察隊隊長,帶我們找到吾爾開希。司徒元攝

甫一見面,我發現原來在4月22日的悼胡活動中見過他。當日學生代表和政府商討,派代表參加胡耀邦追悼會,但談判破裂。當10多名首領為下一步行動爭論不休時,一名身穿半舊軍裝的學生大喝一聲「壓上去」,眾人無異議,十多萬大學生手挽手,壓向大會堂東門,和軍警對峙,直到追悼會結束。 

4月22日胡耀邦追悼會當天,學生逼近人民會堂東門和軍警對峙。司徒元攝

家庭背景有多個版本

我們見到吾爾開希時,他剛剛睡醒。閒談間,他突然走去罵一個中年男人卑鄙,原來當局找來了他的父親,該男子是校方人員,正在企圖勸服吾爾開希去父子相見,但被吾爾開希罵走。一直以來,吾爾開希的家庭背景有多個版本,在採訪期間我曾當面問過他,他稱父親五十年代開始在北京工作,母親是維吾爾族人,哥哥大學畢業後在新疆工作。在一次記者會上,他說父親是一個知識分子,負責新疆地方誌的編纂工作,又是一個作家和突厥語專家。又有一個內地記者告訴我,吾爾開希父親是新疆軍區負責人……到他流亡海外之後,也有新的版本出現,至今都搞不清。 

相信我們是早期找到吾爾開希的記者之一,大家很快便熟絡起來,之後都經常有接觸,試過在深夜時份,他和程真(北師大學生,絕食活動組織者之一)到北京飯店找我們,通知學生行動的意向。四二七大遊行後一日,吾爾開希和我講過,政治局將他定性為反革命煽動罪,刑期是15年到死刑,講的時候,語氣頗為不屑。 

吾爾開希有頗高的演說能力,頭腦十分靈活,對記者的問題反應甚快,很難想像,一個以前從未沒有接觸過海外新聞界、甚至可能連正常新聞運作都所知不多的人,應對可以如此順暢,這或和個人性格有一定關係。 

吾爾開希在學生組織會議上發言。司徒元攝
王超華,其中一名學生領袖。司徒元攝
王治新,其中一名學生領袖。司徒元攝

提議撤出廣場被罷免主席

吾爾開希曾經多次提出學生要從天安門廣場撤退。如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訪華時,他就建議絕食學生讓出部分廣場,讓歡迎儀式得以舉行,結果引發內部分裂,廣場也沒有讓出。到戒嚴令頒布後兩天,吾爾開希曾去到廣場上勸同學撤退,理由是即使軍人同情學生,但始終軍令如山,如果命令一下,會不惜代價、不擇手段攻入廣場。結果他被狂熱的學生噓走,高自聯主席一職被罷免,並退出常委會工作。第二天見到程真,她說︰「將來你們就會知道他是對的。」 

之後再沒有接觸過吾爾開希,他流亡海外後的動向,都是看報道而知。六四後幾年不時看到一些指他出入夜店、欠債之類的負面消息,頗令人傷感。

在廣場聚集的學生,經常就是否撤出爭論不休。司徒元攝
在廣場聚集的學生。司徒元攝

六四後用3年時間找到平靜心理狀態

今年六四32周年前,眾新聞的台灣特派員訪問了吾爾開希,他說八九年時只有21歲,參與領導一場中共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令他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突然在北京面對壓力焦慮,最後屠殺眼睜睜看到坦克車,人民在身邊倒下,到通緝令不得不逃出生天。我剛逃到香港的時候還是要躲藏,即使到了巴黎,心裡是經歷了一個短暫調適期。對於21歲的人,當時要面臨離開家,重新面臨西方的國家等等,壓力挑戰很大的,我用了3年時間才慢慢找到相對平靜的心理狀態。」

他說,讀書令他能夠面對新的生活,流亡亦開始找到自己的節奏。到今天,周邊的朋友覺得他是樂天、開心的人。「比起那些死去的、比起那些失去自由,甚至今天還不能逃出生天的,我們幸運太多了。」

延伸閱讀:

【司徒元・八九記憶】系列

【六四32周年】學生領袖對死難者深懷愧疚 背負沉重包袱圓當年未竟之志:「我沒有放棄,請你們再等等,我們還在努力」

【六四32周年】相關文章結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