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初選47人案】師徒情深15載 張可森老師願做擔保卻落空 痛斥政權「稚子何辜」


47名參與初選的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僅11人獲准保釋,其餘36人至今已「未審先囚」3個月。原獲准保釋的前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因律政司上訴高院而須繼續還柙。在高等法院處理律政司保釋覆核申請那天,初為人父的張可森得知未能保釋,離庭前向太太高呼「我愛你」;帶著一張超聲波照片上庭的張太,聞訊後一度落淚。此時的旁聽席上,還有一名眉頭緊鎖、無奈難過的中年男人──張可森的中學老師盧Sir。

盧Sir曾於屯門一所中學執教31年,張可森是他其中一名最印象深刻的學生,二人感情非常深厚,當日更答應了做張可森的保釋擔保人,可惜最後落空,再見已在赤柱監獄。「佢盼望嘅就係當佢出嚟嘅時候,仲可以湊到個仔幼稚園放學,已經好心滿意足。」

盧sir(紅衣男士)於3月15日現身高等法院,旁聽律政司就張可森的保釋覆核。    曾港深攝

答應擔任張可森的擔保人,盧Sir自言是「義不容辭」,他露出慈祥笑容道:「其實基本上唔使諗,因為我同阿Sam之間有個感情喺到。我作為佢老師,幫到就幫,當刻真係覺得無需考慮。」盧Sir透露最初是張可森家姐主動聯絡他︰「佢兩姐弟都曾經係我學生,當佢家姐一開口希望我幫忙,我諗都無諗即刻應承,覺得係義不容辭嘅一件事。」

已退休的盧Sir執教鞭近40年,今年62歲,替人做擔保還是第一次。

我問過一個而家做律師嘅學生,做擔保人有咩責任?佢話如果阿Sam走佬,我啲錢就凍過水囉,咁好少事啫,個數目話大唔大,話細唔細,但我覺得無所謂嘅,最緊要幫到阿Sam,咁當然我都相信阿Sam絕對唔會走佬啦。

他慨嘆當日在法庭曾有一絲希望,認為張可森能保釋外出,不過邊旁聽邊心知不妙,因為張可森是第三天才處理保釋,頭兩天能保釋成功的人,律政司代表在10分鐘左右就完了陳辭,但當日控方用了差不多1小時,不斷舉出理由反對張可森保釋,「我聽到有啲理由都覺得好離譜,最後保釋唔到,大家都好唔開心,睇得出阿Sam嘅反應都好失望。」

盧Sir憶述,張可森當日在庭上不斷抄筆記,聽得很仔細,「我估佢好期望自己保釋到,因為佢本來就係可以保釋㗎嘛,只不過律政司即刻上訴咋嘛。」最後申請保釋失敗,張可森離庭前只能對太太高呼︰「我會永遠愛你。」

這位擔保人最後無功而還,但至少在旁聽席上給予愛徒鼓勵和支持。「我同佢一直關係都唔錯㗎,不過佢中學畢業後入咗浸大,嗰幾年佢又去咗外國交流,大家見面時間唔係好多,反而後來佢家姐結婚後見返多咗。」張可森當選區議員後,他們間中仍會相約飯聚,「後來到佢決定結婚,雖然佢取消咗婚宴,我仲勒索佢要禮物添,不過佢無俾我,哈哈。」

盧sir從沒想過去年12月與張可森的飯聚,原來是「最後晚餐」。   周滿鏗攝

「諗諗吓其實都幾諷刺。」他苦笑地憶述,自己去年12月與張可森飯聚後,之後再見面已是高等法院,然後是赤柱監獄。

上月盧Sir曾到赤柱探望張可森,「15分鐘真係好快過,嗰日佢精神都幾好,都開始適應裡面嘅生活,仲肥咗添,因為佢食私飯。不過真係好貴,成$12,000一個月,都係食啲普通茶餐廳飯盒。」

短短15分鐘的探望,盧Sir說二人閒話家常,但感到張可森最憂心的,始終是太太和快將出世的孩子。「佢話已經預咗至少要坐幾年,佢盼望嘅係當佢出嚟嘅時候,仲可以湊到個仔幼稚園放學,已經好心滿意足。」盧Sir指張太預產期為半年後,一般孩子返幼稚園至少兩歲零八個月,他計計,大概還有3年時間。

他指張可森還跟他講笑道:「第時個仔改咩名好呢,其實而家都幾好呀,有好長時間慢慢諗,可以逐筆逐筆去計算、思索。」

中三時的張可森(右上)在盧sir(左下)帶隊下出戰辯論賽,從此建立深厚感情。     受訪者提供

盧Sir及張可森相識15載,雖然無直接教過張可森課,卻對這學生一見難忘。「我印象中無教過阿Sam,認識佢係因為佢中二有玩社際辯論,然後加入學校辯論隊,我當時就係負責辯論隊嘅老師。」

盧Sir憶述,張可森家姐是辯論隊成員,但因當年中五要準備會考,所以應付不到校際比賽,結果就由張可森頂上。

好記得嗰時辯論隊有4個人,阿Sam係全隊最細嗰個,唯一一個Form3。雖然阿Sam中二先開始學玩辯論,但當時已經察覺呢個細路哥轉數好快,諗嘢好有條理,所以即刻捉咗佢入校隊,下一年更直接出去打校際比賽。然後嗰年仲攞埋東華三院聯校辯論比賽冠軍,當時我就覺得,呢個小朋友非池中物。

他指張可森中學時已表現出能言善辯、慧心妙舌的能力,「阿Sam係打第一副辯,而第一副辯主要職責係接住主辯的論據去發揮,而假如打正方嘅話,更加要食住反主嘅論據駁佢,而正正因為阿Sam轉數快,所以非常適合打呢個位置,因為佢兩樣嘢都兼顧到。」盧Sir稱張可森在高中時都繼續年年打辯論,甚至到中七考A-level,當年的東華聯校比賽他都有份上場,「因為呢個比賽係我哋每年嘅重點之一,而阿Sam係到嘅話,我哋隊嘅實力會更加有保證。」

最深刻的其中一次,是阿Sam臨危不亂的能力。「試過有次比賽,打到十六強,佢當日一出場就蝦碌,手頭上所有卡紙全部跣晒落地,點算呢?唔通你逐張執返起?中學辯論界好多人都係跟稿讀㗎嘛,但阿Sam點處理呢?佢執都無執,一張都唔執,就咁憑記憶講,連對方嘅辯員嘅論據,佢都可以臨危不亂咁Present返出嚟。」盧Sir很自豪地說,當日評判對阿Sam讚不絕口,「佢呢個表現真係令我好開心,縱使嗰場比賽我哋最後輸咗。」

張可森中學時在辯論隊已經嶄露頭角,表現出自己能言善辯、慧心妙舌的能力。   受訪者提供

盧Sir除了是學校辯論隊指導老師,也是學校的訓導主任;而張可森除了是學校辯論隊的隊員,也是在校地位祟高的「Head Prefect」,「佢做嘢好盡責,做Head Prefect通常要七點半左右返到學校,七點九開檔登記服裝儀容違規嘅同學,佢從來自動波搞掂,好有交帶、好仔細、好有條理,從來唔需要我操心。」難得的是,張可森在校內人緣關係仍很好,「佢做Head Prefect成日要捉人,應該有好多曳仔憎佢㗎嘛,但又唔係喎,好多人好鍾意佢、好冧佢喎,特別係啲女仔啦,哈哈。」

在盧Sir眼中,張可森是一名充滿鬼主意、思維清晰、能言善道的年輕人,但有時又像一隻「無尾飛陀」的雀仔,突然出現又消失。「佢成日都好似一隻無腳嘅雀仔,鍾意周圍飛。所以佢大學嗰幾年,去外地交流讀書,又去咗歐洲唔同地方,我懷疑佢認真上堂讀書嘅日子唔知有幾多日,大部分日子都在歐洲唔同地方流浪,可能今日係學校上完堂,聽日已經係第二個國家。」

「佢畢業後應承我返嚟中學幫我搞辯論班啦,但最後就虎頭蛇尾,因為佢實在太忙,出面太多瓣數,約佢返嚟都真係幾難。」作為典型文青的張可森,畢業後不但是一位區議員,同時也是填詞人、文化評論人、大學助教、研究助理、網媒編輯。

張可森所參與的中學辯論隊,在學屆比賽屢創佳績。   受訪者提供

只是盧Sir從沒想過,張可森長大後會從政,畢竟他眼中對方仍是個「小朋友」,人生閱歷未有太多,直至見證這個「小朋友」從政路上的付出,既佩服又自豪。

2019年11月區議會選舉,張可森以3,276票撃敗爭取連任的古漢強成功當選屯門新墟區議員,盧Sir並不是該區居民,但當日也十分緊張屯門區的點票情況,「其實我好Proud of 阿Sam,一個年輕人,有個咁嘅心為社會服務,真係關心屯門新墟嘅社區問題。」更令盧Sir佩服的,是Sam選擇在一直有「建制地膽」長期霸位的屯門區從政。

區議員的任期為四年,盧Sir指一直都有心理準備像張可森這班打着「抗爭派」旗號的小伙子,會成為中共的頭號目標,所以他經常都揶揄張可森「應該好快俾人DQ」。料不到DQ未至,國安法卻率先殺到,張可森因參與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

張可森現被囚禁於赤柱監獄,日前亦辭任區議員一職,其位於屯門的議員辦事處亦已經清拆。   資料圖片

 「好心痛,真係好心痛,我記得當日我係自己Facebook寫咗四隻字,『稚子何辜』。雖然我退咗休已經一段時間,但係所有學生對我嚟講,無論佢幾多歲,老到50歲都有,係我眼中都係我嘅細路哥,佢點解要受呢啲咁嘅苦?」盧Sir一度哽咽,頓了半响,慢慢道來:

佢哋參與一個初選,法律上係無講話唔合法㗎喎,你話佢哋最終嘅目標係要推翻政府,但要政府配合先得㗎喎,就算佢哋遲吓係議會上投反對票,咁呢個又係乜嘢嘅非法行為?當初以為佢最多都係俾人DQ,誓估唔到會係被拘捕,而且係保釋唔到。我係覺得好震驚,對香港人嚟講亦都係一個好大嘅震撼彈。

盧Sir指,就算張可森有份參與起草《墨落無悔》聲明,也拉不上顛覆政權,他質疑︰「《墨落無悔》裡面都唔係鼓吹香港獨立,亦都無講要將呢個政府推翻,又唔係話要建立一個新政府,好奇怪,咁樣如何顛覆國家政府呢?」 

盧sir提起張可森被控國安法時一度拭淚,面露哀傷。   周滿鏗攝

曾執教多年中學中史科的盧Sir認為,現今香港的情況,與中國過往多年的君權帝制幾乎是一模一樣。「以前有一部電影叫《滿城盡帶黃金甲》,裡面有一句台辭係我上文化科嘅時候同啲同學講嘅,『天地萬物,朕賜給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而家好明顯就係咁咋嘛。」

「中國不嬲都係咁,佢可以俾你,但亦都可以搞到你一Q清袋,而家就好明顯啦。」很久沒有向學生講書的盧Sir慨嘆,中國歷史上,政治犯下場都很慘。他苦笑道:「以往幾千年嘅專制政治,以為係香港可以稍為獨善其身,甚至隔岸觀火,估唔到原來今日大家都已經投入咗去呢個歷史洪流入面。」

國安法的出現,加上自己學生身陷47人案的啟示,作為前人師長,會否呼籲香港年輕一代不再投身政界洪流之中?培育過無數莘莘學子的盧Sir認為,年輕人將來是否選擇從政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旁人難以判斷孰對孰錯。

我覺得個人嘅決定只要係啱嘅,只要係合情合理嘅,Just do it。我以前上堂成日講四隻字,『擇善固執』,只要嗰樣嘢係啱嘅,就要堅持去做,當然如果件事會令自己身陷一個好不利嘅情況,我會話「稍為避免啦」。

他眼中,張可森絕對是一個擇善固執的人。

47人案將於下周一(5月31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被告之一的張可森將會出庭應訊。    資料圖片

47人案將於下周一(5月31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再提堂,盧Sir直言對於張可森的案件感到非常不樂觀。

因為香港而家嘅法治已經中國化,我甚至覺得而家已經係定咗判刑,只不過係判你坐幾多年啫,坐十年定係坐三年,某啲人可能會坐廿年。阿Sam呢啲屬於蝦毛啫,我覺得係三年左右囉,希望再短啲啦,當然最希望就係乜事都無。

盧Sir回想起當初遇見張可森已是15年前的事,由當初加入辯論隊時的一臉稚氣,到成為獨當一面的Head Prefect,再寒窗苦讀入大學,周遊列國四處探索,及後在自己的出生地參政,然後當選區議員,覓到一生中最愛......最後更身陷囹圄。

多年來一直見證着張可森成長,盧Sir有很多說話想向愛徒說:

你已經做咗你應該要做嘅嘢,亦都係無悔嘅嘢,我唔會覺得你係有錯,只係不容於而家嘅法律。你有自己一股嘅熱誠,有自己一股嘅理想、盼望,你年紀好輕啫,將來要走嘅路仲好長,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我哋做人最緊要對得住良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