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陪審團一致裁定死於不幸 死因裁判官:公眾對事件有疑問 是健康社會所容許


2019年6月15日,梁凌杰在太古廣場外平台穿著黃色雨衣,掛上「反送中」的白色橫額,危站約5小時後墮下身亡,被視為反修例運動第一個殞落的生命,成為翌日民陣遊行「200萬+1」的其中一人。接近兩年過去,經過9天的死因研訊,傳召25名證人,呈上70件證物,五人陪審團退庭商議6小時,一致為梁凌杰的死亡給予「死於不幸」的結論。

梁爸媽在兒子離世後,曾多次去信要求警方交代調查進度,希望開展死因研訊。然而,他們一家已在前年離港,缺席今次研訊。儘管如此,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仍祝願梁家展開新生活,生活愉快,並對梁凌杰的離世表達難過和悼念。

高偉雄最後特別提到,明白在一些廣受關注的事件,公眾會有許多疑問及質詢,但這都是健康社會和香港所容許的,死因庭的職責正是對疑問個案作出調查,讓各方知道事情始末,釋除疑慮。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今早(25日)向陪審團提供死於自殺、不幸或意外三個選項,三男兩女陪審團退庭商議近6小時,一致裁定梁凌杰死於不幸,生前職業不詳,於2019年6月15日晚上9時11至15分期間,從太古廣場外的金屬棚架墮下,多處受傷最終不治。

為防止同類死亡事件,陪審團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要求利基建築工程應圍封所有施工範圍,並在圍封板外增設清晰警告字句,例如:「嚴禁非工作人員進入工地」或「高空工作,嚴禁進入」。

陪審團又向警務處及消防處建議,往後所有企跳事件統一由警方指揮,以免混淆;消防處可研究增購其他高空拯救工具及裝備,例如適用於香港地區、體積較細的救生氣墊,不同面積的繩網或厚身帆布,用來連接行人路與救生氣墊的空間,減低企跳人士受傷或死亡的機會。

消防處回覆指尊重死因庭裁決,並會詳細研究建議,未來會就同樣的事件和警方加強溝通,研究如何改善分工,亦會搜羅和研究不同的拯救工具以配合行動需要;警方表示尊重死因庭裁決,知悉及會跟進相關建議;利基建築表示會仔細研究死因庭建議,確保工地安全,承建商一般按照施工範圍或業主提出設計,在工地外圍架設圍板及在工地出入口標示重要資訊,例如未有許可禁止進入、緊急聯絡方法等。

前年7月11日,梁凌杰治喪委員會在香港殯儀館外設公眾弔唁區。美聯社照片

死因裁判官願家人展開新生活

裁決之後,高偉雄先感謝陪審員出席研訊,重申陪審團是香港司法制度的重要一環,他亦感激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警務處代表大律師熊健民,以及消防處代表大律師陳碧琪等人參與研訊。儘管研訊最終沒有家人出席,高偉雄仍希望表達對梁凌杰的離世「感到非常難過」,祝願家人展開新生活,生活愉快。

高偉雄又提到,明白在一些備受關注的事件,公眾會有許多疑問及質詢,但這是健康社會及香港所容許的,而死因庭的職責正是調查疑問個案;遇到公眾疑慮案件,死因庭更希望盡快展開研訊,讓家人、朋友及公眾知道事情始末,避免太多猜測或猜想,惟死因庭並沒權力要求警方何時遞交報告,或有未能如期提供資料的情況出現。

高偉雄另指出,外國的死因庭會按人口比例設立死因裁判官,譬如500萬人口的紐西蘭就有17名死因裁判官,反觀本港情況,死亡個案按年增加一成,雖有約750萬人口,多年來卻僅有2名常設死因裁判官,比例較英國、澳洲、紐西蘭等地低。高偉雄說,隨著社會進步,公眾對死亡事件的認知提升,研訊需要更多時間,以往人手或足以處理案件,但基於現時制度局限,死因庭未必能如願盡快召開研訊釋除疑慮。

翻查死因裁判官2019年的報告,警方就死亡事件展開調查並提交詳盡的報告,通常需時半年至1年,甚至更久,死因庭會在閱讀報告後,再決定是否進行死因研訊。

梁凌杰35歲的生命定格於2019年6月15日。差不多兩年後,屬於他的死因研訊正式落幕,為這「200萬+1」的其中一人、這被視為反修例運動第一個殞落的生命,留下「死於不幸」的結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