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圍城


早陣子有機會看到一套關於反修例運動中的紀錄片,影片將當日在校內死守的年青人,被圍困時的片段,一幕幕重現眼前,使人心情再次陷落谷底。初時看見每個年青人都充滿朝氣進到校園,準備極力還抗,但被警察包圍後,彈盡糧缺的情況下,逼不得意要衝出重圍,從畫面看到,他們一同浩浩蕩蕩衝出去,一次不果,退回到校園;二次亦不果,再次退回;三次亦是如此 ...但每次突圍都有人不幸被捕,其中有一幕頗深刻,當有人被警察捉住,在校園的草叢裡有對手伸來,要將那被捕的示威者拉回到校園內,可惜越來越多警察協助下,最後那示威者還是被拘捕了。一輪追與捕後,場上只剩下火種與雜物,此時鏡頭放到在場的一隻鞋子,相信是拘捕過程中示威者丟下,這刻顯得份外淒清。

隨着被圍困的時間漸長,大家都呆在校園內你眼望我眼,無助與負面情緒培增,慢慢出現了「主張留守」及「主張突圍」的兩種意見,在分歧下開始發生衝突,互相指駡的情況不斷出現。在外的警方又不時用說話及射燈作出挑釁,甚至播放歌曲,令示威者更無力對抗。

另一邊廂一群中學校長要 求進到校園,希望能帶他們的學生離開,因有學生向他們求助,警方亦透過校長們傳話,只要示威者自願離開校園,記錄他們的資料及拍照後,便可以讓他們回家,不會即場拘捕他們;但主張留守的,立即提出反對意見,指這是變相自首,自投羅網;擾攘一輪後,有一群學生願意跟校長們離開,此時鏡頭捕捉了其中一位同學,他不斷跟其他留守的同學道歉,指自己害怕跟懦弱,不能堅守到最終,在道別時彼此緊緊相擁,百感交集... 鏡頭最後記錄着校長們帶領一群學生離開,叫筆者留意是尾隨最後的兩位同學,其中一位突然停步站着,另一位卻轉身向後走幾步,彷彿想走回去,但幾步後又停步,流露出一份依依不捨的感覺,最後他又轉回走向離校大隊中,走到那剛才提及突然站着的同學身邊,鏡頭就在此止住了,沒有交代兩位同學最後是走還是留。

我們都在圍城中

看着這些畫面,令筆者不禁沉思,此刻的香港人,其實跟他們差不多,表面似乎仍然很自由,實際卻是身不由己;當日校園外有警方圍困,今日在疫情及「國安法」的陰霾下,已經令人動彈不得,跟圍困並無差別。當日有留守及離開,同樣今日都有留下堅持及移民兩種意見,雖未致互相指責,但都有一種對立的思維出現。有人跟當日的學生一樣,離開時的都覺得自己不夠勇敢,彷彿對不起仍在獄中的示威者/手足們;亦有人不知如何抉擇,仍然裹足不前,跟當日那兩位學生一樣。

由此可見,我們都不知不覺活於圍城中,在種種壓力下,我們都是動彈不得,湊巧地彷彿又只有兩項選擇,留下及離開......但我們不能像影片般留白,各人都要找自己的答案,最適合自己的環境,最能發揮自己的戰場!無論如何,盡力做好自己的崗位,各自努力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