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大學生會補選】4人閣「薪燧」逆流參選 低調換生存空間 避觸怒校方盼維持現狀


港大學生會補選將於星期一(24日)開始投票,在國安法劍指大專學界之際,候選內閣「薪燧」逆流參選,盼望保住學生會血脈,在夾縫中尋求生存空間。「薪燧」亦一改過去多年港大學生會的取態,在政治議題上保持低調。但他們強調,「薪燧」的本土立場堅定,港大學生會亦不會絕迹政治。

4月底,港大校方與學生會「割蓆」,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收回學生會會址等。「薪燧」承認要避免觸怒校方,維持與校方溝通,希望在任內保住學生會會址,並逐步減少對校方依賴。

「薪燧」4名成員:(左起)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候選會長郭永皓、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候選行政秘書林隆輝。鄭啟智攝

敏感議題不表態  低調換生存空間

「薪燧」的政綱沒有大量篇幅談政治立場與主張,只輕輕提及捍衛本土文化與身分認同,反而著墨更多在校政問題。候選會長郭永皓說:「例如上年支莊會標籤做外務莊,咁我哋一定唔會係咁先啦。或者2015至2018年可以好自由咁討論香港前途問題,但好明顯而家都做唔到啦,咁所以我哋一定要將個focus switch返去內務。」

在補選諮詢大會上,「薪燧」曾被同學質疑何謂「低調地」處理政治議題,郭永皓解釋,「薪燧」會減少就政治議題高調表態、發表聲明,亦不會舉辦針對政治議題的示威集會。他續說,「薪燧」會按議題評估風險,如果觸及國安法、港獨等敏感議題將不會表態。郭永皓特別提及,今年4月中《人民日報》點名狠批港大學生會發公開信抹黑國安教育、破壞憲制秩序,是必須切除的「毒瘤」。他坦言,不希望港大學生會繼續承受來自來自左報、甚至官媒的壓力。

「薪燧」候選會長郭永皓。鄭啟智攝

處於政治風暴的風眼,郭永皓無奈承認,「薪燧」不得不迴避紅線。「空間應該越來越窄㗎,但我哋有冇力量衝破條紅線呢?好明顯就未有。所以無論係港大學生會,定係任何地方嘅團體,我都覺得係要儲存實力,係要連結內部力量。當有呢個力量先有可能衝破呢條紅線,唔係貿貿然去撞佢、去碰佢。」

 「即係好似打機咁,個敵人level 99,你而家先至得level 10,你每次都去打佢,咁一定係你輸㗎喎。咁所以而家要做嘅就係令自己升level,無論係內部力量團唔團結,定係自己嘅思想,我哋都要upgrade自己。」 

低調非妥協「妥協係咩都唔做」 六四續「洗柱髹橋」、推本土理念

保持低調以換取生存空間,是否一種妥協?郭永皓不假思索否認道:「捐窿捐罅囉,唔覺得係妥協。我哋嘅理念都係喺縫隙度生存,我哋覺得有空間可以做嘢嘅時候,我哋咪去做應該做嘅嘢⋯⋯ 其實如果妥協嘅話,就係咩都唔做。但我哋唔係咩都唔做,我哋只係搵空間去做,所以絕對唔係妥協。」

「薪燧」著力於校內議題,例如爭取重開飲水機、增設衛生巾售賣機,但他們強調「薪燧」不是「福利莊」,仍會講政治、推廣本土理念,六四前夕會按傳統洗擦「國殤之柱」和重髹太古橋。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說,在保持低調的同時,他們的本土立場堅定,港大學生會亦不會在政治議題絕跡。「我哋支莊覺得外務要低調做,但我哋嘅立場係firm嘅、係硬嘅,我哋想推廣嘅理念照樣繼續推廣,立場上係堅定嘅⋯⋯ 我哋唔會不斷出聲明、不斷見記者,盡量用一個低調啲嘅方式推廣我哋嘅理念。」

「薪燧」表示六四前夕會按學生會傳統「洗柱髹橋」。鄭啟智攝

「薪燧」計劃透過迎新活動、校內街站、展覽等,宣揚本土理念。例如籌辦講解外國民主化歷史的展覽,探究外國的民主進程,讓同學從中學習。郭永皓認為,社會彌漫政治無力感,加上港大同學對校政的認識和關心減少,令學生會難以凝聚力量就對校政和時事表態。「港大學生會貿貿然發起啲行動,就好似前面有班領袖好快衝向前,但後面啲人跟唔到佢哋。」他承認學生會難以紓解社會氣氛帶來的無力感,但「薪燧」希望「先主內,後主外」」,一方面透過成功為同學爭取福利,令同學覺得學生會「有用」;另一方面增加同學對校政的關注與了解,先鼓勵同學關心校政議題,再就政治問題發聲。

避觸怒校方換溝通空間   盼漸減對大學依賴

4月底,港大校方譴責學生會行事日趨政治化,與學生會「割蓆」,宣布停止為學生會代收會費、協助財務管理,又收回學生會會址和設施管理權。對於應對校方「割蓆」的策略,「薪燧」不願透露太多,稱不想自揭底牌。但「薪燧」透露已有計劃如何自行收取會費,有信心能收取大部分會費;一旦校方正式收回學生會大樓,則不排除有實際行動。但他們仍然希望與校方溝通,重建關係,爭取在任期內保持現狀。 

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表示,校方發表聲明「割蓆」當日,亦有主動約見「薪燧」,相信與校方仍有溝通空間和合作餘地。「我哋嘅身位佢都肯同我哋傾,呢件事都大㗎嘛,其實如果佢想捽死我哋嘅話,唔需要搵我哋傾囉。咁但係佢inform我哋,問我哋有咩睇法,來年有咩安排,其實kind of講緊我哋仲有一個合作空間,事件仲有改善餘地。」

「薪燧」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鄭啟智攝。

「薪燧」的大方向,是在任內維持與校方的合作關係和溝通、保留會址,並逐步達致財政獨立,減少對大學的依賴,增加談判籌碼。郭永皓說:「我哋而家就係太多嘢俾佢威脅緊,佢手上有我哋太多嘅籌碼威脅我哋,我哋冇得鬧返佢轉頭,我哋冇得強硬咁對佢,我哋冇得同佢割席返轉頭。」

儘管「薪燧」期望與校方平起平坐,不想進行有前設和條件的溝通,但他們承認為了與校方溝通,要在政治議題上保持低調,避免觸怒校方。黃靖軒道:「我哋都希望可以唔惹怒校方,喺唔會令佢哋即刻㩒死我哋嘅情況下,我哋可以做返政治嘢,但同時可以喺呢段時間保留返我哋嘅會址,同埋部分嘅財政support。」

港大校方指會收回學生會大樓管理權。「薪燧」表示正尋找歷史文件,嘗試證明學生會擁有大樓管理權。鄭啟智攝

面對校方打壓,港大學生會似乎毫無還擊之力,甚至要避免觸怒校方來保住會址。郭永皓認為,學生會的議價能力來自同學的支持,但現在學生會似乎沒法動員同學。「如果上年11月副校委任事件,係逼爆咗成個happy park嘅,啲同學係逼爆咗成個中山公園嘅話,我哋覺得個情況可能好唔同囉。即係就係學校都見到,其實都無人支持學生會㗎啦,咁我做呢啲嘢驚咩啫,咪都係得幾十個人反對我,我唔洗驚㗎。」(編按:去年底,港大委任兩名中國學者申作軍和宮鵬為副校長引起爭議,其中申作軍曾被清華大學列為黨委委員。)他又強調,即使校方收回會址,港大學生會也不會消亡。「學生會係裡面嘅人,而唔係個地方。」

毋懼紀律處分  「付出與犧牲」貢獻港大

補選前夕,本來共有9人計劃參選,惟其餘5人因為家庭理由放棄上莊,最終只有4人組成「薪燧」報名參選。4人都表示,家人並不太贊成他們上莊,但尊重他們決定。其中郭永皓笑說,他是「呃下氹下」才說服家人讓他上莊。「即係話港大嘅情況好過中大㗎,唔會好似其他大學咁差㗎,呃下氹下咁樣囉。」

中大、科大、理大等大學學生會成員,連番被校方處分,紀律處分彷彿已成大學學生會的基本「入場券」。「薪燧」4人當中,候選會長郭永皓就讀三年級,其餘3人正就讀二年級。大學學位已經讀了大半,萬一因為上莊而被革除學籍,值得嗎? 

郭永皓答得直率:「我自己就覺得degree張砂紙係浮雲囉,大學唔俾書我讀,咁我自己讀囉,我洗鬼靠佢。即係我覺得大學生讀書好多時候都係自學㗎啦,都唔係靠lecture講書,塞啲嘢俾你㗎嘛,佢唔俾我讀書咁我自己讀囉。」就讀工程學的他坦言,已經漸漸喪失對工程的興趣,覺得對香港幫助不大,反而想自學更多政治等各方面的知識。郭永皓又說選舉期還未展開,家人已被起底,住址、家人職業等全部在網上公開,坦言相比個人前途,更擔心對家人的安危和生活被滋擾。

在訪問中,郭永皓不下一次提及「付出與犧牲」的精神,期望不論甚麼時候,每個人都願意為群體而犧牲。即使上莊成本很高、犧牲很大,但他甘於為香港和港大「付出與犧牲」。 

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鄭啟智攝

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就讀政治學與法學二年級,一旦因上莊被大學處分甚至被捕,對前途影響極大。他稱權衡過利弊得失,最後才決定上莊。他憶述當初選修政治學與法學,是希望令社會多一點公義,但認為投身法律界並不是唯一貢獻社會公義的途徑,參選學生會亦符合他的初衷。「你話將來出到嚟做大狀,可能改變得更加多,我會覺得當然係嘅。但既然而家都有得做,咁點解唔而家做咗佢先呢?我而家做,唔代表我將來一定唔可以做。」 

「作為嗰個地方嘅人,我哋有責任關心嗰個地方嘅事,去幫嗰個地方貢獻。等如我哋係香港人,我哋喺香港,我哋要為香港貢獻。咁我哋入到嚟港大,我哋作為港大人,我哋都要為港大貢獻一分力。」 

在這個年頭上莊,正如麥晉棋所言:「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盡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