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墮下當天選擇海葬 表格寫上「不需要任何儀式和墓位 不想留任何東西在香港」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7天,庭上逐一講述警方事後檢取的39件遺物。梁凌杰放在工作平台的藍色背囊裡,有一張已填妥的綠色殯葬生命登記表格,選擇將骨灰撒在海中,空白位置寫上「不需要任何儀式和墓位 不想留任何東西在香港」,簽署日期為2019年6月15日,他生命完結那天。

研訊已接近尾聲,預計再有4名證人出庭作供,包括處理梁凌杰手機內容的兩名警員、藥劑師及法醫。

梁凌杰從太古廣場外墮下後,時任中區警署軍裝巡邏第3小隊警員黃啟軒,即晚檢取和收集屬於梁凌杰的39件遺物 —— 深色膠框眼鏡落在行人路、墮地位置附近,黃色鎅刀在他的右前褲袋,其他個人物品都留在生前逗留長約5小時的平台找到。

由警員拍攝的現場相片可見,平台地上散落梁凌杰的物品,他的iPhone7手機背向天,附近有未開封的杯麵(但未見有暖水或保溫壺)、未渴光的烏龍茶和樽裝水,還有他的黃雨衣,以及寫上「I am lost in HONG KONG」、衣身左邊被撕破的黑色T恤等。

在梁凌杰放在背囊裡的黑色長形銀包裡,除了個人證件和現金,還有一份已填妥的綠色殯葬生命登記表格,梁凌杰選擇將骨灰撒在海裡,又在表格最後的空白位置寫上——「不需要任何儀式和墓位 不想留任何東西在香港」。表格的簽署日期是2019年6月15日,他最終墮下那天。

梁凌杰前年6月15日晚上從太古廣場外墮下身亡。蘋果日報圖片

梁凌杰的藍色背囊放在平台圍欄旁邊,警員黃啟軒說,裡面有另一部型號較舊的iPhone5,屬於梁凌杰的警署保釋紙和A6筆記簿等。庭上所見,保釋紙上的涉案日期於2019年6月、反修例運動開始前。據悉將另有警員解釋文件內容。而那本黑色封面的A6筆記簿裡,第一頁寫上:「全面撤回送中 釋放學生傷者 我們不是暴動 林鄭下台」,內容與掛在外牆的白色横額相似;第二頁就寫上:「我對呢個香港 已心灰意冷;呢幾個月不斷沉思 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除此以外再沒其他字跡。

眾新聞製圖,非呈堂證物

黃啟軒續指,藍色背囊裡還有一個皮革造的斜揹袋,裡面有一張AIA人籌保險保單正本,準受保人梁凌杰在2018年1月申請,保額為港元300萬,但文件的一般條文訂明,若受保人在保單生效一年內自殺,只會獲退還已付保費。據保單資料,梁凌杰的健康狀況正常,也沒有吸煙、酗酒或濫用藥物。

據黃啟軒所知,背囊裡還有一排10粒藥丸,當時只餘下3粒;藥丸包裝寫上「codipront」,成份包括30毫克的可待因。研訊稍後將傳召藥劑師再作解釋,亦會傳召法醫作供。網上資料所見,「codipront」可用作化痰止咳。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