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消防勸梁凌杰返回安全位置獲回應「走開」 若非掙扎或可救回一命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6天,當日嘗試將梁凌杰拉回但不成功的4名消防員作供,他們均表示當天是發現梁凌杰爬出鐵架、有即時墮下危險,才上前作緊急救援,雖有隊員一度能捉著梁凌杰的手臂,但最後都被他掙脫。他們都認為,梁凌杰沒有配合救援或顯示想被拯救;若他沒有掙扎,相信以平日的訓練和默契,當刻仍有能力將梁凌杰拉回安全位置。

早前警方談判專家作供指,無法分辨當時是梁凌杰先爬出鐵架,抑或是消防員先走上工作平台。其中一名消防員今日就供稱,他看到談判專家向工作平台走了兩、三步,梁凌杰望向談判專家方向後,便從平台站起來並爬出鐵架。

消防形容曾猛烈掙扎

中區消防局當日在太古廣場4樓平台的東邊花槽,以及西邊入口、近工作平台接駁樓梯位置,分別安排2至3名消防員準備救援行動。東邊花槽是消防總隊目廖寶迪與消防員梁志榮,西邊入口則有消防員徐煒烈和鄺軍灝。

消防總隊目廖寶迪作供指,他當日與隊員在下午4時38分到場,從在場警員得悉談判專家將於半小時後到達。設置安全措施後,廖與另外兩名隊員在東邊花槽旁邊候命,收到上司叮囑要在當事人放下鎅刀及自願情況下才上前協助。

至晚上約8時50分,廖收到通知指梁凌杰會自行返回安全位置,但在不足10分鐘內,本來望著手機的梁突然站起來,廖隨即用無線電通知其他隊員,惟梁並沒向地盤出入口行去,而是爬出鐵架外。廖與隊員慢慢走進平台了解發生何事,到欄杆外1至2米外,就看到他腋下晾在鐵架上,兩手手腕互相握著,一隻腳站在安全網下的鐵架。

廖立即對梁凌杰說「你咁樣好危險,你上返嚟先啦」,卻獲回應「走開」,廖遂退後1至2米,同時聽到談判專家問他想消防抑或警方協助,同樣只獲回應「走開」。以廖當時評估,梁凌杰所在位置不穩固、有即時墮下風險,加上早前觀察到他有伸展動作、看似有點累,便在當刻決定作出救援,向在另一邊平台的隊員以眼神和點頭示意準備行動。

當廖看到另一邊隊員踏上平台後,他也上前配合並一度捉著梁凌杰的右手手腕,惟梁凌杰隨即掙脫、身體吊在半空搖搖欲墜,其他消防員曾嘗試捉著他的黑色上衣及右手,但最終未能成功拉回他。庭上慢鏡播放梁凌杰墮下前的畫面,廖表示梁的右手掙脫消防員後,似乎一度有捉住棚架。

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問廖,覺得梁凌杰的動作有否顯示想獲拯救,廖認為沒有,因他曾掙脫消防員的手,形容是「非常猛烈的掙扎及反抗」。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當時欄杆旁邊有達4名消防員,若事主沒有猛烈掙扎,消防是否應該能夠拉回他,廖同意說法。

中區消防局消防總隊目廖寶迪。邢穎琦攝

趕不及往下一層嘗試營救

消防員梁志榮當日在東邊花槽與廖寶迪一同候命。至晚上8時50分,他們得知梁凌杰或願在10分鐘後返回安全位置;過了幾分鐘後,看到談判專家往工作平台走了、三步,梁凌杰望向談判專家方向後,就沒再看手機,從平台地上站起來並爬出鐵架。

二人見狀即準備快速拯救行動,看到另一邊候命隊員已上到平台,便上前配合救援。梁志榮曾捉到梁凌杰的左手手腕,但不足一秒便被他掙脫,梁志榮知道其位置再沒可能抓到事主身體,就嘗試爬往下一層鐵架,只是當他找到固定點落腳時,梁凌杰已不幸墮下。

梁志榮表示,梁凌杰曾作掙扎、感覺「有鼓力向下(掙扎)」,認為若他有配合救援,隊員平日操練及默契足以將他慢慢拉回安全位置。梁志榮又提到,梁凌杰危坐或站期間不時望手機,不知裡面有沒有訊息刺激其情緒,但難以估計他爬出鐵架的確切原因。

中區消防局消防員梁志榮。邢穎琦攝

若不掙扎或可拉回

消防員徐煒烈當日在西邊入口、地盤圍封範圍外候命,期間曾有消息指梁凌杰態度軟化,惟最後也不見他願意返回安全位置;隊員間曾討論若事主突然墮下,會有一人先將他固定,另一隊員捉著他的褲頭,其他人再協助拉回。

至晚上8時50分,徐煒烈在平台接駁樓梯位擺放放射燈,之後從無線電得悉梁凌杰爬出鐵架,便與隊員鄺軍灝上前查看,但聽到梁凌杰說「走開」。二人一度往後退,待他靜下來、看到另一邊的廖寶迪示意,徐再一腳先踏上工作平台,看看他會否反抗,見他沒有反應,便再走近工作平台欄杆。徐當時看到梁凌杰已爬出鐵架,一雙腳站在被安全網覆蓋的鐵架上;狀況維持約一分鐘,梁凌杰不時深呼吸、低頭望向地下,又有「郁身郁勢」,似乎有點累。

庭上慢鏡播放梁凌杰墮下前的片段,徐煒烈表示他曾捉著梁凌杰的右手臂,但被他遭揈開;梁的四肢均有郁動,看似是想縮開、離開鐵架的動作;隊員捉不到梁的褲頭,雖曾幫忙抓著其黑色上衣及身體,但他已「越跌越落」、「有少少甩開件衫」,最終墮下。徐同樣認為梁凌杰並沒配合救援,表示以平日訓練和分工,他們隊伍有足夠將能力將他拉回。

徐煒烈當天為第一名上前捉著梁凌杰的消防員
中區消防局消防員徐煒烈。邢穎琦攝

捉不住褲頭

消防員鄺軍灝與徐煒烈一同經西邊入口進入地盤範圍,看到在梁凌杰爬出鐵架後,收到東邊的廖寶迪示意救援,便緊貼徐的步伐走到平台圍欄,發覺梁凌杰身在「極度危險的位置」、「耷低頭」、有郁動。在徐捉著梁凌杰的右手後,鄺原本想「偷到盡拎褲頭」,但「好可惜淨係捉得住佢件衫」。鄺又表示,他感覺梁凌杰想鬆脫黑色上衣、「縮隻手出嚟」,之後感覺上衣受力斷開,梁凌杰繼而墮下。

鄺軍灝是最後拉著梁凌杰上衣的消防員,庭上同意梁凌杰當時身穿「I am lost in HONG KONG」的黑色T恤。

中區消防局消防員鄺軍灝。邢穎琦攝

梁凌杰曾手持鎅刀 消防不宜上前搶救

中區消防局消防隊長王仕賢當日擔任分隊主管,於下午4時32分接報處理有人疑從高處跳下事件,6分鐘後到達太古廣場4樓平台。王表示,到場先與現場督察溝通,雙方同意盡快在地面設救生氣墊;觀察現場環境後,王指示消防人員工作平台的東、西兩邊,各設高空拯救繩索的鞏固點。

至於當日的行動要點,王作供時多次重申,事主曾手持鎅刀,會對依賴救生繩為安全措施的高拯救行動構成危險,消防不宜上前作搶救動作,故與警方溝通後決定由談判專家作游說,消防則在事主沒再手持利器、自願情況下協助返回安全地方。

在約6時至8時許,王表示消防人員在談判專家要求下撤離視線範圍,在地盤外繼續候命。至晚上8時50分,警方消息指梁凌杰或在10分鐘後返回安全位置,王隨即親自通知東、西兩邊的候命人員,期間突然聽到街外有嘈雜聲音,有人說「唔好呀」,當他快步踏上東邊花槽石壆時,梁凌杰已爬出鐵架,有消防員慢慢接近並幫談判專家扣上安全帶,但梁凌杰最後仍是不幸墮下。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關注救生氣墊未能放在最近梁凌杰墮下位置,王表示氣墊屬防衛性質,只能在最近地方盡快設置;移除阻礙氣墊的欄杆需時,消防員也無法在事主突然墮下的1、2秒間走避,此方法並不可取。至於消防署現時只配備一種尺寸救生氣墊的情況,王一度表示尺碼「合適香港街道」,又指體積太小的氣墊難以提供足夠緩衝力,但不排除外國有尺寸更小的選擇。

中區消防局消防隊長王仕賢。邢穎琦攝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