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回應讀者「粉末」來論


拙文「本港增長離奇高 扣除出口實負數」在上週一於《眾新聞》發佈後,即有人以「粉末」名義發佈「香港經濟就死喇!咁大件事無人講?」,「反駁羅家聰數據分析」,揶揄「香港經濟有沒有末日博士看得那麼差?」,指「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可歪曲」。

該文頭半大篇幅反覆闡述「投資」不應包括存貨增減(changes in inventories),指「存貨只是反映生產和銷售的落差,並非提高未來生產力之用,所以只看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而排除存貨變化,更能判斷商界是否願意投資於未來。」

區區回答:凡入門宏觀經濟教科書教的國民收入核算(national income accounting)裏頭的投資定義都包括庫存變動(changes in inventories),增的稱庫存投資(inventory investment),減的稱庫存去投資(inventory disinvestment)。這是世界公認沿用的定義,區區沒有歪曲事實,用初值計出的投資確是按年縮16.4%,以剛公佈最終修正值計則縮15.7%。如果投資不包庫存變動,GDP就不只C、I、G、NX 四項,還有這新加第五項,全球各地的GDP計法都要按這意願推倒重來。定還是只有本港鶴立雞群才這樣計呢?

絕大多數宏觀模型,皆將資本(K)和投資(I)以這方程寫成:

 K(t+1) = I(t) + (1- δ)K(t)

I(t) = (K(t+1) −K(t)) + δK(t) ≡ ΔK(t) + δK(t) 

調動字母成第二行後,可見投資由兩部分加起來:

 ΔK(t):這就是固定資本形成總額(GFCF),是資產(本)變化(新增)部分

δK(t):這是資本折舊,δ是折舊率,又稱固定資本消耗(CFC),亦即庫存變動

強行不計庫存變動,變相是強將投資簡單說成GFCF,亦即強說 I(t) =  ΔK(t) 或 δ = 0。Alwyn Young在1995年的一篇經典文獻中曾提到,地產的折舊率1.3%,其他的2.9%,運輸設備為18.2%,而一般機器則13.8%。在美國和四小龍,整體折舊率大概為2%。由於資本是累積的,故數值遠較投資為大,即使2%折舊率,也不小,不可不計。

「博士以第一季投資按年縮16.4%和去年末季增長3.6%(只是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來作比對,卻無異於把蘋果和橙比較了。這是該文所犯的最嚴重技術性錯誤。」

區區回答:對,這是手民之誤。區區在數表中GFCF隔鄰計算連庫存變動的投資,行文時卻直抄了GFCF的數字,都算是「最嚴重技術性錯誤」。原文和更正版本如下:

原文:「……佔近兩成的投資按年縮16.4%,一反去年末季的增3.6%……」

更正:「……佔近兩成的投資按年縮16.4%,一反去年末季的增13.7%……」

不過由此可見,拙文的結論不受影響,反而強化。「粉末」再在其文下半部分指:

博士以內地計劃經濟式的「內循環」觀念來譏諷香港內需不振,經濟表現「肥佬」。若非引喻失義,則可能是受僱於中資機構多年,耳濡目染之下忘記了內地與香港的經濟制度之別了。我們總得承認,香港作為細小的開放形經濟,靠外需推動復甦「並不可恥也很有用」。

區區回答:在西方杯葛撤資下,外需當然「並不可恥」,但顯然艱難。至於內需,區區跟全球公認的計法的確計出按年縮1.6%,以修正後的最終數字再計亦縮1.3%。

區區的確抄錯了一個數字,不過無礙所有結論。至於又是那「何謂投資」的辯論,還請「粉末」跟整個經濟學拗,區區無意拗定義了。

學「粉末」末段話齋,「事實不可歪曲」,拙文是否以「一貫的『末日』風格而有意無意之間誤導讀者,則要留給公眾判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