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區議員與議助】建制派狙擊兼抑鬱症 中西區何致宏將遞信辭職 議助為他撐至最後一刻


立法會三讀通過公職人員宣誓的條例草案,規定區議員需宣誓,隨即爆發區議員辭職及退政黨潮。早前不停被建制派「議會監察」批評「失蹤隱形」的中西區區議員何致宏,在Facebook透露患上抑鬱症,他的助理Matt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透露,何致宏早在1月已身體抱恙,回到議辦的日子越來越少,又指何早在有消息傳出政府要求區議員宣誓已傾向不宣誓。Matt透露何致宏將向區議會遞交辭職信,辭任中西區區議員一職。

在宣誓草案通過當日,何致宏的議助Matt已將區內懸掛的所有橫額清拆,不無傷感,這段最後的日子,Matt為議辦打點一切,短暫議助之路,亦快走到盡頭,令他憶起這年間他與何致宏兩個年輕人,與水街街坊建立起關係,街坊常請他們食蛋撻、飲珍珠奶茶.......

何致宏助理Matt在宣誓草案通過當日,將區內懸掛的所有橫額清拆。曾港深攝

Matt跟何致宏同年,今年也只是27歲的年輕人,他畢業於珠海學院中文系,去年2月本來打算從事傳媒行業,及後經朋友介紹後得悉何致宏正招聘議員助理,輾轉下成為何致宏唯一的議員助理,過去幾個月更成為何致宏議員辦事處中不可或缺的一人。

「呢幾個月大部分時間都只得我一個,好彩呢區居民唔算好多,比起其他區都算係較靜,過去一年都同好多街坊接觸過,跟進個案,所以就算Louis唔係到,都叫應付到。」

Matt透露何致宏自今年1月底開始因病情反覆,越來越少在辦事處工作,日漸消瘦,他笑稱,「你見佢Banner張相影到肥肥哋,嗰張相係上年影,而家佢其實好瘦。」

何致宏畢業於香港樹仁大學及英皇書院,是前維多利亞社區協會及民主黨成員,曾任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前立法會議員單仲偕、胡志偉及許智峯的議員助理。2019年區議會選舉以總票數3,093票,擊敗當區爭取連任的楊學明(2,095票),成為中西區水街選區區議員。

抑鬱症困擾消瘦 街坊擔心安危

雖然彼此之間的相處只短短一年,但在Matt眼中何致宏是一個做事認真、有責任心及願意承擔的人,「佢做嘢好認真,居民求助會跟得好貼,例如有街坊做完法律諮詢後,佢都會要求我跟進個街坊情況。一般情況街坊搵個律師做完法律諮詢後,我哋未必需繼續跟進,但因為我哋區內有啲老人家,就算律師同佢講咗要點做,佢都係唔識,所以Louis會繼續跟進。」他又憶述該區試過凌晨時分爆渠,何致宏都會親自落去,對區務非常上心,而且自疫情開始後,何亦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天下午4點半會疫情記者會直播,密切留意着會否出現與水街相關個案,以便即時通知當區居民。

Matt又稱讚何是一位善待員工的好僱主,寧願自己做多一些也不想Matt太忙碌,「記得有一次法律諮詢活動係我哋議辦搞,仲要收工之後開始搞,搞到夜晚10點鐘,佢知我住得遠,叫我返屋企休息先,佢自己留係到繼續做。」

Matt指何致宏喜歡親力親為,區內大小事總會見到他的身影(右一)。受訪者提供

Matt又提到何致宏在2020年幾乎每天下午時分都會在辦事處工作,很多街坊都會過來向他求助或聊天,所以他和當區居民關係非常好,經常有街坊請他們食蛋撻、飲珍珠奶茶,「好多街坊都讚佢好好人,好勤力,起碼比之前嗰個勤力。」後來何致宏開始越來越少出現時,很多街坊都向Matt打聽及關心何致宏情況。

何致宏去年曾因「涉嫌管有危險藥物」被捕,他在三月時披露近月失蹤原因,原來患有抑鬱症,並提到自己上次被拘捕,正是因為被警方搜到有醫生處方的情緒病藥物在身。何致宏在帖文中解釋,原本他並不希望外界知道自己有情緒病需求醫,亦擔心會被政見不同者惡意標籤,加上社會對情緒病患者仍有許多誤解,故最初沒公開。但想到選民應有知情權,決定向市民坦白交代。

「佢有抑鬱症嘅消息公佈咗之後,好多街坊都嚟問候佢,關心佢,仲有人向我分享自身嘅治療方式,希望我傳達返俾佢知;又有人不停打聽佢嘅消息,想知道佢係咪安全咁。」

何致宏3月時在Facebook透露,自己患有抑鬱症。   何致宏Facebook圖片

初選大搜捕心理陰影巨大

作為議員助理的Matt,深切感受到今天當區議員壓力很大,他說區議員工作未至於令何致宏情緒病惡化,他相信何致宏病情突然反覆,最主要跟初選案大搜捕有關。

大家都見到幾乎全部有份搞初選嘅人都拉晒咁濟,就算係可以保釋出返嚟嘅,都係好少數,梗係會擔心啦。加上左派媒體嘅狙擊,有啲會點佢名話「呢條友都有份搞初選喎,點解唔拉埋佢?」這種社會環境下,點可能唔擔心呢?

區議員的政治壓力比工作壓力大得多,他憶述1月6日初選大搜捕的翌日,他們立刻檢查辦事處每一角落,會否有敏感的字句或物件遭政權「清算」,那種白色恐怖氣氛,至今仍心有餘悸。

由於何被指有份在民主派初選中擔任「Plan B」,被親建制報章直指有份參與違法行為,要求司法機構採取行動,所以何致宏早在有消息傳出政府或要求區議員宣誓,已傾向不宣誓,「基本上九成九都唔會宣誓㗎喇。你見到有好多無份參與初選,但立場較鮮明嘅都會驚啦,何況佢有份做彭卓棋嘅二號名單,咁梗係驚啦,基本上真係人人自危。有啲區議員無咁驚,係因為佢哋比較低調,同埋無參與初選,但而家宣誓草案都通過咗,我唔相信會有一個民主派嘅區議員會完全唔擔心囉,就算係決定咗宣誓,你都要預計有俾人DQ嘅風險,所以其實大家都係命運共同體。」

四年之約 提早結束

他指何致宏其實並非在政治上抱「鴻圖大計」的人,反而更像傳統的「區佬」,默默耕耘、專心一意服務該區,何致宏只想一心做好自己份內工作,盡量做完這個任期,但可惜宣誓條例殺到,何的任期料提早告終。

Matt與何致宏原簽下一份4年長的合約,無論最終何的選擇是辭職或不宣誓,也意味賓主關係即將完結,Matt坦言自己有點兒失落,但會尊重議員的決定。

其實唔宣誓好合理,因為風險實在太大。如選擇宣誓的,我會欣賞同佩服其勇氣同承擔;但如果唔宣誓,我都唔會怪佢,因為始終有太多嘅安全考慮,例如屋企人等等,而且每個人要諗嘅嘢都唔一樣,這種風險不是人人負擔得起。

Matt坦言,早預料未必能做足四年,但當初以為至少都做兩、三年,想不到議助做了約一年便結束,「點都係會有啲sad嘅」。這一年他在何致宏身邊學習及成長不少,雖然大家同齡27歲,但何在地區工作及社會經驗都比他優勝許多,所以他對何一直心存感激,又衷心希望何致宏日後能身體健康、平安快樂,「雖然無得再做區議員,對他來說是一件好可惜的事,特別係他對政治充滿憧憬。不過我認為對佢嚟講都係好事,起碼無咗一份壓力先,希望佢未來嘅生活可以生活得開心啲,輕鬆啲,過番一個美好啲嘅人生,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嘛。」 

訪問當日是何致宏辦事處開放的最後一天,辦事處上的招牌也被拆卸。曾港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