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經濟就死喇!咁大件事無人講?


【撰文:粉末】

有嘅有嘅。向來看淡香港經濟、號稱「末日博士」的羅家聰博士當然身先士卒,為文力證香港經濟「無得救」。他日前在眾新聞發表的文章,貫徹他一向的負面論調,對香港經濟第一季按年增長7.8%的數字是否反映本地經濟改善大有保留。
 
我無意挑戰博士的江湖地位,但正所謂「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可歪曲」,這裏想藉博士文中一個技術性錯誤,討論一下到底香港經濟有沒有他看得那麼差。
 
博士在文中指出:「佔近兩成的投資按年縮16.4%,一反去年末季的增3.6%,為GDP各項中表現最差的」。如果對照統計處在5月3日發出的新聞稿,2020年第四季「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確為按年增長3.6%,但2021年第一季按年增長4.5%,而非博士所寫的收縮16.4%。
 
這個差別連一些經濟學者也抓破頭皮,因為統計處發表的數據完全沒有收縮16.4%這個數字。
 
經過一番抽絲剝繭,筆者終於成功破解到這個數字從何得來。
 
先重溫一下何謂經濟增長。GDP方程式並不花巧,是高中經濟學的內容。GDP=C+I+G+(X-M),當中的「I」,正是上文博士提到的「投資」。簡單理解,投資是投放在「生財工具」上的支出,除了機器設備外,加上用於樓宇和建築的投資開支,構成了這類「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1] 
 
投資還有另一大類,是為「存貨投資」。存貨投資卻不同於「生財工具」型的投資,它們只是當季或當年生產了但暫時未售出的最終貨物(final goods),而可以留待未來再出售[2] 
 
存貨投資(統計處正確地稱為「存貨增減」)可正可負,因為數字本身只反映了生產和銷售的時間落差:如果某個季度,需求旺盛,而生產的產品不足,商家會從倉底找出存貨來售賣,令存貨減少,因而扣減了當季的GDP(因為當季的部分消費來自於以往的生產);若生產過多而需求不足,當季存貨自然調頭上升,使GDP增加(雖然未售出,但最終貨物的生產還是完成了)。[3]
 
心水清的讀者應會發現:統計處的經濟增長預估數字新聞稿並沒有「存貨增減」變動的數據[4] 。雖然預估數字沒有包含存貨變動數據,但這個數字是可以推算出來的,用Excel加減乘除便可[5] 
 
只要大家動手算算看,便會得出,博士所說的投資按年收縮16.4%,是「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的增長,被「存貨」減少所抵銷,而得出的「整體投資」按年倒退。雖然算術上沒有錯,可是博士以第一季投資按年縮16.4%和去年末季增長3.6%(只是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來作比對,卻無異於把蘋果和橙比較了。這是該文所犯的最嚴重技術性錯誤。要蘋果互比,只能說今年第一季投資按年增長4.5%,較去年第四季加快0.9個百分點[6] 
 
假如我們真的要衡量商界用於投資開支的變化,應該集中分析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數字。在經濟學上,投資最重要的目的,是既要提升未來的生產能力,也要填補原有資本在生產過程中的損耗和貶值。存貨只是反映生產和銷售的落差,並非提高未來生產力之用,所以只看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而排除存貨變化,更能判斷商界是否願意投資於未來。
 
回看之前的數據,香港的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由2018年第四季起連續八季錄得按年倒退,到去年第四季首度回復正值,也先於私人消費出現反彈,視之為商界對前景看法轉趨較為正面,應該尚算合理。至於社會事件、國安法、美國撤銷香港特殊待遇等等沒有發生的話,會否令投資表現更強勁,只有天曉得了。
 
此外,把存貨變化與固定資本形成混在一起視作投資,還有一個潛在問題。如前文指出,存貨減少,或反映了需求比預期強勁。利之所在,可鼓勵商界增加投資和招聘以提高生產,更能推動經濟復甦;相反,存貨增加,反映需求可能不足,商界倒要考慮是否要降低產能甚至減少人手。若按照我們推算的第一季存貨減少,幅度更是八個季度以來最多,實在是為商界提供一個十分清晰的需求回升訊號,要時候考慮加快投資步伐了。
 
博士的文章也提及香港第一季內需按年倒退1.6%。同樣地,數字的計算方法是對的(也符合統計處計算內需的方法),但也是受到存貨減少的嚴重干擾。如果不算存貨變動,只考慮私人和政府消費以及固定資本形成的「內需」,實際按年增長2.8%,相較第四季同一基礎計算的內需按年倒退4%,也是有明顯改善[7] 
 
貴為「末日博士」,其文章的核心思想,是要指出香港第一季貌似強勁的增長,幾乎是完全依靠外國結束lockdown重啟經濟而帶來的貨物貿易所推動,內需和服務貿易則仍近乎奄奄一息,前景也並不明朗。若貨物貿易的反彈結束,香港的經濟前景恐怕更為黯淡。
 
博士以內地計劃經濟式的「內循環」觀念來譏諷香港內需不振,經濟表現「肥佬」。若非引喻失義,則可能是受僱於中資機構多年,耳濡目染之下忘記了內地與香港的經濟制度之別了。我們總得承認,香港作為細小的開放形經濟,靠外需推動復甦「並不可恥也很有用」。愚見認為,香港的貨物貿易,主要受全球經濟環境以及中美關係左右,本地政經因素影響實在有限,也輪不到我們升斗市民擔憂。服務貿易方面,特別是旅遊相關的服務貿易,在疫情結束前恐怕仍是乏善足陳,而金融相關服務貿易則還是相當穩定。內需方面,第一季已較第四季有明顯起色,若疫情得以受控,內需復甦前景相信還是會逐步回穩;而外需強勁,終歸也會帶動內需改善。以香港的經濟條件,想參考內地推動內循環來減輕對外部經濟的依賴,對香港來說根本是不切實際。
 
香港經濟係咪就死,當然人言人殊。博士秉承其「末日」風格作對經濟數字作悲觀詮釋,自是「意見大可自由」,但前提是「事實不可歪曲」。作為經濟師,該文把兩個蘋果和橙的數字錯誤比較,然後推論出偏頗的結論,實為高難度的低級錯誤。到底是「老尷」的手民之誤,還是為了呼應其一貫的「末日」風格而有意無意之間誤導讀者,則要留給公眾判斷了。

註釋:
 
[1] 本地固定資本形成還包括「擁有權轉讓費用」(指土地或物業轉手時產生的費用,例如地產經紀佣金、律師費和印花稅等)以及「知識產權產品」(例如公司電腦安裝Windows Office的開支等)。
 
[2] 由於GDP的定義是要量度在當季/當年生產的最終貨物和服務,還未出售給本地消費者(C)、政府採購(G)或賣給海外(X)的最終貨物的價值,便算在「存貨投資」之中,以符合GDP量度某經濟體當季/當年生產的所有最終貨物和服務的定義。而存貨被視作「投資」,只是因為它們的生產是供未來消費罷了。
 
[3] 所以完整的GDP方程式,實為私人消費開支+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存貨增減+政府消費開支+貨品出口+服務輸出−貨品進口−服務輸入。
 
[4] 自2019年第一季起,統計處調整了公布經濟增長的方法,除了在每個季度第二個月的月中公布上一季的詳盡經濟增長數據,新增了在發表詳盡數據前的半個月,先行公布簡略的「預估數字」,也就是上述的新聞稿,當中只包括大家最關注的經濟增長和主要開支組成部分的預估增長數字,存貨變動數據並不包括在內。如上所述,存貨變動只是反映了生產和銷售的時間落差,可正可負,作按年(還按季)的比較根本甚麼意義,所以當提到「增長率」的時候,是毋須談及存貨投資的。
 
[5] 簡單來說,我們有了最近一季GDP和各主要開支部分(除了存貨)的按年增長率,統計處網站也能找到一年前同一個季度的所有分部數字,我們便能夠算出最新一季GDP和各主要開支部分(除了存貨)的總值,而GDP和各主要開支部分的總值之差,便是存貨變動了。
 
[6] 如要把存貨增減也計算在內,去年第四季的「整體投資」增長為13.7%。
 
[7] 本文所有數字是基於2021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長預估數據及過往的修訂數據計算出來。第一季度修訂數據公布後,所有數字或有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