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梁凌杰死因研訊】指揮官供稱黃雨衣男「默不作聲」 梁凌杰曾用𠝹刀指頸


梁凌杰死因研訊第三天。前年6月15日下午4時許,當梁凌杰在太古廣場外危站時,比談判人員更早到場的時任中區警署指揮官梁宇熙,曾多次了解其訴求但不獲回應。梁宇熙作供形容,當他嘗試行近時,梁凌杰即「有所顧忌」,用右手手持的𠝹刀指向自己頸部,他見狀即站在原地。

談判人員在梁宇熙要求增援後約個多小時到達。他之後留在圍封範圍外做協調工作,直至晚上約9時08分,他聽到談判人員高聲說「唔好擒出去呀」,再過約10分鐘,他就聽到有人表示黃色雨衣人士「跌咗落去」。

指揮官:見我有所動作,佢都有所顧忌

時任中區警署軍裝巡邏第3小隊指揮官、現屬機動部隊Z03小隊的梁宇熙作供指,他在前年6月15日下午約4時半,到達太古廣場L4平台,其時已有公眾活動小隊姓馮督察及其他警員在場處理。梁宇熙從東邊入口進入地盤,看到穿黃色雨衣男子站在平台危險位置,戴黑色口罩,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手持亮出刀鋒的𠝹刀。

梁宇熙供稱,他向「黃雨衣人士」表明警員身份,多次嘗試了解其訴求及目的,但「黃雨衣人士」並無回應。他之後嘗試行近,但「黃雨衣人士見我有所動作,佢都有所顧忌」,並舉起右手、用𠝹刀指向自己頸部。梁宇熙見狀即站在原地,很快決定要求警方談判組協助,並著在場消防人員於金鐘道設置安全氣墊。

談判組在下午約5時52分到達,即梁宇熙要求協助後的一個多小時。梁宇熙表示,他在等候期間感覺「黃雨衣人士有啲訴求想表達」,但因他「默不作聲」、從沒回應提問,當時未能探究其想法。以梁宇熙觀察,「黃雨衣人士」不時望向手機,也會留意警員有何舉動;而黃雨衣上寫著「心灰意冷 撤回惡法 黑警冷血 林鄭殺港」的字句。

時任中區警署軍裝巡邏第3小隊指揮官梁宇熙。邢穎琦攝

梁宇熙在談判組到場後,留在圍封範圍外協調和維持治安,又用太古廣場提供的活動板封起出入口,阻擋其他人看到黃雨衣男子。他供稱,期間曾有5至6人在東邊入口的花槽旁,要求讓其中1、2人與黃雨衣對話,勸喻他離開平台。梁宇熙說他們當時情緒激動,並不認識黃雨衣男,他向談判組反映情況,談判組評估後拒絕相關要求。梁宇熙並不知悉要求對話的人是否包括議員。

在談判組工作期間,梁宇熙未有聽到特別聲響,也沒聽過黃雨衣有要求去洗手間。直至晚上約9時08分,他突然聽到談判人員高聲說「唔好擒出去呀」,並繼續勸喻黃雨衣,惟再過約10分鐘,圍封範圍內就有人說黃雨衣「跌咗落嚟」。及後至晚上9時40分,梁宇熙與其他警員進入工作平台調查。他們檢查黃雨衣男子的物品時,才從一張綠色殯葬意向表格知悉他名叫梁凌杰。

研訊主任問當時有否覺得黃雨衣人士會跳下,梁宇熙認為是有可能,否則「唔會企喺咁嘅位置」,而檢取證物警員亦在其遺物發現「類似想自殺的字句」,譬如是筆記簿裡「我對呢個香港已心灰意冷」的句子。

地盤並沒安裝閉路電視

太古廣場當時的更換外牆雲石工程,由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利基)負責,包括附建於外牆的金屬棚架。工程由2018年8月進行至2020年2月,期間沒有安裝閉路電視系統。

受聘於利基的地盤主管(俗稱科文)張耀雄出庭作供,負責巡查地盤日常施工,案發當日也有值班,需巡查太古廣場約9個施工位置。他供稱,當日有約20名工人在各樓層的棚架施工,他在下午2時許巡查後離開,至約3時半就收到工人來電指「有個外人入咗嚟我哋工作範圍」、站了在工作平台。

張耀雄供稱,他與另一同事在約1分鐘內到達現場,用鎖匙打開西邊入口趟門,看到約10米外有一名戴口罩、穿長身黃色雨衣的男子,背靠工作平台近路面支架,面向太古廣場。張遂高聲向他表示該為地盤範圍,「你唔入得嚟」,但他沒有回應。

張耀雄之後通知太古廣場,又要求全部工人離開棚架範圍,逗留5至6分鐘後離開。他記得,該男子期間「一路唔郁企喺度」、「好靜」,沒有回應問題或呼叫口號。他又表示,當時現場曾有人說該男子是經花槽進入平台,但他沒有親自看到。

張耀雄另亦解釋地盤結構,指每個延伸工作平台闊0.75米,平台與商場外牆有約0.4米的空隙,換言之,工作平台最出位置與外牆相距約1.9米。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行人路是否築起俗稱「圍街」、防止高空建築物料意外傷及途人的裝置,張耀雄表示當時的「圍街」約闊2米,足以覆蓋L4工作平台的闊度;行人路當時餘下約1至1.5米的闊的通道。

張耀雄指每個延伸工作平台闊0.75米,平台與商場外牆有約0.4米的空隙,換言之,工作平台最出位置與外牆相距約1.9米。眾新聞製圖

地盤出入口趟門有否鎖上?

研訊另傳召太古廣場的保安副主任陳鬯賡出庭。他當天收到通知有街外人進入L4平台地盤範圍後,在下午約3時55分到達現場,拉開東邊入口未有鎖上的趟門,就看到一名穿黃雨衣、戴著眼鏡和口罩的男子站在工作平台,背向金鐘道,右手手持推出一半刀鋒的𠝹刀,雙手垂在身旁。陳鬯賡嘗試勸喻,說「先生做咩呀,不如出返嚟」,但黃雨衣並沒回應。

陳鬯賡之後與上司決定報警,期間嘗試與黃雨衣再作溝通,譬如問他腳旁是不是他的背包,向他表示探頭上平台的工人只是「收工啫,你唔好緊張」,黃雨衣曾點頭說「好」回應。陳鬯賡形容,該男子當時清醒但看來緊張,因他站了約半小時也沒動作,甚至沒有「左右換腳」。研訊主任問那是否也可代表平靜,陳形容,「任何人都辛苦,咁樣企定定」。

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邢穎琦攝

就地盤出入口的趟門是否鎖上,張耀雄與陳鬯賡各有說法。

張耀雄表示,L4平台以木板圍封地盤範圍,木板外貼上美觀用、花紋似石牆的貼紙;地盤有兩個出入口,兩道趟門只能從外面鎖上,在工人進出或搬運物料時才會打開,由幾名負責人保管鎖匙。以他記憶,發現梁凌杰站在工作平台時,西邊入口趟門是有鎖上。

陳鬯賡就表示,以他平日巡視L4平台所見,地盤趟門在施工時甚少鎖上,以便工人出入。他又指,事前並不知悉花槽那邊也可攀入工作平台,若然知道,太古廣場將作其他安全措施,譬如是加大圍封木板的範圍。

研訊明早繼續,預計傳召當日接觸梁凌杰的警方談判人員。

【案件編號:CCDI481/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