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韓國民主路系列(五):大學生慘死的呼喚


【撰文:鳴暉】

韓國大學生連番向獨裁者爭取人權自由,受盡蹂躪,甚至失去生命,令人民不得不醒覺,掌權者其實絕不珍惜一代代年輕人寶貴的前途及性命,若民眾仍然噤聲退縮,到頭來,最終自己的兒女也遭同樣的下場。

韓國戰後的大學生大量接觸西方思想,獨立後的憲法本來也建基於民主精神,因此,面對在政者極權的統治,大學生自然心生不滿,不少因而投身抗爭活動,亦可說是韓國民主運動的先驅份子。

雖然韓國所有獨裁者對抗爭的學生皆絶不手軟,但若論針對大學生的壓迫,則首推全斗煥。他成立了一個專門對付大學生的警察部門,乃位於漢城(即今首爾)市中心南營洞的「治安本部反共分部」,以反共產主義為名,恣意進入大學校園,捉拿學生領袖或嫌疑份子,然後拘禁屈打成招為北韓間諜,以便控以違反《國家安全法》,隨之鋃鐺入獄。

這「治安本部反共分部」,卻成為全斗煥下台的導火線。

1987年1月14日,一名大學生朴鍾哲,被「治安本部反共分部」拷問致死!

大學生朴鍾哲遺照。網絡照片
朴鍾哲被拷問致死,也敲響了全斗煥獨裁政權的喪鐘。網絡照片

本來這部門是要調查首爾國立大學内民主推進委員會的一位核心人物,在大舉搜捕中,拘拿了這人物的後輩三年級生朴鍾哲,因為他無從得知前輩的下落,審問的警員施以水刑拷問迫供,最後因過度暴力施刑窒息而死。

警方本來想用慣常方法毁屍滅跡,可是在第二天,竟然有傳媒率先報導朴氏被拷問致死的消息,於是警方對外砌詞,宣稱朴氏只是在警員問話時,因警員拍打桌面的聲音而導致心臟病發喪命。

有誰會相信這幼稚的謊言呢?但是記者卻無法證實其虛假。最後,具良知勇氣的驗屍官向傳媒宣告,當日的事發現場地上滿佈積水,朴氏是因脖子被壓在浴缸中致溺斃,而且他的身上還滿佈被拷問的傷痕。

朴鍾哲之死引起全國的憤怒,在野黨、宗教界及大學生組成「爭取民主憲法的國民運動本部」,為朴氏舉行全國的譴責大會,發起抗爭運動。

延世大學的學生也相繼呼應,其二年級生李韓烈参加了示威行動,卻被警察發射的催淚彈碎片傷及後腦而死,成為短時間内警察暴力下的第二位烈士。

1987年6月9日,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參加朴鍾哲案抗議活動,遭警方的催淚彈擊中腦部,送醫搶救,一個月後終不治。網絡照片
李韓烈之死,激化當年六月的民主運動。網絡照片

兩名大學生的死亡,激起的公憤,連一向沉默的白領、工人和家長,都紛紛站出來,加入街頭抗爭的行列,令本來主要從大學生孵長的民主運動,發展成各階層都参與的全國性抗爭。整個6月,多達500萬名市民一同上街,高呼「打倒獨裁」、「建立直選制」等口號。

終於全斗煥答應建立直選總統制,結束獨立以來的專制政府。

今天在世界各地的强權政治中,大學生常是爭取自由、人權的鬥士,他們放棄前途甚至生命,為社稷幸福而冒險站在前線,卻被支持極權者譏笑為不務正業、搞亂太平。可是,他們享受的所謂正業、太平,卻是瞪著眼睛看著獨裁者踐踏人性、殘害忠良而來的。

難怪在亞洲一城市中,有人看見年輕人示威,竟高喊若是我便早已拔槍正法;又有人聽見有警察真是向手無鐡的學生開了槍,便立刻歡呼支持。相對韓國人民在大學生感召下的覺醒,這些為强者而謳歌的人,實在是民族的恥辱。大國又如何?連一個前附庸國都不如!

参考:

鍾樂偉:《如果那天來到 – 南韓民主化進程》,香港:蜂鳥出版有限公司,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