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夠強大的善良,沒有效果的卑屈


昨日(5月4日)發佈的《致中央研究院院長的一封公開信》,涉及相當麻煩的法律問題。臺灣現行《中央研究院組織法》第4條第2項規定:「中央研究院院士為終身名譽職。」而且,不論《中央研究院組織法》,抑或《中央研究院院士選舉辦法》,都沒有規範院士資格的退場、除名、或取消方式。

我想,當初擬定制度的時候,應該根本沒想到背負終身名譽職的人會作出這等事來。其實,也不只是這個個案,近年光怪陸離的案例陸續浮現,連院士在美國犯罪被抓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人外有人,我不敢說臺灣現行法制下一定找不到解套方式,只能說我目前沒有想到。但若真的已經到了制度的極限,就只能訴諸修法一途。

另外,看到這則五四公開信,倒是讓我想起了一則小故事。胡適來臺擔任中研院長之前,曾經當過北京大學的校長。依據時任北大教授季羨林的回憶,有一次他在校長辦公室與胡適會面。這時,有位學生闖進辦公室,希望胡適不要離開,還表示「北平解放後,(新政權)將任命他(胡適)為北大校長兼北京圖書館的館長。」

年輕時候的胡適。中央研究院院史網圖片

聽到這句話,胡適只是笑了笑,說了一句「人家信任我嗎?」談話到此為止,胡校長沒有接受利誘,也沒有向國府通報這位很可能是中共地下黨員的學生(《季羨林談師友》,香港三聯2006,頁128)。

雖然在世人眼中,胡適往往呈現出一種貌似不通世務的迂腐書生形象,但在我看來,胡校長其實相當精明。他非常清楚,倘若真的投靠過去,等到統戰價值用盡後會發生什麼事。那句「人家信任我嗎?」,不是一個傻書生有辦法說得出來的話。另一方面,他不向國府通風報信,這也是基於校長身分的堅持。畢竟,政治立場歸政治立場,人際關係還是有些必須遵守的道義。

後來的歷史發展,也確實證明那些投向新政權的粉紅知識分子有多麼天真。他們的待遇隨著利用價值同步遞減,一開始奉如上賓,繼而呼來喝去,接著就是踩在地上踐踏了。卑屈合作不但沒有發揮效果,反而讓自己在後續一場又一場的運動中,被鬥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剩下後人(如果有的話)在幾十年後,發出「往事並不如煙」的哀嘆(然後再變成禁書)。胡適的高瞻遠矚,由此可見。

胡適在1962年主持中研院院士會議。中央研究院院史網圖片

當然,不用過分美化胡適,他有他的侷限,也不是沒有黑歷史。他的貢獻主要是在學術領域,以及基於善意而對別人的私下幫助,受惠者遍及天南地北,既有彭明敏,也有張愛玲。至於在政治上,他的努力大部分歸於徒勞。自由主義的理想,在當代中國仍然是一場泡影。洪水席捲故國的時候,他只能跑路自保。後來在臺灣,與他關係良好的雷震「觸怒龍顏」下獄十年,他也無力營救。胡適的筆桿,終究沒辦法跟槍桿硬碰硬。如果要質疑,確實可以說,他的善良不夠強大。

但即使如此,相較於某些出賣學生的教育官僚,胡適這種「不夠強大的善良」,似乎也還是比那種「沒有效果的卑屈」高貴得太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