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草草好書:鄭興《香港漁民辛酸史》


小草在三月初,跟X先生見面了。X先生為人十分低調,常常跟我說要謙卑、要學懂偷懶、也要學懂自閉,全心全意做好事。認識他的,也知道他做事效率極高,累積了世界級的探險經驗,而在三月見面時,他知道我在做香港舊漁村的功課,因此推介了我看一本書:鄭興的《漁民辛酸史》。

香港漁民的親身經歷

這是一本2021年年初出版的書,據X先生說,他是在逛街的途中,看見筲箕湾某廟宇開光,出於好奇,他走進了廟宇,並因此認識了鄭興先生,一位香港漁民。要找到一本新版、由香港漁民親自執筆、而且是關於本地漁民生活點滴的書,非常罕有,實屬難得。現特別想分享書中的部分內容,希望因此引起大眾的好奇心。

水上人說「不食飯」的真正意思

鄭先生講到,水上人說「不食飯」的意思,是跟陸地人的演繹大有不同的。水上人在人去世之時,不會直接說:「(某某人)死咗人啦」,而是會婉轉地說:「(某某人)唔食飯啦」。所以,對水上人來說,「不食飯」的真正意思是 「死了人」。同時,漁民也經常在撈魚的過程中,撈到了「大王公」,並供奉在船上。「大王公」意思其實是在海上漂浮的人屍。水上人對「大王公」甚為尊敬,不但會把「大王公」安奉在船上,代表在海上撈起的先人如同自己的先人一樣,更會早晚上香供奉,在大時大節也會以大魚肉、金銀紙拜祭「大王公」。鄭先生提到,水上人相信「大王公」會跟著船,不願離開。小草也覺得,「大王公」不離開也很合理,因為先人在海上漂流良久,終於有人撈起,更有人供奉、拜祭,難道還會想走嗎…

圖一:X先生的緬甸貓和小草,看X先生推薦的書:鄭興的《香港漁民辛酸史》。當天草草讀到水上人的婚嫁情況。詳細內容,請看鄭興的《香港漁民辛酸史》。

魚撈起後…

漁民撈魚,正常之事,但魚撈起後的日數,也影響着魚的價格。據鄭先生所言,被撈起水一天的魚,會被叫成「真流魚」;第二到七天的,叫「隔流魚」,到七天以上的魚,便叫成「舊魚」。魚的「買手」,鄭先生稱之為「海產鑑定人」,會用他們非統一、不透明的標準,去鑑證海產的質量,用行內術語如「支」、「神」、「斗」、「稣」、「馬」、「令」、「候」、「張」、「灣」、「響」等等,去表達價格。而最特別的,是這些魚被秤子秤時,秤子是有特別暗號,「買手」必須摸上手,才知道該用哪個秤──但這對漁民來說,是非常不透明、甚至是不公平的交易,因為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魚是根據什麼原則被秤、定價。

燒數簿真有其事

令小草最感興趣的,是鄭先生提過的「燒數簿」,原來是真有其事。書的開頭就講過,「東家」和漁民是主僕關係,而漁民也非常依賴「東家」們,他們的一生,無論結婚、生子、死人、買賣、借錢等,漁民都會向「東家」一一禀報,而當漁民因種種原因,借錢不能償還給「東家」時,東家有時會因應情況,選擇取出多年來的欠數簿,在神靈面前燒毀,表示所有的舊債務,一筆勾銷,永不追究。

圖二:小草看鄭興的《香港漁民辛酸史》時做筆記。當天草草讀到水上人和街上人的比較。詳細內容,請看鄭興的《漁民辛酸史》。

草草結語:

能讀到這本書,要感謝香港漁民鄭興先生,願意分享過去的辛酸事,令廣大市民長知識。看到第一頁的自述:「1957年漁民出生的筆者,以真人真事憶述過往漁民的辛酸苦辣,希望藉此令更多漁民後代認識前輩文盲的痛苦與艱辛」。小草不是漁民,但深深感受到,鄭先生有感而發,把親身經歷,記錄在書,供後人善讀,得知上一代漁民的苦,繼而更珍惜現在的一切,飲水思源。 

如果大家有興趣閱讀此書,可以直接找鄭先生,連結按這裡

(利申:我沒有收錢推介,因為真的是好書,市面上也買不到,有心人要直接找鄭先生買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