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白衣人暴動案】控方結案引「共同犯罪原則」 辯方反覆斟酌陳詞字眼 強調非與施襲白衣人同夥 


7.21白衣人暴動案,二人早前承認暴動,其餘6名被告不認罪受審。案件上月完成舉證,周三(28日)結案陳詞。控方引用「共同犯罪原則(joint enterprise)」和非法集結定罪基礎的「客觀標準」,指被告是自願逗留在場,即使沒與其他白衣人見面或通訊,亦足以證明他們是同夥、有共同目的,不論是直接打人或威脅使用暴力,所作所為客觀上已令旁觀者感到害怕。

辯方就強調被告不是夥同犯案,並在庭上反覆斟酌控方書面陳詞的字眼,認為只是有白衣人「同時間」進入、逗留、途經現場,而非「與一群白衣人」共同行動;呈堂片段只見有白衣人走近部分被告身旁「擘大口」,而非控方所指的「交談」。

案件原排期5月21日裁決,惟因辯方在庭上提出多項補充和修改陳詞,法官葉佐文表示需花更多時間整理,最終決定押後至6月18日裁決。另外,因控辯雙方早前已提交書面陳詞,在庭上未有讀出內容,法官甫開庭便直接要求控方澄清陳詞不清晰的部分,辯方則逐一指出當中爭議,沒有看過書面陳詞的旁聽公眾及記者,只可自行拼湊庭上凌散資訊,未能聽到完整陳詞。

就本案的暴動控罪,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引用梁頌恆、游蕙楨等人闖入立法會會議室的非法集結案,希望法庭採納「客觀標準」為定罪基礎,又指即使採用梁天琦案、定罪門檻較高的「主觀標準」,本案仍有足夠證據定罪。翻查梁頌恆案判詞,「主觀標準」是指被告有「意圖」令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客觀標準」則指被告行為客觀上有令旁觀者害怕,毋須證明被告「知道或罔顧」其行為帶來的效果。

控方補充指,在暴力事件發生後參與的人,也可視作暴動,不一定要由非法集結開始參與;暴動也不一定由非法集結演變而成,兩者可同時出現。

控方又引用上訴庭在「赴湯杜火」案釐清「共同犯罪原則(joint enterprise)」的觀點,指出夥同犯罪者即使沒有見面、通訊,或只是次要角色,也可有串謀犯罪協議或默示同意犯罪。套用本案情況,控方認為原則適用於暴動及傷人控罪,指出各被告是自願、無合理辯解地逗留現場,與施襲白衣人有共同目的地行動,包括蓄意或威脅使用暴力,不一定要出現實際暴力。

法官葉佐文另關注各被告在傷人或串謀傷人控罪中,個別涉及的角色和行為,指控方若單以被告「鬧人」行為引申至「傷人」,說法或難以成立,希望控方澄清相關法律原則。周天行重申,控方立場是被告與在場施襲白衣人共同犯罪,即使部分被告沒有直接打人,但證據顯示他們是與其他白衣人同行或有交談,鼓勵其他人犯案,最起碼是「次要犯罪者(secondary offender)」。

控方案情早前提到,有白衣人在凌晨約12時半強行拉開J出口捲閘,衝入站內後向最少8人施襲。港台直播截圖

控方對各被告的個別行為及辯方立場

控罪一、二(第一、二、七、八被告):涉於元朗西鐵站大堂參與暴動及有意圖傷人
控罪三、四(第五、六被告):涉於元朗西鐵站J出口(英龍圍一帶)參與暴動及串謀有意圖傷人
控罪五、六(第五被告):涉於朗形點商場內參與暴動及有意圖傷人

第一被告王志榮 — 涉用金屬垃圾埇蓋施襲

控方指出,當證人A在元朗站大堂非付費區,嘗試保護受襲女記者時,王志榮涉掟雜物及用金屬垃圾埇蓋襲擊A。控方早前聆訊亦提到,王就是片段中身穿印有「中國制(製)造」白色T恤的男子,曾走進大堂付費區指罵群眾;身在月台時,身後白衣男子曾襲擊車廂內乘客。

王志榮一方表明爭議身份,重申被告從未參與警方的認人程序,法庭需依賴影片辨認,基礎薄弱。葉官就表示,在影片能清楚拍攝被告容貌的前題下,由法庭直接對比和辨認並無不妥。字眼方面,辯方認為沒證據顯示涉案垃圾埇蓋是「金屬」,只是「表面反光」。

第一被告王志榮。資料圖片

第二被告黃英傑 — 辯方指他緊守了「無暴力的界線」

控方指黃英傑涉於閘機外指罵付費區內人群。葉官一度質疑「打人不同鬧人」,認為指罵雖或刺激公眾情緒,繼而構成暴動定罪基礎,但就未必能引申至傷人罪的「主要犯罪者(principal offender)」。葉官又指出,片段所見第二被告是指罵站內受害人,而非朝白衣人方向鼓勵打人,希望控方解釋被告是怎樣成為共犯。

控方回應指,片段顯示被告案發和離開現場時,均與一名藍色背心、曾經打人的男子同行,在「共同犯罪原則」下,被告最少屬於「次要犯罪者」。

代表黃英傑的大律師王詠文,希望法庭採用梁天琦案的「主觀標準」,即控方需證明被告有「意圖」令人害怕、蓄意鼓勵集結者。黃大狀續指,被告原本只是到站乘車,後來變為圍觀者,行為只有出於即時反應的「罵」,譬如是當站內有人拍打閘機、向他擲水樽等,認為法庭應考慮行為的「前文」,而不止是「後理」。

葉官一度追問,被告身在人群前排、加入指罵行列,在白衣人施襲時「手指指」,是否與圍觀者的身份不符;被告指罵人群時,身邊不遠處有白衣人正在打人,會否令人感覺是行使暴力的一份子,與持棍的人「分工合作」。黃大狀就回應指,被告每次都選擇閃避或走開,是緊守了「無暴力的界線」。

第二被告黃英傑。資料圖片

第七被告鄧英斌 — 否認與白衣人同夥

控方表示並沒證據顯示鄧英斌動手打人,惟被告手持棍狀物體到達月台時,有一名白衣男子從車廂內步出並與他交談,而該男子曾在站內樓梯用手打人,再加上被告前往和離開現場均與其他白衣人同行,「必然與白衣人一夥」,亦沒有合理原因留在現場。

代表鄧英斌的大律師謝英權重申被告與白衣人並非同夥,反對被告與白衣男子交談的說法,指片段只看到該男子「擘大口」、「步近被告身邊」,不代表二人有接觸。至於控方使用的其他字眼,謝英權強調被告是獨自前往元朗站,並非「與一群白衣人」同夥,當時只是「同時間」有白衣人途經、進入和逗留;被告和白衣人亦非「一同」指向其他人,只是「同一時間」指向。

第七被告鄧英斌。資料圖片

第八被告蔡立基 — 辯方:表情是笑容,不是鬧緊人

控方指蔡立基涉於大堂指罵、拍打閘機、掟雜物、潑水等,亦有與其他人徒手或手持藤條,襲擊一名黑白間條衫男子。

代表蔡立基的大律師楊明鳯表明爭議身份,又不同意被告有「指罵」群眾,因無法在片中聽清聲音,被告只是「口郁郁」,表情其實「是笑容,不是鬧緊人」,盡其量是「指向」而非「罵」。楊明鳯又希望修改控方書面陳詞的多個字眼,包括被告不是「支援」白衣人,只是「向前行」;片中看不到被告有「手持棍狀物件或藤條」,應改為「空手」;被告是揮動「右手」,不是「拳頭」;沒有證人作供指遭被告打人,故「打了」應改為「打向」。

控方指紅圈男子為蔡立基,曾指罵站內群眾,辯方表明爭議身份。誌影片截圖(紅圈為眾新聞後加)

第五被告鄧懷琛 — 爭議片中男子身份

控方指鄧懷琛曾連同其他白衣人,在英龍圍阻止一名男子離開,期間有拉扯作動,之後有直接用棍施襲在場人士。鄧懷琛一方同樣表明爭議身份,並強調被告與白衣人並非同夥,只是「同一時間」身在現場。

第五被告鄧懷琛。資料圖片

第六被告吳偉南 — 辯方強調是行使自衛權

控方指吳偉南曾直接用棍施襲,包括在戴橙色安全帽男子沒作攻擊的情況下,用棍襲擊該男子,使用了過份武力,並不是辯方所指的自衛。控方又表示,吳到達現場後,無需多作交談便加入白衣人一方,與他們一起向群眾對峙;被告與「Kitty姨」和「王宛(音)」等最少兩名村民,一同驅趕外來群眾,顯示他與白衣人有共同目的、是同一夥人,並用暴力施襲和作出威嚇。

就辯方書面陳詞所指,即使被告使用過份武力亦是自衛的說法,葉官表示不解,因自衛在法律上是指合適合理的武力,既是過份武力,自然稱不上自衛。代表吳偉南的大律師劉啟賢解釋指,被告先前遇襲,因怕再次被襲擊而行使自衛權,陳詞意思是即使裁定不是自衛,襲擊極其量只是被告的個人行為,不等於與其他人串謀行動,或是參與暴動。

被告「飛天南」吳偉南(紅圈者)早前自辯指他當日被群眾襲擊受傷,才手持棍狀保護自己。網上影片截圖(紅圈為眾新聞後加)

除了早前認罪的林觀良(48歲,商人)及林啟明(43歲,商人),6名受審被告為王志榮(54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歲,工程公司東主)、鄧懷琛(60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歲)、鄧英斌(61歲)及蔡立基(40歲,機械技工)。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已合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