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突然變非法?】民陣歷年辦至少64場遊行集會 大型遊行均與警方商討路線


民陣在2019年舉辦多場遊行及集會,包括6月9日的百萬人大遊行。眾新聞資料圖片

警方指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要求在5月初限期前提交2006年以來遊行及集會日期及地點等6項資料,一個與警方商討遊行路線、政府又出稿回應的團體,突然被打成「非法組織」。眾新聞根據過去傳媒報道初步點算,民陣自2006年至今至少舉辦或發起64場遊行集會,其中2019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年內舉行16次遊行及集會,最後一場已是一年多前的2020年元旦遊行。

2002年成立的民間人權陣線由多個民主派組織及公民團體組成,光譜涵蓋民主派的進步到溫和一翼,包括社民連、民主黨、教協等。正因涉及多個組織,多年來都由民陣與警方商討具體遊行路線,並向警方申請及獲批不反對通知書。近年少數例外是2017年3月25日特首選舉,民陣發起遊行至中環廣場外示威區,及同年6月30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遊行,當時警方僅是警告遊行人士。

民陣2006年至今的至少64次遊行集會,大部分涉及爭取民主,及針對當時的政府施政流弊,例如2016年時任特首梁振英說不排除人大釋法解決議員資格問題,民陣翌日即發起遊行抗議。

翻查政府歷年新聞稿,政府每次七一及元旦遊行都有出稿回應遊行主題及市民訴求,包括一再聲稱尊重市民集會遊行和發表意見的權利。其中,眾新聞統計有4次政府具體點名回應民陣此一「涉嫌非法組織」。

例如在2013年七一遊行後狂風暴雨,時任特首梁振英晚上回應說:「今年的『七一遊行』遇上打風,還下大雨,主辦這個遊行活動的民陣的朋友、和其他參加組織的朋友、還有出席遊行的市民、採訪報道這場遊行的新聞界朋友,當然,還有就是為我們維持現場秩序、保障大家安全的警察人員,大家都辛苦了。」

另外三次,則分別是2008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回應民陣人權報告書、2016年8月政府發言人回應民陣發起抗議篩選的遊行,及2017年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在立法會回應時任議員許智峯未借出維園足球場給民陣的質詢。再早一點在2004年4月,政府前中央政策組甚至委託研究機構到民陣4月遊行統計人數,顯示對民陣這個「涉嫌非法組織」的重視。

民陣前召集人岑子杰2019年領導民陣舉辦多場遊行及集會。美聯社資料圖片

過去戲稱「春秋二祭」的元旦及七一遊行,民陣均有與警方商討遊行路線,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亦曾判民陣勝訴,例如2012年民陣在中聯辦外遊行和集會上訴得直。在大型遊行如七一遊行前,甚至在2019年期間,警方更不時舉辦記者會解釋因應民陣遊行而採取的封路及交通等安排。

民陣在2019年連串示威發揮關鍵動員角色,包括3月至6月多次遊行,連結立法會內議會抗爭,逼出6月9日的100萬人遊行(警方估計高峰期24萬人)及6月16日的近200萬人遊行(警方估33.8萬人)。在8月18日流水式集會後,民陣在8月至10月曾經四次申請遊行都被警方以發生暴力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少數例外是9月28日金鐘添馬公園集會、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的遊行,及2020年1月1日元旦遊行獲批。

政府及親中報章自2003年起都無質疑民陣未正式註冊,翻查資料,最接近一次要數2014年6月《文匯報》曾經刊出署名文章,文中主要質疑佔中三子朱耀明發起的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收取所謂不明捐款,當時曾經指控民陣由成員團體代收捐款,認為「變相讓『民陣』可以收取來自全世界的政治捐款而不必承擔法律責任」,但當時尚未指民陣運作問題。

在2020年反修例風波稍息,親中陣營部分輿論開始提出以《社團條例》來研究取締民陣,當中亦針對財政及與外國政治組織聯繫。諷刺的是,政府2019年以《社團條例》宣布取締民族黨,民陣其後發起遊行反對取締結社自由,當時亦與警方商討遊行路線,但並無被扣上「非法組織」之名。

《大公報》在2021年3月中連日報導民陣非法運作十九年,質疑為何未取締,當中在3月19日頭版報導,引述食物環境衞生署自2002年至今向民陣簽發了27個臨時小販牌,卻隻字不提民陣獲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社民連黃浩銘當時在FB反問:「點解警務處會與『非法運作』的民陣商討遊行路線十多年?點解警務處會向『非法組織』發出『不反對通知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