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新生代談泛民前景】議會之路已盡 公民黨將轉型 「乳鴿」倡民主黨思考是否解散


關於區議員宣誓條例的草案將於星期三(12日)恢復二讀,最快今個星期便可通過。自今年3月至今,已有17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多個泛民政黨出現區議員「退黨潮」,其中公民黨是「重災區」,過去半年有逾10名區議員退黨。

4月中,4名涉及初選案的前公民黨成員楊岳橋、譚文豪、郭家麒和李予信發出公開信提出解散公民黨。隨著人大修改選舉制度,民主派能否入閘仍然成疑,但肯定的是民主派的參政空間已大大萎縮。假如不再參選,一眾泛民政黨是否「就咁算」?眾新聞訪問三名初出茅廬的傳統泛民新生代,了解他們會否宣誓,以及如何看待泛民政黨的去與留。

三人均認同民主派的議會之路已盡,不過去年底退出公民黨的葵青區議員譚家浚和民主黨中委、沙田區議員冼卓嵐表示將會宣誓,認為應該盡最後能力守住區議會,完成四年任期,拒絕離選民而去。公民黨副秘書長、黃大仙區議員劉珈汶上月進行訪問時表示仍未決定是否宣誓,今日則在Facebook宣布將拒絕宣誓,會辭任區議員並退出公民黨。她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批評宣誓是不合理的「僭建」,又認為現時區議會的作用十分有限,「議會制度已經得返個空殻」,遂決定辭職。

對於泛民政黨應該轉型還是解散,三人的看法各有不同。劉珈汶認為,政黨應該盡最後一口氣貢獻公民社會,公民黨將會轉型,不只專注參選。去年底退出公民黨的葵青區議員譚家浚則認為,公民黨應該「化整為零」,避免政權將整個黨一網打盡。民主黨區議員冼卓嵐則提出,如果民主黨未來不會再參選,便應該思考是否解散。

議會之路已盡  參選意義成疑

楊岳橋等在公開信中指出,公民黨在立法會再無參政空間。去年12月退出公民黨的譚家浚認為,當楊岳橋、郭家麒、郭榮鏗以及梁繼昌被DQ後,已經肯定公民黨不能再參選。

譚家浚直言民主派不應再參選立法會,質疑如果繼續參選,只是犧牲黨格,變相認同新選舉制度,即使能進入議會也難有作為。不過他認為,如果民主派最終不參選,需要思考之後如何彰顯民意和凝聚支持者。他指出,選舉是最實在和合法的途徑量化民意,證明民主派「仍然未死」。

去年底退出公民黨的葵青區議員譚家浚。鄭啟智攝

譚家浚說即使激進派和本土派的支持者未必會在選舉中投票,香港仍有大部分民主派支持者相對溫和,會用選票表態。「你有冇其他方法,可以令到佢哋講一啲嘢,令到政府知道呢班人仲存在,話俾中共知道,香港人你點樣管,佢哋都係唔會如你所願。」 

身兼公民黨副秘書長的黃大仙區議員劉珈汶拒絕評論公民黨應否繼續參選立法會,認為政治形勢不斷轉變,現在言之尚早。不過她承認,議會之路已經走到盡頭。她表示黨內對於參選與否有不同聲音,最終是否參選要視乎到時的政治氣氛。

公民黨副秘書長、黃大仙區議員劉珈汶。鄭啟智攝

泛民最大黨民主黨目前亦未決定應否參選立法會,黨主席羅健熙早前表示,該黨最遲在今年9月選委會選舉後決定是否參選。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李華明早前表示,清晰收到信息指北京希望民主黨參選。

身兼民主黨中委的沙田區議員冼卓嵐表示,黨內至今就參選與否未有明確方向,亦有不少黨友未表明態度。他表示,個人目前認為民主黨不應參選立法會,他是少數公開表明態度的民主黨新生代。

冼卓嵐質疑在國安法下參選沒有意義,候選人不能再無憂無慮地宣揚所有政治主張;議會抗爭的空間近乎消失;民主派在議會內只佔極少比例,難以拖延或拉倒法案。冼卓嵐又認為,即使民主黨願意乞求選委提名,所得的回報與付出根本不成比例。「你諗唔到個意義,個候選人都唔知選嚟為乜,選民都唔知為乜要投票俾你。」

民主黨中委、沙田區議員冼卓嵐。鄭啟智攝

冼卓嵐稱至今沒有「中間人」游說他參選,但透露不少黨友收到「中間人」的訊息。「暫時都係不斷話民主黨可以選,不斷鼓勵去選。」但他強調民主黨最後的決定,不會受「中間人」左右。

冼卓嵐認為即使民主黨今屆不參選,也不應排除日後再參選的可能性。「如果中央政府肯放權,佢肯resume返,好似以前嘅選舉咁。或者喺而家個選舉修正少少、開放少少,例如唔使攞選委提名,但都係(直選)20席,咁你選唔選?呢個又係到時要考慮嘅嘢。」

不過他承認,中央政府似乎不可能在短期內放寬選舉制度。「我諗短期都睇唔到佢想放寬嘅迹象。但係你見唔到,唔代表佢將來唔會發生嘅。過去睇歷史嘅話,好多(政權)開放嘅事件都係突然之間發生,咁我哋唔可以喺如果發生嘅時候冇準備。」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早前表示,民主派參選立法會要取得選委提名是「屈辱」,認為泛民不應參選。資料圖片

如果最終兩大泛民政黨都不再參選,它們將何去何從?在有限的生存空間下,它們應該轉型還是解散?

盡最後一啖氣貢獻公民社會  公民黨將轉型

「公民黨係咪應該解散呢?今日未係囉⋯⋯ 如果參選呢條路已經唔work,公民黨會唔會仲有啲嘢可以做到,凝聚返而家已經四散嘅民氣。」劉珈汶如是說。

劉珈汶坦言,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公民黨不能再只專注參選,的確需要改變發展方向。她表示公民黨目前有計劃轉型,惟暫時未能公開。她透露,公民黨會加強與公民社會之間的連繫,包括舉辦講座與放映會等。4月底,公民黨曾舉辦民間組織講座,從法律角度探討非政府組織如何在國安法下自處;黨總部亦已進行空間改造,為轉型做準備。 

劉珈汶續說,公民黨仍然有20多名區議員,應該充分利用此網絡「做返轉頭,揼返石仔」,像上世紀7、80年代般發展居民組織、壓力團體等。她相信單靠政治理念已經不能支撐政黨,需要緊密的地區網絡凝聚支持者,而這種網絡正正是公民黨多年來所缺乏的。不過以專業人士為主的公民黨,似乎與「揼石仔」相距甚遠?劉珈汶承認黨內未必有足夠人才落區「揼石仔」,仍需時間摸索,但強調新政治環境下公民黨不能一成不變。 

劉珈汶認為,公民黨仍然有存在價值,有責任凝聚公民社會。鄭啟智攝

然而,要與公民社會聯繫,香港還有不少公民團體、NGO;要「揼石仔」,劉珈汶也承認公民黨遠不及民主黨。公民黨轉型後,是否仍有空間?劉珈汶承認:「(這些工作)唔係非公民黨不可㗎,但呢個係我哋諗到尚有嘅優勢,如何可以貢獻俾公民社會,用公民黨尚有嘅能力同資源。」她強調當政權嘗試打散公民社會,民主派政黨便有責任保持公民社會的凝聚力。「香港任何政治組織,都應該盡佢哋最後一啖氣,發揮最大嘅政治能量。」

她相信公民黨仍然代表一群追求民主自由的中產、專業人士,黨內亦有數百名黨員,反問如果公民黨解散,「咁呢班人點呢?」 

師傅倡解散公民黨  劉珈汶:尊重每個人想法

今年26歲的劉珈汶,2017年在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2018年初,她成為前公民黨議員譚文豪的助理,2019年中入黨,年底參選黃大仙區議會橫頭磡選區勝出。劉珈汶形容譚文豪是她的「師傅」,當初她決定入黨,也是因為譚文豪。 

「2019年嘅時候望住佢(譚文豪),喺反送中運動期間為佢工作,因為佢、睇到佢嗰一代嘅公民黨立法會議員係做緊一啲嘢,真係投入緊社會運動,appreciate呢樣嘢所以加入公民黨。」

事過境遷,譚文豪因初選案身陷囹圄,並在公開信中表明公民黨的歷史任務已經完結,提出解散公民黨。對於「師傅」的想法,劉珈汶拒絕評論:「牆內同牆外係兩個世界,不論係時間、生活模式、甚至思考方式,都會同牆外嘅人好唔同。所以我唔會judge佢點解有呢個諗法,或者佢咁樣講我認唔認同,佢咁樣講我覺得啱唔啱。每一個人到呢一刻,特別係47人,佢哋揹住嘅係國安法顛覆國家嘅罪行時,我會尊重每一個人嘅諗法。」 

劉珈汶強調,公民黨內部相對較大的共識,是認為公民黨仍有生存空間。她指出黨內討論轉型方案時,都確保發展不會影響黨和黨友的安危。她又評估目前公民黨被取締的風險不算太大,她半開玩笑地說:「我都幾想睇下政權取締公民黨會係點。」

劉珈汶(左)到譚文豪開設的茶餐廳「一日三餐」探班,右為已退出公民黨的黃大仙區議員鄭文杰。劉珈汶Facebook專頁圖片

譚家浚:化整為零最安全  網絡不會隨政黨消失

去年12月,譚家浚與另一葵青區議員冼豪輝退出公民黨。他表示經歷DQ4後,公民黨仍然未有計劃轉型,遂決定退黨。「當中共打得咁大力嘅時候,係咪要敵進我退呢?你仲夾硬要去頂,咁究竟頂得幾耐,同埋實則上頂住啲咩呢?」

譚家浚認同公民黨的歷史任務已經完結,又慨嘆公民黨錯過了轉型的時機,例如DQ4、區議員退黨潮等。「當你錯過咗啲時機去轉型,咁係咪可以諗下化整為零?」他認為在國安法下,「可能某一個人嘅某啲說法會令整個黨都中招」,解散公民黨是較安全的選擇,令一眾黨員不必暴露在被捕的風險中。

中共嘅喉舌係講到要DQ公民黨成個黨,咁你個方向係要保住一啲議席、留住一啲話語權,但同時間你又要保存個黨,咁你咪矛盾囉。對我嚟講,有好多而家仲喺公民黨嘅同事,都係好出色嘅政治人物嚟,例如黃文萱、之前李予信(李在今年3月初已退黨)、劉珈汶。如果因為黨曾經嘅一啲言論,唔好話DQ,而令到佢哋要入獄、違反國安法嘅,我會覺得損失咗一啲人才。

在譚家浚眼中,「化整為零」只是將政黨或政治組織解散,減低政權將整個政黨一網打盡的風險,但不同議員之間仍能保留非正式的網絡和聯繫。他舉例說,如果公民黨解散,黨內數十名區議員可以繼續合作,例如就政治議題作聯合文宣,正如他不時會與鄰區的民主派議員擺設聯合街站。

不過譚家浚承認,這種想法或者太過理想,他慨嘆在國安法生效後,越來越多民主派議員只專注做「區佬」,絕口不提政治議題,現實中難以連繫不同民主派。

今年29歲的譚家浚在浸大人文學系畢業。鄭啟智攝

譚家浚在學時,曾任浸大學生會評議會主席,當時正值各大學學生會的「退聯潮」。事隔多年回望,他坦言退聯後大專學運「死咗」,令他有感「化整為零」後如何維持網絡相當重要。「要諗嘅係當個黨真係解散,唔存在嘅時候,有咩人去整合嗰股力量,如果唔係就變成好零散嘅星星之火,你唔去整合嘅時候,係重現唔到民主嘅火焰。」

冼卓嵐:「大逆不道」倡民主黨或需解散

假如民主黨最終不參選,將要面對與公民黨同樣的去留問題。冼卓嵐指出,民主黨目前仍有逾80名區議員,加上立場上相對溫和、保守,沒有理由立即解散。他認為可以多觀察一屆選舉或一至兩年,假如政治形勢沒有轉好,才考慮「化整為零」。解散民主黨,是放在檯面上的其中一個選項。

一個政黨唔選舉,仲係咪一個政黨呢?好多元老都問,一個政黨當然要參選啦,盡你可能嘅機會參選,咁如果唔參選就變返壓力團體啦喎。我有個好大逆不道嘅諗法,當初我加入民主黨係想推動民主發展,當一個政黨以政黨身分,唔能夠再推動民主發展嘅時候,咁要思考個政黨係咪需要解散,或者叫做化整為零。我有提出過咁嘅諗法。

冼卓嵐認為,如果民主黨需要解散,眾人便應該聯同志同道合的市民,組織關注組、法團、社區報等,連繫僅餘的港人,到需要整合的時候再作整合。

冼卓嵐去年底曾參選民主黨副主席,惟最終落敗。鄭啟智攝

這是否意味終有一天,連最老牌的民主黨也可能不復存在?冼卓嵐強調,民主黨的歷史任務是否已經完結,將會由市民決定。「要推動民主發展,並非只能夠係民主黨,只不過民主黨由過去到現在一路存在喺度。」他提出如果民主派不參選後,政治環境急劇惡化,民情或者希望民主黨再參選;但假如市民認為民主黨再沒角色與價值,便是民主黨解散的時候。

倒數中的從政之路  

政黨的生存空間在萎縮,新生代的從政生涯似乎亦已到盡頭。談及未來的從政之路,受訪的三人都顯得相當無奈。

今年27歲的冼卓嵐,是三人之中從政資歷最深的一人。2015年,21歲的他首次參選區議會,在中西區堅摩選區挑戰現任民建聯副主席陳學鋒落敗。他強調,除非與黨的路線出現分歧,否則不會為求自保退黨。他說退黨不代表能與民主黨切割,如退黨後的立場和行動與民主黨類近,依然難逃政權打壓。他直言:「作為一個從政者,如果你只係諗住安全,咁你不如唔好從政啦。」

冼卓嵐形容自己一直沒有清晰的從政計劃,沒打算向上流動參選立法會,只是「有窿就填」。畢業於理大電子計算學系的他坦言,近日想過如果不能再當議員,便重投資訊科技界。

譚家浚則慨嘆,國安法下從政彷彿已經沒意思,但哪怕以後不能再參選,仍然想讓街坊見到他用心工作、在議會用心發言。「都見唔到下一屆究竟係點樣玩、玩唔玩,仲講甚麼從政之路?」「(現在)似乎連講一句嘢都要步步為營,再做落去究竟仲有冇意思呢?」

劉珈汶則無奈地承認,從政之路已到盡頭。「盡頭㗎啦。我可以話喺2019年,香港有一個仍然看似民主嘅制度,我諗我哋已經係最後一代喺呢個環境從政嘅人。」

自去年年底,公民黨內多名區議員相繼退黨。其中在九龍東,2019年有6人當選,如今只剩下2人仍留在黨內。劉珈汶說仍然盼望與理念相近的黨友改變公民黨。「既然我仲有嘢想係個黨入面achieve,我唔會離開⋯⋯ 有個責任喺度,特別做咗執委之後,真係咁講,大家走曬,真係連執委都走曬,咁(公民黨)真係無㗎啦。」

編按:眾新聞記者約兩星期前訪問劉珈汶,專訪刊出的同日中午,劉珈汶於Facebook宣佈,已向公民黨提出退黨申請,並計劃於最後一刻辭任黃大仙區議員一職。劉珈汶帖文全文

劉珈汶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拒絕透露退黨原因,惟表示並非與公民黨路線不同,是基於其他原因退黨。

2019年區議會選舉,一眾民主派新生代成功當選。2年過去,他們的從政之路似乎快將告終。資料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