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韓國民主路系列(四):高中生犧牲的血


【撰文:鳴暉】
 
韓國年青人在三十多年來的民主訴求和抗爭中,往往站在最前線,鍥而不捨,長期承受軍警無情的痛擊,失踪及傷亡的數字難以估計。
 
不過,他們所付出的代價,卻感召著一浪接一浪的青年接棒,其不畏强權之勇毅,所流的血淚,更觸動全國人民之心,令國家最終擺脱獨裁政權的宿命。
 
可是,令人萬想不到的是,第一位犧牲性命而震動全國的年青人,竟然是比大學生更年少的高中生!

金朱烈是馬山商業高校學生,死時才17歲。網絡照片

韓國戰後首位總統李承晚,改憲舞弊令自己多次連任,並處死了反對派領袖曹奉岩。1960年,亦即是大選年,於2月28日800名大邱慶北高中學生決定身先士卒,舉行了首場反政府示威(後史稱「2.28抗爭」),其他城市的學生紛紛嚮應。
 
至3月,李承晚利用卑污手法再次獲選,引起公憤,大批慶尚南道馬山市的市民上街集會,警方大舉鎮壓,造成8死50多人受傷,韓國歷史稱之為「馬山義舉」。其中一名死者是馬山商業高校的學生金朱烈,年僅17歲。
 
起初,金朱烈是在參與抗議後失蹤,一個月後他的屍體在馬山的港口被漁夫發現,當局宣稱他的死因是溺水,卻原來死者的頭骨被催淚彈貫穿,從其後腦直通眼睛。亦即警察發放催淚彈不是小於45度,若直接打在一個人的頭上是會致命的。也可以說,用這角度施放催淚彈,並不是打算要驅散人群,而是要殺害示威者。
 
據後期進一步的調查,金朱烈的屍體曾遭警方綁上石頭,為要防止它浮上海面,永沉深水。

金朱烈的浮屍在馬山的港口被漁夫發現,頭骨還插著一枚20厘米長的催淚彈,從後腦勺穿透到眼睛。網絡照片

金朱烈的慘死,令民怨到了頂點,4月19日馬山爆發連續三天的大規模示威,警方的無情打壓,令抗爭蔓延至首都漢城,數千名來自高麗大學的學生在青瓦台遊行,沿途包括延世與漢城國立大學的學生和高中生加入,人數速增至十萬,成為所謂「4.19革命」。
 
抗議者站在青瓦台前,要求李承晚辭職,對著手無寸鐵的學生,警方居然開火,造成約180人死亡,數千人受傷,當局並隨即宣佈戒嚴,令民怨更沸騰。
 
4月25日,大批市民,包括大學教授加入抗議行列,紛紛要求李承晚下台。會不會再發生另一輪的開槍掃射呢?

1960年4月19日,漢城國立大學的學生(圖)發動示威,由校園遊行到青瓦台,聯同數以千計其他大學的學生和高中生,要求獨裁總統李承晚下台。圖片來源:4.19 Revolution Library

李承晚雖然向來麻目不忍,對反對者絶不手軟,可幸這次軍、警終於拒絕進一步殘害自己的同胞,不再攻擊示威者。
 
因為李承晩的劊子手終於不再聽命這名暴君,更多的無辜生命才得以保留。李承晚在人心盡失下,於4月29日逃亡至夏威夷,長達十二年的苛政才告一段落。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2018年,親臨大邱市紀念1960年的「2.28抗爭」,肯定當年那些高中生在對抗極權歷史中勇敢地踏出第一步的貢獻,因為,他們「勇氣的呼喚改變了韓國現代史的流向。」
 
高中生金朱烈成為韓國民主抗爭史上犧牲的年輕學生,但是若非中彈身亡的屍首最後漂浮水面,可能永遭警方毁屍滅跡,石沉大海。他的血終沒有白流,觸發了全國的反抗運動,令韓國首位獨裁者下台。
 
今天在亞洲另一城,同樣有勇毅的高中生站出來,反對極權政府的洗腦教育,參與對抗惡法的示威,卻被成人指責為飽食終日亂搞事。其實,面對歪曲教科書,不公義的法制,率先發聲行動的應該是成年人,可惜,後者卻厚顏奉承權貴,每次年輕學生遭逮捕還有人歡呼拍掌。這樣資素的成年人,怎會受下一代尊重?
 
向推倒李承晚的韓國高中生致敬!
 
参考:

鍾樂偉:《如果那天來到– 南韓民主化進程》,香港:蜂鳥出版有限公司,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