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二次人生》導演何力恒:總要為自己人生歡呼一次


港產片《二次人生》,是調子淡淡的小品,一如導演何力恒所預期;攝影機後的真實,就非如他所料,戲劇性得多:開拍翌日,投資者通知退出,第一次拍電影的何力恒,四出借錢。頭髮見碎碎灰白的他說:「儲了超過二、三十年的理想夢想,我唔會畀佢停」,那時且更是香港最激宕的2019年。 

之後的拍攝日子,他已忘了怎樣度過,只感覺如《二次人生》的男主角街跑十公里,每日要捱,捱到去終點。 

開拍翌日,投資者通知退出,導演何力恒面對的挑戰,比他所拍的電影更戲劇性。受訪者提供

何力恒2013年寫劇本,2018年重新整理,命題都是講人生,講一個人有否為自己歡呼過;以主角跑步為說命題的工具,皆因跑步無對手,只靠自己意志力,自己為自己打氣。 

男主角李志行是地產經紀,三十三歲,父親早逝,母親去世前物業已供滿,他最常在露台望外面,對所有事情無所謂,沒志向,業績時常排榜末,幸好有份屬小學同學的主管關顧。有天,一群小學同學和濶別二十年的小學體育老師黃Sir重聚,李志行再見當年常送他回家的黃Sir,中斷的關係再續,因為黃Sir,他被逼跑步,最後即使在十公里街跑摔在地上受傷,但因賽道兩旁觀眾打氣,他靠意志跑過終點。 

胡子彤飾演的李志行,甚麼都沒所謂,最後因黃Sir、 街道兩旁觀眾打氣,生出意志,跑畢十公里全程。《二次人生》劇照

跑步可以是一個人默默長跑,但何力恒選擇了氣氛熱鬧的街跑,因為他知道,有年輕人受鼓勵和打氣後,可以離開陰霾,走出另一條人生路。用師生關係帶出跑步,和他自己的體會有關:2018年前,他開始多了參加母校的舊生活動,發現很久沒見的老師仍認得學生,能喊出學生的名字,他覺得畫面很美,「以前有啲嘢儲落,只要情懷係真,二十年後相遇老師,啲嘢一樣搵返出來」,所以電影英文名為《I still remember》。 

戲中的李志行和黃Sir活現了這份情懷,在彼此人生難捱的日子互相扶持。 

黃Sir(譚耀文飾演)雖然和李志行(胡子彤飾演)二十年沒見, 但當年的親近,成為兩人扶助彼此度過人生難捱日子的基礎。《二次人生》劇照
 

現實中確有黃Sir。何力恒初中時,老師黃Sir以他的名字打趣 :「何日盡力實行?」雖然近年他才再見黃Sir,但三十多年來一直記著那句打趣話。當電影上畫,他通知黃Sir,「無令你失望」 。電影在教育大學播放時,他邀請了另外三位中學老師觀賞,亦是細細微微的關係儲藏起來,潤物細無聲。 

何力恒的感受,正好令他想到給教師的話:和學生的關係不是建基於所傳授的知識(他都忘了黃Sir教過他什麼)。教師正受四方八面的壓力,因制度要求,常做文書工作搞活動,有多少時間和學生相處成疑,現在更有政治壓力,何力恒回應: 「 入場看戲吧,看了會知道自己是否適合做老師。」有些校長分享,《二次人生》令他們記起做老師的初心,很適合老師看。 

《二次人生》是何力恒首次執導電影,提醒人:「條街的人走晒, 你都不可以放棄自己,我好相信,你一放棄自己,無人可幫你。」 場地提供:夕拾 x 閒社
 

在不同的映後交流,觀眾各有觸動:師生情誼、黃Sir夫婦、同學友情…..,有些即使遏制了淚水,也忍不住哽咽。澎湃激昂的社會運動後,在戲院內看一部小品,有人坦言,得回需要的平靜,可是,朋友陸續離開香港,很多香港人失去自由——說者聲音抖震,聽者的心在顫。 

香港人奮力捱,渴望香港有二次人生,但面對強權高壓,好似未見改變,何力恒說,會鼓勵所有人不要輕易放棄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什麼是自己認為啱嘅嘢?你覺得嗰樣嘢值得……你覺得在自己人生要做好嗰件事,同埋在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

他強調,《二次人生》不是很宏大叫人追夢,戲內的角色均是在人生很難捱的時候,找一些自己覺得值得、要追求的東西,如黃Sir陪伴患癌的太太,肥妹天心追星。

每個人在自己好細的範圍,做得幾多得幾多,人生可以好淡,但你不可以好淡地度過。 
高中生余天心為了去日本追星,決心跑步減肥,導演何力恒說,絕大部分人的人生很平淡,最重要是找到值得做的事,不要很淡地度過人生。 《二次人生》劇照
 

何力恒的電影為香港人打氣,他當下則很需要香港人為他打氣,希望大家入場看其作品,感受電影的力量。他說,電影雖有口碑,但票房未成正比。據知,入場人次直接影響院商安排上映場次,一日的票房足以左右隨後數日的上映命運,票房也會影響他會否再有機會做電影導演。他本身是廣告導演,有自己的製作公司。 

《二次人生》的成本是六百多萬至七百萬,何力恒已還債十多個月,直言尚有一段時間要捱。記者暗忖,他最少實現了自己的電影夢,可以為自己歡呼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