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Thank You 」與「政治檢控可恥」


8.18維園流水式集會案審結(4月16日),但很多情緒和對自由的為害沒有完結。被判入獄的人、獲得緩刑的人、在現場旁聽的人,以至兩年前那一天,曾於維園一同熬過那場風起雲湧的暴雨的170萬人,都經歷了不同程度深深淺淺的創傷。這種開放式傷口已成為鑑別香港人的重要特徵,裏面有你也有我。


又是西九龍裁判法院,這裏所積聚的負能量深不見底,見證了很多名人凡人的罪成判決,以及控方的粗疏舉證。818聆訊有幾個場景叫我始料不及,未曾在其他同樣哄動的審訊中看到,想在這裏記錄下來。
當日開庭後先由代表黎智英的大律師余若薇陳情,接著就是代表李卓人和何秀蘭的戴啟思大律師出場。涉及三個人的陳情,也不過花了25分鐘左右,這天要陳情的被告共七人,時間算起來蠻充裕;這跟三月初的47人國安法保釋庭不一樣,那次的被告人數更多,平均每人用上接近半小時求情。

***
為什麼讓我想起47人案的保釋聆訊?是因為接著的這一幕。

上午10時15分,開庭25分鐘後。代表吳靄儀的大律師何沛謙站起來,他說:「Ms Ng will discharge the legal team, she will present in person.」庭上的記者和旁聽人士似乎都不覺詫異,反而有點釋懷,到了這樣的時刻,我猜大家都等候Margaret或者Martin在庭上作出一種公義的表態。

在聆訊中途「辭退」代表大狀,改成親身陳情的例子,我第一次見證是2018年12月的佔中九子聆訊。回想當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的三號法庭,代表三子的大律師麥高義,突然表示戴耀廷把已他辭退,戴將親身上陣為自己作出結案陳辭。那是2018年尾,香港人完全不熟悉什麼是「政治審訊」,那一幕令大家非常震撼。

彼時的主審法官立即同意這個要求,還尊稱戴為「戴教授」,而非以「D1」(第一被告)或者「戴先生」招呼他,更容許他以被告人的身份離開被告欄,上前進行陳辭。惟戴耀廷當時拒絕,他表明希望留在被告欄裏讀出整篇陳詞。這種表面上大方的風範,去到這一兩年的反修例案法庭,再也見不到了。

當年佔中案件於2018年11月開審,2019年4月進行求情和宣判。進入求情階段時,三子之一的朱耀明牧師,也是「突然」辭退了麥高義,由自己上場,親身陳情。清楚記得戴耀廷和陳健民在法庭上表明,不會為自己的控罪求情,他們唯一的求情,是希望法庭不要判當日75歲的朱耀明牧師入獄。最近跟陳健民談起這一幕,他說,在庭上親自陳情是要作出一個political statement,在政治檢控裏這是一種重要的姿態。

不過兩年罷,已經物換星移。麥高義還沒等得及佔中案的上訴,就於一年前病逝,戴耀廷如今在獄中服刑,而身上背負著更嚴重的國安法官司。

而於今年三月一日連審了四日四夜的初選47人國安法保釋庭上,也有著更多被告突然辭退代表大狀,改成親自求情的例子。保釋求情固然跟佔中案及今次818維園案,所作出的以公眾利益為上的陳情有所不同,但法官對於被告此舉還是從善如流,沒加以阻撓。

Margaret親自陳詞,她直言當時好驚,「幾驚佢(法官)唔畀我讀落去。」

意想不到的是,在818維園案的法庭上,當大律師何沛謙提出吳靄儀想親自陳情時,卻換來了主審法官的沉默和質疑。這位法官指出,明白「Ms Ng」想藉著陳詞表達一些想法,但重申法庭來到這一刻,要處理的,是跟控罪相關的事情。

法官和大律師何沛謙往來問答,她不輕易批准Margaret親身陳情,現場的壓力升溫。何沛謙多番說明,Margaret所言將是她的「personal statement」,以及她大半輩子浸淫法律界後,對於「Rule of law」的反思。雙方周旋了足足五分幾鐘,法官才終於接納Margaret辭退大狀,並由自己代表自己的做法。

Margaret用英語陳情,大約花了二十分鐘。她說完後,正庭和看直播的二號庭,也響起了掌聲,久久不散。其後休庭,Margaret一步出來時,很多前來旁聽的公眾紛紛上前多謝她送給香港的說話,有媒體報道,Margaret曾直言當時好驚,「幾驚佢(法官)唔畀我讀落去。」因此沒留意到,原來她陳詞後滿室都是掌聲。

***

另一個狀況,也是我旁聽過不少聆訊也沒有見過的。當日很多公眾人士前來旁聽,法院三樓的現場人氣旺盛。由於聆訊以英語進行,不少人其實不太掌握內容,聽得明白的,負責做即時詮譯,聽不明白的,則頻頻滑手機看即時新聞來「收料」。他們耳朵聽得辛苦,但眼睛卻瞪得大大,細看每位被告的容貌表情。我聽得最多的是:「肥佬黎塊面點解瘦晒!陰公!」,接著就是連連嘆氣。

聆訊審畢,全部被告罪成,黎智英、李卓人、何秀蘭、長毛、區諾軒須即時監禁,吳靄儀、李柱銘、何俊仁和梁耀忠被判緩刑,能步出法庭。一退庭,在外面旁聽的公眾九秒九走到一號正庭大門,等候裏面的人離開。每當有被告走出來,他們就熱烈拍掌,最常嗌的口號是「撐住呀」、「加油呀」、「多謝你」,也會聽到久違了的「沒有暴徒、只有暴政!」。也有數人痛哭,反過來要Margaret安慰。但處身暴政年代,上述這些口號也只能曇花一現,偶爾在石縫中冒出頭來。

大家當然認得各個被告,想不到的是,旁聽公眾對各辯方大狀竟也瞭如指掌。例如余若薇、戴啟思,以至駱應淦等,一個個陸續離庭時,他們都大力拍掌,鞠躬並說「Thank you」。但每當檢控一方的大狀及律師團隊離庭時,掌聲停了,公眾立即換上另一句口號。某負責主控的女士,一步出法庭,大家都憤怒地向她喊:「政治檢控可恥!」她明顯不知所措、皺起眉頭,立即卻步,掉頭返回庭內。也有負責檢控的律師和大狀「迎難而上」,步出法庭後聽到「政治檢控可恥!」就立即低頭,快步走向電梯,公眾人士跟在他們後面慢行,把這句「政治檢控可恥!」叫得更急、更烈。

每當有被告走出來,他們就熱烈拍掌,最常嗌的口號是「撐住呀」、「加油呀」、「多謝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