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麗島宣判41周年系列二】台灣走過動輒判死刑的年代 學者憂心:外來統治法網將牢罩香港


【系列之一】8被告最後陳述撼動人心 「國家級政見發表」反轉歷史

【系列之三】選舉最能激發情感動員 中研院學者:再不公都要參與

回顧歷史,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為何讓台灣統治者有權施展威權魔爪?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說,最重要的從1949年後,當局頒布許多荒謬惡法,外來統治者的法律從天而降,就像北京當前頒布香港國安法一樣,她提醒,香港未來也會不斷出現新的法律和法令,統治者將利用層層疊疊的法網,牢牢罩住香港社會。

周婉窈就讀台大歷史系時,就曾參與台灣黨外民主運動領導者郭雨新的助選活動,當時帶頭的學長想扭轉媒體抹黑郭的形象,決定大家都穿著台大校服到宜蘭發傳單,希望民眾知道還有一股清流支持黨外民主運動。周婉窈後來自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前往美國史丹福大學,最後取得耶魯大學博士學位,目前在台大歷史系任教,除以台灣史為主要研究領域,並出版多本台灣史研究專書及台灣歷史普及書。

周婉窈說,在台灣民主發展歷史中,1947年發生二二八大屠殺事件後,緊接著就是1950年代開始的白色恐怖,這段時期法律「殖民性很重」,因為這些法不是透過本地立法機構訂定,是直接移過來,例如《中華民國刑法》頒布施行時間是1935年,當時台灣還在日本統治之下,戰後國民黨政府把整套法律原封不動搬來台灣施行,不久發生二二八事件,許多社會菁英都遭屠殺,活下來的人也為之噤聲,不敢有任何質疑,接下來就是白色恐怖時期。

周婉窈說,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最重要有四個法令,即《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台灣省戒嚴令》、《懲治叛亂條例》及《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其中《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頒布時,國民黨還在大陸和共產黨打內戰,實施對象是全中國,但遷至台灣後,整部條款實施的地方就只有台灣;此法宛如在憲法之上加了一個「太上條款」,後來還修訂讓總統不受連任一次之限制,得以連選連任,這和2018年中國人大會修改憲法,讓習近平可以無限期擔任國家主席,如出一轍。

《台灣戒嚴令》就法律程序來說,需要立法院追認,但沒有證據顯示有經追認,合法性有問題;《懲治叛亂條例》雖有經過立法院,但當時立院只是黨國的橡皮圖章,絕大多數都是來自中國的代表,又不用改選,根本無法代表台灣人。她認為,在北京和香港當局修改選制的情況下,未來香港立法會也會淪為「不是香港人的立法會」。

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陳設的這張歷史照片,是由中央社記者劉偉勳拍攝,照片中可看到有擠滿旁聽的記者。鄭智仁攝

台灣自1949年5月19日頒布《台灣省戒嚴令》,隔天便開始台灣長達38年的戒嚴命運,也是全世界最長紀錄的戒嚴史;其恐怖之處,包括嚴禁群眾集會、罷工、罷課及遊行請願、散布謠言,家居外出要隨時攜帶身分證。若犯了造謠惑眾、聚眾暴動、罷工罷市、鼓動學潮等10項罪名,一律處以死刑。

更糟糕的是,台灣戒嚴令實施的背景是中華民國《戒嚴法》,以及以總統名義兩度宣布的「全國戒嚴」。1949年11月第二度「全國戒嚴」台灣被劃入「接戰地區」(作戰攻守之地區),就算平民犯了包括內亂、外患等10種罪,也得受軍事審判。

《懲治叛亂條例》,則配合《台灣戒嚴令》,成為白色恐怖最銳利的武器。該條例是專門用來對付叛亂罪犯,其特點就是「平民送軍法審判」及「罪罰很重,動不動就判死刑」。1979年「美麗島事件」8名被告交付軍事審判,就是以此法進行審判,而且是以第二條第一項(俗稱「二條一」)加以起訴,也就是令一般人聞之腿軟的「唯一死刑」。

原本《刑法》規定最重的刑期7年以上、首謀無期徒刑,在《懲治叛亂條例》全部變成死刑。

《懲治叛亂條例》造成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之處,就是小罪也可能被判重刑。周婉窈舉例,一對台大同窗好友林粵生和施至成,因施涉案逃亡,林收留他一日夜,臨行時給他50元做交通費,結果「藏匿匪徒」被判12年,「供給叛徒金錢部分」判5年,還因此被沒收全部財產;林後來合併執行15年刑期,只因「一日夜加50元」,就換來如此殘酷的下場,也令島內民眾人人自危。

至於《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則是放寬「匪諜」定義,再透過強力規定,「必須檢舉匪諜」,建立連保連坐制度,並用獎金鼓勵人民密告。其內容包括:若發現匪諜潛伏,連保人和該單位直屬主管都會受到嚴厲處分,治安機關也可以隨時逮捕匪諜或有嫌疑者,更可直接搜索、扣押郵件、印刷品、宣傳品及文書等,直接侵犯人民的隱私、通訊和思想自由。

周婉窈說,白色恐怖時期建置整套的「法網」,各種法令、施行辦法及其法源等內容,可能相互衝突,但這對統治者反而有好處,愈是衝突矛盾愈好用,反正沒有人敢質疑,所以,他們覺得哪一套法律對他們有利,就用那一套。

白色恐怖為何可以持續這麼久?導致數十年後的轉型正義很難進行?周婉窈憂心,未來香港也會面臨相同的問題,支持穩定的民眾一定多於反抗者,一方面他們不會同情反抗者,另一方面,不管是消極支持或積極支持,也都會有好處;從台灣過去經驗來看,官僚體制都是支持穩定派,從教育、考試等層層箝制,連傳媒都是支持國民黨。

周婉窈語重心長地提醒,要讓過去台灣白色恐怖的犧牲對後人和外人有意義,就是希望讓香港人了解,究竟過去發生過什麼?未來還會發生什麼?多了解過去,才能想辦法克服,想辦法找到縫隙。香港目前還算好的是資訊仍可流通,不像以前台灣整個被封鎖,國外寄進來的郵件、書都要檢查,但她也憂心,這種管控將來看來一定會發生。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學生時代即參與黨外民主運動,她以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歷史提出建言,也擔憂香港將被外來統治法網牢牢罩住。鄭智仁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