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稚子何罪?12港人案李宇軒出庭應訊記事


中午(7日)時分,趕至粉嶺裁判法院去旁聽今天的案件。14歲少年前年10月在元朗參與反蒙面法示威,混亂間被便衣警員開槍打中左腳小腿。被告上月承認暴動罪,法官今日判他入教導所。

看着還具天真稚氣的少年在被告席中,依依不捨地向着親友告別,筆者也忍不住紅了眼眶。教導所的刑期由懲教署署長決定,由最短6個月至最長3年不等。

不知道在此一别,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能再擁抱這位他們最愛的兒子了。

回過神來已經兩點多,從網上得悉西九龍法庭今天有12港人案中的李宇軒矚目案件提堂,我便立刻趕至西九龍裁判法院聽訊。

到達法院的時候已經人山人海,警隊護送組的隊伍整齊地排列在法院外面,持有MP5衝鋒槍與雷明登散彈槍的衝鋒隊警員亦整裝待發,等候李宇軒坐囚車從小欖精神治療中心到達西九龍法院。

今天的西九第一庭是蘇惠德總裁判官審理,打頭陣的是吳政亨,相信這個名字對香港人來說十分陌生。他是47位民主派人士因參加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案其中一人,他選擇不作保釋申請 ,但保留每8天到庭申請保釋的權利,本月14日再提堂作保釋覆核。

大約30分鐘後主角登場了,穿着白色恤衫的李宇軒在懲教署押送下步進被告席,他比之前剪了一個稍為短的頭髮。在短短數分鐘內,我只聽到他回答法官重覆了五次:「明白。」他聲音沙啞帶點顫抖,可能是舟車勞頓的車程令他很疲倦。在蘇官講述他的罪行後,他也選擇不作保釋申請,被還押懲教署看管。

代表李宇軒的兩位律師羅達雄和陳天立,散庭後被記者包圍追問。周滿鏗攝

接着,代表李宇軒的律師羅大雄和陳天立步出法庭,受到包括我在內的一大班記者追問。他們兩位千方百計想離開西九龍法院,一眾行家由四樓跑至地下,目的都只是為了解答市民的疑慮。

李宇軒先生的家人並沒有聘請你們?

請問此案件是經由李先生本人聘請嗎?

你從那裏接洽到這案件?

李先生今天狀態是完全精神,也有向公眾席打眼色,為什麼覊留在小欖精神治療中心?

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從地下的升降機追趕到停車場的地下一樓入口。沿途記者行家們不斷提問,兩人選擇沉默。

直到一個位置,終於稍微打破他們的缺口。

只見陳律師說道:「唔好意思我哋好難做,你哋咁對我都係冇乜用,當事人的意願叫我們不要透露。」

混亂期間,兩位律師便進入停車場上車離開法院。

記者報道真相,律師尊重當事人意願,保持沉默。兩者既應互相尊重又給予對方空間,可是此案件是影響到一眾香港人的公眾利益。為什麼被告與家屬未經任何見面,便在監獄中委派律師?究竟是什麼原因? 

沉默的後果會影響至下一代,選擇沉默的後果可能會由子孫承擔,在這個大是大非的時候,選擇不再沉默是一種果敢,希望往後記者能在香港僅有的司法制度去報道真相,希望能夠從沉默中找到一線生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