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疫情裡舊衣回收的困境(下)


【鄧俊賢@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74

上回談到回收商爆倉,舊衣難以流轉到東南亞市場。事實上,整個回收工序面對的困難與問題遠遠不止於此。
 
收衫的箱子或旁邊的行人路面往往都成為其他舊物品的「收集點」。當天,我們參觀回收倉時就眼界大開,見到大量非衣服的物品都存在倉中,從承辦商就得知它們的來自眾來的舊衣箱,而當中以以下的類別較多:
 
・鞋──是任合款式的鞋:波鞋、拖鞋、高踭鞋、皮鞋、幼兒鞋、跳舞鞋…… 總之,市場上有得賣的,可以說全都有。而更重要的是,全新鞋都不算少(見圖,鞋底是沒使用痕跡的);

沒穿過的新鞋。照片由筆者提供
沒穿過落地的新鞋,鞋底沒刮痕。照片由筆者提供

・床單與寢具──床單、枕頭、被袋……,即使說明不收,但「熱心」的朋友還是「義無反顧」地捐出。也許大家相信它們跟衣服的質地相去不遠就當成是衣服吧!寢具是算作貼身物品的,因為用家天天親密地使用,所以很難再由他人重覆使用;
 
・音響與光碟──算是難以置信吧?舊衣箱竟要接收音響與CD!各種不同年代大小的音響機、CD機、喇叭以至專門的接駁線都出現(回收倉就有好幾套放在一邊啦!工友們可以有音樂陪伴工作,排解寂寞:P),至於各類CD、DVD、藍光就更加是常客(我記得音樂CD 早年是標榜「為用家帶來畢生純淨的聽覺享受」的,用家應該還有一段長時間才走到「畢生」一步,但CD 們就不同了,要早走一步喇!);

音響用品。照片由筆者提供

・運動用品──不同類別的運動用品委實不少,特別是球拍,羽毛球的、網球的與乒乓球的等等應有盡有!球類與其氣泵,一樣都有!夠做一個小型球類興趣班的了!還有泳鏡與泳板等;

氣泵夾雜在羽絨外套中。照片由筆者提供

・廚具與家電──大小砂煲罌罉、筲箕、攪拌機、微波爐、多士爐、各種兜各種器皿,通通都有。全新而未拆箱的其實亦常見;
 
・嬰兒用品──有用過與未用過的奶樽、幼兒食具、清潔用品等等,更有嬰兒車與嬰孩座椅(它們的體積是不小的);
 
・其他──寵物用品、食具、未有使用的寵物食品等等。
 
如果要拿這些物資過活,大概應該足夠工友留宿們好一段時間!我很難去判說這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畢竟「捐出」物品的朋友的初衷大概都是「不希望它們被浪費」,因而沒有選擇把它們直接導向堆填區。但物品要由舊衣承辦商接手處理就是另一個問題。其實,坊間都有不同組織接收舊物的,但當然「是否就腳」很影響大部份人的決定。何以大家會這樣?是順手?要清屋為快?是知道或估計回收承辦商會「惜物」所以很放心?
 
承辦商對著這些物資,除了無奈也只有無奈。再轉贈或轉售物品,不獨多了一份工序與成本,也很難適得其所。畢竟,承辦商不是零售商,是很難轉售。可幸他們很理解環保惜物原則,也沒有將物資拋到堆填,但未來可見的是,這類情況是會持續發生的。
 
因此,環保教育,如果還只停留在「什麼是環保生活的方式?」層次的話,應該是遠遠追不上高消耗社會消化資源的速度。如果環境教育的目的是希望箇中對象會思考、再嘗試做出改變的行動,那就要對準這些元素。不是說那些「回收顏色分類」的教育不再重要,而是,教學目標的層次有需要提升。
 
就以這個個案為例,物品去留去向的責任,究竟誰屬呢?
 
我們社會慣常的經濟營運模式是:大家以消費者的身份買了一樣東西回來,覺得不合用或者沒機會用就把它捐出去(當然不是壞事),物件離開了自己,很自然就覺得「妥善處理好廢物」的責任完結。騰出了空間,於是不經不覺又向新東西打主意。整件事,好容易形成一個循環。
 
我們環境教育人常說要「不要盲目消費」(個人觀察所見,現今大眾對於「不要……」的勸勉方式是有點麻木了),但怎樣才算是盲目?我們每個人了解自己消費的取向嗎?知道自己消費時是基於什麼去做決定嗎?我們有分析過自己購物時「需要」與「想要」的比重?為什麼我們會亂買?什麼情況下我們的購物原則會被動搖呢?我們怎樣認為一件物品是用完?用完的東西在心目中有沒有處理上的優先次序?這一系列的問題已經是一堂超越了環保範圍的道德倫理課了。
 
又或者,老師可以與學生辦個回收探險團(不一定要在回收廠進行啊!屋苑與社區中心等都是就近而可行的選擇),與學生一同統計一下這些物品的種類與數量,再回來分析及向各級報導,拿著數據與觀察才作「消費」的研討,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生活教育專題?這樣,會否比起單純「不要……與不要……」貼近生活現實一點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