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雙B難民的啟示


難民問題常是世界各國關切的議題,一些先進國家雖然接收了不少難民,但是卻長年不認識他們的背景文化,也缺乏合適的相應對策。就如來自緬甸(從前叫Burma,1989年軍政府改為Myanmar)和不丹(Bhutan)的難民,不少美國人根本不知道他們曾大量移入美國,更遑論認識接納了。
 
"A Portrait of Refugees from Burma/Myanmar and Bhutan in the United States" (Journal of Asian American Studies(18:3 October 2015) 347-369) 中,學者Monica M. Trieu 和Chia Youyee Vang 指出,這兩個國家來美的難民數目,在2011和2012年是所有難民之冠,但是一般美國人甚至不知道不丹所在。

圖表來源:Invisible Newcomers:Refugees from Burma/Myanmar and Bhutan in the United States
 

相信多數人對緬甸的認識只限於其民主鬥士昂山素姫,其實由1962年軍政府開始掌權,便鎮壓少數族裔和反對派。特別是1988年8月8日(現稱8888事件)主要由學生發動的抗爭,造成死傷無數,近百萬人在軍政府追捕和驅散下,避走鄰近國家。
 
至於不丹,則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喜馬拉雅山脈上的一個內陸國。難民大部分是尼泊爾移民的後代,他們一直以來都遭受到主流社會的歧視。在1989年的加強統一政策下,失去了公民地位,淪為非法人口,引起了強烈不滿和示威,當局施以高度鎮壓,以致大量逃命至尼泊爾。
 
來自這兩個國家的難民,棲身難命營十多廿載寒暑後,最終獲美國收容入境。
 
究竟難民與一般移民在美國的生活,有何具體分別?除了多是一無所有,身不由己之外,不同的背景和過往難民營的生活陰影,都影響著他們的適應力。
 
來自這兩個國家的難民,大部份都是教育程度低甚至文盲,而且不少是農民出身,他們離開難民營前夕那一個小時的導引,常是如何就座和扣好安全帶的「登機訓練」。
 
因為大部分美國人對這兩個國家的文化不認識,所以即使是服務機構也很難給予適切的貼身幫助。
 
所有難民在抵步後可以得到八個月的現金資助,和九十日的個案服務。可惜,對這批來自落後農村和少受教育的難民來説,八個月內根本連基本英文的竅門也未掌握得到,政府的金錢津貼便告終,即要覓職謀生,造成沉重壓力。
 
同時,長期顛沛和坎坷的難民營生活,加上之前受迫害和逃命的創傷,一直未得到適當輔導,不少成年人的精神徤康仍有待治療。

圖片來源:Invisible Newcomers:Refugees from Burma/Myanmar and Bhutan in the United States

另一方面,在難民營出生的孩子又衍生了另類問題。他們因在異國出生而對自己國籍及文化模糊,抵美後又要面對另一輪的新文化挑戰,身份危機(identity crisis)感更強烈,引起不少品格培養和學習的挫折。
 
此外,難民營的學校水準通常低落,而美國校方多根據年齡分派班級,與學生本身程度相差甚遠,青少年多因追不上課程而休學就業。緬甸少年的休學率更是美國亞裔人囗之冠。
 
難民的適應難度遠超過一般移民,非常需要長期的照顧和引導。但政府和其他相關機構只能提供有限服務,難以長遠跟進這群背著國破家亡,帶著血惺恐懼夢囈的難民。
 
美國每一年接收難民的取向,都由總統和國會決定,普羅大眾雖然人微言輕,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盡己綿力,關懷接待活在社區中的難民。
 
主耶穌在世時吩咐基督徒要將福音傳到地極,這些難民從遙遠的國度,走到我們的跟前,帶著破碎的心,受傷的靈,我們豈能視若無睹,把大使命推給遠方的宣教士?求神給我們關切和跨越文化的心,安慰這些憂傷的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