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狀羅達雄代表李宇軒案提訊 非家屬委託 大律師憂侵蝕法治:最極端或進行秘密審訊


12港人案中,8名港人今月22日從內地移交回港,當中唯獨李宇軒至今仍下落不明。李宇軒被控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三罪,案件周三(31日)提堂,惟李因須接受檢疫未有出庭,但其代表大律師羅達雄現身法庭,他在庭外回答傳媒時稱,不便透露李的還柙地點及其他詳情,僅稱「見過佢」。眾新聞之後致電羅達雄,他未有接聽。

羅達雄所屬的大律師事務所Olympia Chambers,該律師行主席、大律師朱奉慈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表示,不評論羅達雄面對傳媒的做法,但他認為大律師不會無緣無故代表被告,一般情況是由事務律師作出指示,而大律師在案件Call-over(提訊)程序期間,有機會沒見過當事人,「如果純粹係Call-over,攞Date,真係無需要見李宇軒。」但他認為,如果李宇軒透過當值律師去委託大律師,李宇軒一定見過該當值律師,「本身係半政府機構,一定會見過李宇軒啦,要簽名㗎嘛。」

另外有傳媒引述「當值律師服務」的回覆稱,未有接獲李宇軒申請當值律師代表出庭,亦未有委託任何當值律師代表李宇軒。

至於為何李宇軒會拒絕家屬委託律師,亦不接觸家人,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估計,李宇軒案件性質敏感,不排除他擔心因為怕連累家人。該名大律師形容情況的確「比較奇怪 」,又說由於案件基本資料欠奉,難以評論,但情況正反映案件的透明度逐漸減低。「依家嘅透明度,大家都明啦,係無以前咁高,呢啲嘢去年今日係唔會發生㗎啦,依家連一啲基本事實都無辦法Verify,法治被侵蝕,事實上都係一步步,其中一個侵蝕都係欠缺透明度,去到最極端的情況,就係審訊都唔公開,你咪乜都唔知道囉。」

李宇軒代表大律師羅達雄周三現身法庭,惟他在庭外回答傳媒時表示,不便透露李的還押地點及其他詳情,僅稱「見過佢」。

李宇軒被控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串謀協助罪犯及無牌管有彈藥共3項控罪,周三(31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由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處理。由於李宇軒仍在隔離,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4月7日,期間交由懲教署看管。《立場新聞》報道,代表李的大律師羅達雄離開時表示,不便透露李的還押地點及其他詳情,僅稱「見過佢」。

李宇軒回港至今已超過一星期,家屬仍未知道其還柙位置,甚至未能見上一面,警方和懲教署至今仍沒有聯絡家屬,也沒有向家屬透露李的位置。《蘋果日報》日前引述消息指,李宇軒正被單獨囚禁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由俗稱「神秘組」的懲教人員負責看管。特首林鄭月娥周二(30日)被問到有關情況時稱,不評論個別個案,又說被拘留者在上庭前會被告知其個人權利,包括是否需要見家人或律師,若他不願意行使其個人權利,亦要保障其「不願意」的個人權利。林鄭強調執法部門對法律持守非常嚴肅,呼籲市民尊重執法部門依法辦事。

有報道指李宇軒正被還柙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並由院內俗稱「神秘組」的懲教人員負責看管。蘋果日報圖片

究竟李宇軒如何找上羅達雄?中間是否經事務律師或其他中間人,還是直接點名找羅達雄?現階段無論外界或家屬都不得而知,羅達雄所屬的律師行Olympia Chambers,該律師行主席朱奉慈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表示,他是看新聞才知道消息,他不評論羅達雄面對傳媒的做法,「羅生做咗咁耐大律師,除非一係傻一係蠢,唔會無instruction走去做,羅生點樣choose面對傳媒係另一樣嘢。」

朱奉慈認為,案件仍在提訊程序階段,代表大律師有機會不需要會見當事人,他認為,如果李宇軒透過當值律師找代表大律師的話,李宇軒一定見過該當值律師,「如果Duty lawyer instruct Lawrence Law(羅達雄),Duty lawyer本身係半政府機構,一定會見過李宇軒啦,要簽名㗎嘛,好多程序啊嘛。」

朱奉慈認為,若直到正式打官司前,代表律師也沒見過當事人才存在問題。被問到什麼情況下,代表律師才需要會見當事人,朱奉慈就表示,當事人隨時可以轉代表律師,代表律師從頭到尾未必有機會見當事人,「依家揚咗出去,聽日可能炒佢(羅達雄)啦,Instruction Solicitor唔係呢世都要搵Mr. Law㗎嘛。」朱奉慈又說,羅達雄的確較少回到律師行,上次見面大約是2至3星期前。但《香港01》引述消息指,李宇軒並無申請法援,而李宇軒亦沒有申請「當值律師服務」。

根據政府憲報,羅達雄先後在2005年及2007年,曾因違反大律師《行為守則》遭停牌。2005年,羅達雄被投訴違反行為守則第 7 段及10(a)段,兩項投訴成立,分別被判停牌兩個月,同期執行,罰款30,000元。2007年,他再被投訴違反行為守則第 6 段及100段,投訴成立,被停牌4個月及罰款189,306元。

李宇軒妹妹說,哥哥早前寄回來的信件,有提及叫家人幫他安排回港後的律師,不相信李宇軒會在無壓力的情況下拒絕家人安排的律師,並另行委託其他律師。資料圖片

李宇軒妹妹回覆港台查詢時表示,大律師羅達雄並非由家屬委託,她是看傳媒報道才知道有律師代表李宇軒出庭應訊。李宇軒妹妹說,哥哥早前寄回來的信件,有提及叫家人幫他安排回港後的律師,不相信李宇軒會在無壓力的情況下拒絕家人安排的律師,並另行委託其他律師,質疑有關情況與內地的「官派律師」十分類似。

有不願具名的大律師形容,李宇軒情況的確「比較奇怪 」,不排除他擔心因為怕連累屋企人而拒絕家屬委託的律師,「包括唔想見屋企人,係驚屋企人受到困擾,我唔肯定,真係揣測。」

該大律師直言,此案的透明度低,基本資料欠奉,難以評論,因為家屬無法會見李宇軒,以致無法確認李宇軒是否親自拒絕家屬委託律師、是否點名委託羅達雄等基本事實,「依家透明度...大家都明啦,係無以前咁高,呢啲嘢去年今日係唔會發生㗎啦,依家連一啲基本事實都無辦法Verify。」

該大律師表示,理論上擔任「中間人」的事務律師,在法庭應該有紀錄,並非私隱問題,過往要查證並非難事,「法治被侵蝕事實上都係一步步,其中一個侵蝕都係欠缺透明度囉,去到最極端的情況,就係審訊都唔公開,你咪乜都唔知道囉,我依家唔知去到光譜的邊一度,可能就來去到無透明度個到,審訊都唔公開的話,就要大家去判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