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文藝工作者的日常


【撰文:電影教育工作者盧偉力】

二零二零年,整個世界疫症蔓延,人命安危受到極大衝擊。香港在農曆年之後,亦告失守,傳染病毒肆虐,先後有幾波挑戰。學校停課,至少停止面對面授課,表演場所關閉,加上政府推行「限聚令」,一般人與人的接觸要極度減少。 

在這樣的疫症環境,文藝工作者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以自身力量,繼續自己所相信的文化工作? 

這是一個嚴肅的生命實踐問題;這亦是一個直接的生活安排問題。 

先保護自己再談文化工作

我認為,我們首先要保護好自己,然後才能談文化工作。這是非常時期,但在疫症面前,我們必須以日常生活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疫症面前,我們如何繼續日常?

這正正是我這題目的意思。我們的日常,並非單單關乎我們自己,更關乎我們所處時代、所居香港的走向。

從二零二零年到今天,我仍然教學,仍然參加不少會議,仍然創作與研究,仍然會看戲。只不過,大部分活動都是在網上進行。我不單必須習慣在網上作文化活動,更漸漸掌握這特殊交流方式,使教學與研究有某些新方向。 

現在我幾乎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在日常中積累文化力量,使其在適當時能釋放出來,成為創造的能量?

疫症面前,如何在日常中積累文化力量?

過去一年,我在網上看了很多戲,包括一些從前忽略了的流行的影視節目。我在木村拓哉一套又一套電視劇中看到日本大眾傳播人,如何善用媒介敘事,滲出社會改良,甚至社會改革的訊息。我在勝新太郎的《座頭市系列》中反反覆覆體會「邪惡」,並且明白這位六十年代的「盲俠」,為何如此受俗民歡迎。 

每一個年代,每一個地方都有邪惡,如影隨形。

勝新太郎的代表作是系列電影《座頭市》。

鼠疫之初大家都不以為然

過去幾個月,得到香港電台「有聲好書」節目編導羅曼穎邀請,協助用聲音演繹法國諾貝爾文學奬得主卡繆(Albert Camus, 1913 - 1960) 的長篇小說《鼠疫》。小說以平實筆法,敘述發生在法國殖民地阿爾及利亞港口城市阿赫蘭的一次鼠疫。在不知不覺間,鼠疫在市內蔓延。起初大家都不以為然,仍然在咖啡館夜夜笙歌,但隨着感染人數直線上升、死亡數字成為每天對全市居民的重擊,最後政府不得不封城。市民與外間隔絕,心理產生各方面變化。卡繆捕捉得全面而按步就班。 

卡繆的長篇小說《鼠疫》描述疫情人們的各項心理變化。

卡繆借一位醫生,帶出幾個不同人物,有血有肉。有在疫情中以日復一日堅持自己寫作興趣的小公務員;有慷慨激昂演說,強調鼠疫是上帝給人類學習愛與教義的神甫;亦有企圖想方設法偷渡出關,回巴黎與女友團聚的記者。 

當我讀着小說,驚覺到在疫症蔓延的環境,不同地方的人,都有共同的、普遍的心路。

我亦體會到卡繆為何被人稱為是二十世紀存在主義思想的重鎮。他寫透了人在無能為力環境中的意義。那天錄音,讀到那記者幾經艱難可以離開,最後卻決定留下來參加義務醫療工作,我落淚了。 

作者簡介:盧偉力,電影教育工作者、藝評人、戲劇人、詩人,現任藝術發展局委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