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這裡沒飢荒難道便可快樂?香港人開不了心


【撰文:無道】
前傳媒人,現在是自由工作者 

香港淪落,由極權衍生的忠誠髒物發動全方位批鬥,猶如掀起一場摧毀文明的無血「戰爭」, 藝術法治人權自由逐漸肢離破碎,任何正常人也沒辦法像從前一樣生活。在內地跪著要飯的, 今日要支持新疆棉,撐思想改造集中營,明日或要食武漢蝙蝠,買個豆腐渣單位,杯葛有外國零件的飛機,只搭純國產高鐵,才算成功表忠。愛國者的衣食住行只能一個模式跟黨走,恥笑指責失望之外,只有傷感;聽陳奕迅歌曲長大的80、90後香港人更甚。想起他一首滄海遺珠《開不了心》的歌詞寫道:「一想起戰亂破壞了文明,我怎可以沒知覺,告訴我幸好這裡沒飢荒,難道便可快樂⋯⋯別要,不開心便找開心,去避過我的良心」。幸好林夕的詞在香港仍未被禁,尚能治癒一下心靈。

林倩茹攝

在自由不住流逝的社會,要開心越來越難。從數據來看,聯合國的「快樂指數」排名,香港近幾年都徘徊70至80位內,遠遜最新排24位的台灣,稍為比中國大陸的84位好,但這似乎沒有甚麼代表性,反而香港心理衛生會與城大做的「全港抑鬱指數」調查,或更應反映香港人情緒狀況。港人抑鬱指數的平均分由2018年的5.52分上升至去年的6.07分,屬於「應關注」及「臨床組別」的受訪者整體上升27%,壓力來源主要來自政治社會環境和疫情。

疫情之下,不少人選擇到郊外遠離繁囂,或看齣戲偷閒一兩小時,暫忘現實世界荒謬世事、沒完沒了的反智新聞,但這樣極其量只能算是放鬆一下長期鬱結的心情,轉過頭看到本港法庭新聞、緬甸鎮壓示威者畫面,心情又變得沉重,難以釋懷。面對一波又一波的打擊,憤怒之後是失望,失望過後想振作,振作起來又迎來另一個壞消息,周而復始,無力感越來越重。大家都互相提醒不要懷憂喪志,但談何容易⋯⋯

筆者與不少留在香港的朋友,都感到無法如從前般好好計劃將來,對於人生只能見步行步。在國安法生效前夕流亡英國延續國際戰線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最近受訪時形容自己「仍然擁有奢侈的自由」,因此無條件去傷春悲秋、被無力及低潮去吞噬,寄語「我只能夠承諾我一定會做得比以往更加好,希望同大家一齊行落去」。眼看戰友一個一個未審先被囚,同路人不斷被判刑,可以想像,他背負的責任、內疚感應該比其他人更重。

低氣壓籠罩,適時放負一下,也是人之常情。不過,形勢壞透,你跌低、我扶起,真・香港人從來都應該緊記三點:

第一,毋忘初衷,勿互相指摘批鬥,在自己崗位可做的盡做,可能只是好微少的動作,但積少成多、聚沙成塔;坦白說,強弱懸殊下,暫時盡力防守,方為上策。

第二,保持憤怒,切勿麻木,繼續留意新聞,了解最新形勢,對不公不義保持批判性,最重要「唔可以慣」;不過要留意,這並不代表每分每秒內心都繃緊著,適時令自己放鬆一下心情, 才是持久作戰之法。

第三,心存希望,不要放棄,正如導演杜琪峯在《鏗鏘說》中寄語電影業的「小朋友」要繼續做電影,「只有你自己唔做,你就係投降」,他強調香港要保持靈活,「仲有一息尚存,我哋應該充滿希望」。

看到一班民族主義谷上腦的大頭怪胎,有人一笑置之,也有人為自己偶像「淪落」而不快,然而,沒有陳奕迅的歌聲演譯,林夕的詞仍然發光,依舊照亮人心,繼續會被讚頌傳世。《開不了心》的歌詞也有這幾句:「一想起再累也是要做人,我的思緒便繃緊;不開心就不開心,也別勉強的慰問」,謹記「消化憂鬱後,才令我拾回自信心」。人要平安之餘,心靈也要健康。

【編者補記:送上《開不了心》整首歌詞,給作者也給各位讀者】

作詞:林夕 作曲:伍卓賢

一想起再累也是要做人 我的思緒便繃緊
誰又要大家比我還擔心 胡亂地鼓勵人
一想起往日某段抱憾 不要用笑話迫我暫時興奮
難道怕我一不快便輕生 輪流伴我談心 放心

不開心就不開心 也別勉強的慰問
但求隨著我的心 灑脫地尊重我的傷感
別要 不開心便找開心 去避過我的良心
消化憂鬱後 才令我拾回自信心

一想起戰亂破壞了文明 我怎可以沒知覺
告訴我幸好這裡沒飢荒 難道便可快樂
一想起我們有話要講 未曾被聽見便閉幕
猶幸我愛惜這個地方 仍然盛放

不開心就不開心 也別勉強的慰問
但求隨著我的心 灑脫地尊重我的傷感
別要 不開心便找開心 去避過我的良心
消化憂鬱後 才令我拾回自信心

不開心便找醫生 吃藥吃到不會恨
但求藍調更興奮 迫我大笑情況更傷感
不開心未必不堪 快樂也要找原因
一瞬間低落 然後我自然又再生
最後塵埃跌定 我便會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