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白衣人暴動案】涼茶舖女東沉默20秒回應:知悉聆訊無再與飛天南對話 案件下月28日結案陳詞


7.21白衣人暴動案第23天審訊,被告「飛天南」吳偉南完成前後3天的自辯,並傳召相熟涼茶舖老闆娘X出庭。X說,「南哥」當晚曾在她舖頭一起吃外賣,回家梳洗後收到電話「話阿南哥好似死咗咁」,她覺得「好驚」並往醫院探望。在控方追問下,X供稱「從來沒有」看過本聆訊的相關報道,知悉審訊後亦沒有與南哥對話。

控辯雙方已完成傳召證人階段,案件押後至下月28日結案陳詞,法官葉佐文估計最快於5月20日裁決。

辯方指證人被起底 改變主意不出庭

吳偉南一方原本傳召3名證人,包括告訴他有群眾要拆祠堂的「Kitty姨」。惟吳的代表大律師劉啟賢今早表示,有證人被人網上起底,將其店舖資料放上網,因受騷擾而「驚作供」,故辯方只會傳召一名證人。法官葉佐文聞言說:「如果受到人騷擾應該報警喎。」葉官又認為既然證人不出庭,辯方亦不適合在現階段告知情況。

X收到電話「話阿南哥好似死咗咁」

證人獲准以「X」代表,不用在屏風後作供。X是吳偉南相熟的涼茶舖老闆娘,認識「南哥」一至兩年,他每周都會光顧兩、三次,有時亦會買外賣到店面一起食飯,「熟到識佢仔女」。X說,前年案發當晚,南哥在9時許到涼茶舖,之後與她及丈夫叫外賣吃,到11時許離開,臨走前就如平時一樣問她「食唔食燉蛋」,X說不吃,南哥就自行離去。

X記得,她當晚比平時遲收舖,回家梳洗和做家務後,收到訊息指「南哥有啲事」,又收到電話「話阿南哥好似死咗咁」。她當時覺得「好驚」,心想剛剛才一起吃飯,「餐飯仲係佢(吳偉南)俾錢」,隨即聯絡南哥的兒子,並動身前往醫院,但當晚未有成功見面。

與吳偉南相熟的涼茶舖老闆娘X。邢穎琦攝

X沉默多秒 供稱知悉聆訊就沒與南哥對話

在控方盤問下,X承認不會記錄每個客人何時光顧,但當晚南哥暈倒「咁大件事」,她又有到醫院探望,內心感覺不舒服「先至咁有記性」。

X又表示,直至律師今個月聯絡她出庭作供,她才知悉審期。控方又再問知悉後有否與南哥接觸,她反問「架車經過算唔算?」,控方遂改問曾否與被告對話。X這時默不作聲,法官葉佐文遂語帶強硬重覆控方問題,X沉默約20秒,控方再問:「證人你係咪思考緊?」X才輕聲回答沒有,並同意連南哥路過舖頭也沒有打招呼。 X又說「從來沒有」看過本案聆訊的相關報道。

X出庭時原本穿著卡其色外套、戴紅色膠框眼鏡,離開法院前卻先「變裝」,仍穿著一對鑲有閃石的平底鞋,但就換上深寶藍色衛衣,束起馬尾、戴上白色鴨舌帽,並用太陽眼鏡遮眼。

第六被告「飛天南」吳偉南。資料圖片

法官關注入村的可能路線

吳偉南早前作供時稱,事件初期有數十名群眾聚集,有人要「入嚟拆祠堂」,當時只有約4至5名村民。法官葉佐文表示不解,指認為若群眾與村民人數懸殊,祠堂「守都守唔住」,又認為朗和路「條路咁闊,前前後後都可以行」,若群眾有心拆祠堂可以「行第二條路」,不一定要聚在牌坊位置,問辯方村外會否有圍欄或其他小路入村。

吳偉南表示,元朗18鄉(俗稱「五和村」)的五條村各有祠堂,村與村之間很近,英龍圍牌坊是五條村的「必經」出入口,車輛和行人一般都會使用。

控方早前質疑,吳偉南是從格仔衫男子接過一枝棍,而非證供所指由黑衣人手上「搶過來」。劉大狀在庭上指出,片中顯示格仔衫的棍「識彎曲」,即看似是較軟的棍狀物體,但被告的棍卻不能彎曲,意指二人不是手持相同的棍,被告亦不是由格仔衫手上接過棍。

所有證人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4月28日結案陳詞,葉官估計最快於5月20日裁決。

第一被告王志榮。資料圖片
第二被告黃英傑。資料圖片
第五被告鄧懷琛。資料圖片
第七被告鄧英斌。資料圖片

除了早前認罪的林觀良(48歲,商人)及林啟明(43歲,商人),6名受審被告為王志榮(54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歲,工程公司東主)、鄧懷琛(60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歲)、鄧英斌(61歲)及蔡立基(40歲,機械技工)。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已合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