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先打垮緬軍,再打倒中共」:北京緬甸十年政治本錢一鋪清袋


【仰光專電】中國正深陷緬甸反軍事政變示威浪潮,示威者發動杯葛運動抵制中國品牌,中資工廠被不明人士攻擊,甚至威脅破壞對中國具戰略利益的中緬石氣油管,觸動北京神經。

緬甸軍警周日據報在仰光以西的工業區萊達雅區槍殺超過至少50名示威者,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同日發聲明,指控示威者打砸搶燒中資工廠,批評事件「性質十分惡劣」,卻完全沒有提及緬甸軍方在該事件造成的傷亡。

仰光蘭達亞工業區多家工廠起火,現場濃煙瀰漫。網上圖片
軍警到蘭達亞區鎮壓,有市民受傷。美聯社片段截圖

襲擊者的身分暫時未明。同時,抵抗軍事政變的緬甸示威者將他們怒火日漸轉向中國,儘管中國嘗試與緬甸持續升溫局勢撇清關係,中國被視作處處維護軍方領袖,及屢次形容政變只是緬甸的「內部事務」。

大使館在聲明中說:「中方要求緬方採取進一步有效措施,制止一切暴力行為,依法查處相關肇事者,確保在緬中國企業和人員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可是,緬甸公眾對中國在萊達雅區襲擊後的粗莽回應並不特別受落。

一名年輕的緬甸商家推特留言說:

所以,這又不是內部事務了。當他們的利益被威脅,中國就會嚴詞批評。

《南華早報》引述中國政府3月16日發出通告,提及指示若國企在緬甸項目已經停工,所有相關員工就要撤離。

中國自2月1日軍事政變以來,在緬甸當地遭受嚴厲批評。中資企業的產品、尤其是華為和中興成為重點杯葛對象,而位於仰光的中國大使館持續有示威。一名在仰光中國大使館外示威的緬族年輕人丹尼(Danny)和其他抗議者一起杯葛中資產品。丹尼訪問後在臉書表示:「先打垮緬軍,再打倒中共。」

過去數年間,緬甸公眾輿論對中國敵意日減,近日事態強烈逆轉局勢。2011年,緬甸全國爆發大型遊行反對中國國家電力投資集團出資、位於克钦邦的大壩工程,時任總統登盛煞停密松大壩,緬甸國內對中國的憤怒當時達到頂峰。

及後,北京調整了在緬甸的外交政策,更注重籠絡昂山素姬。她2015年大選前,以政黨黨魁身分訪問北京,成為中國歷史裏首位獲國家領導人會見的外國反對派領袖。

北京在昂山素姬與西方民主政府因緬軍屠殺羅興亞人一事關係決裂後更漁人得利。中國在聯合國及經濟上支持及維護緬甸,在當地獲進一步籌碼及掌聲。在野時曾公開要求撤銷密松大壩工程的素姬改弦易轍,任內拒絕取消計劃。

習近平去年訪問緬甸,與昂山素姬會面。美聯社

素姬去年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讚揚鄰國中國在國際角色,同時要求發展基礎建設項目需避免破壞環境,造福當地社群。

在軍事政變以來,中國努力在緬甸改善形象的進展可謂一筆勾銷。

當地早前流傳中國派技術人員到緬甸興建網絡「防火牆」,以及派兵入緬,中國士兵疑似出現緬甸街頭等傳聞。中國駐緬大使陳海早前強烈否認指控,並指「說法完全是無稽之談,十分可笑」。

這些傳言雖無實質證據支持,但民眾仍深信不疑,正反映緬甸國民多懷疑中國動機及背後計算,及緬人非常不滿中南海不肯對軍政府施壓。

緬甸的輿論反彈可能對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帶來不少麻煩。目前在緬甸市場活躍的中國國營巨企包括中信集團、中石油及中國電建等。2018年,兩國政府簽署了牽涉數十億美元投資基礎建設大計的備忘錄,稱作「中緬經濟走廊」。中國早前提出「中緬經濟走廊」計劃,包括,在若開邦興建深水港,及鐵路、貿易特區和高速公路,經曼德勒及緬甸北部,連接中國雲南至印度洋。中國希望藉此可在能源進口和貿易上,減少依賴對中國海上貿易至為重要、美軍常年派遣軍艦美駐守的馬六甲海峽。

縱使國際金融機構及美歐日投資者在政變初期已暫停緬甸活動及投資,中方牽頭的基建計劃似乎未受影響,甚至毫不顧忌與軍政府接觸。政變發生數星期後,由中國電建出資、位於緬甸皎漂一座135兆瓦發電廠正式開工。

一名24歲的曼德勒華裔青年示威者說,中國一直拒絕譴責軍事政變,助長了這些傳言。

這位兼任律師的示威者向眾新聞說:

作為緬甸華人,我特別不想看到中國支持緬甸軍方。你怎樣解釋每日四五班往返仰光到昆明的航班?真的都是賣海鮮?如果將軍們無錢,中國會否借幾百萬、幾億美元給軍事政權?
政變以來,我都擔心緬甸過去十年的進展每日倒退……我希望中國能表明清楚立場,幫助緬甸國民走出這段最嚴峻的挑戰。

不過,研究中緬的專家與民意看法不同,他們大致認為北京並沒有支持緬甸軍隊強推政變,亦同意緬甸這樣「改朝換代」對中國百害而無一利。

總部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在仰光設有資深分析員的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上月表示,聯合國安理會2月4日的聲明措辭相對強硬,反映中方對軍事政變及自身「後花園」可能不穩的憂慮。

國際危機組織分析:「目前為止,中國似乎擔心緬甸國內動亂會傷害到中國在緬甸相當大量的投資,局勢不穩也可能影響到跟緬甸邊境接壤的中國地區。」

該智庫稱,北京近年與昂山素姬加深聯繫,與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的關係相對「變僵」,「尤其因為中國武器流入緬甸少數族裔武裝分子手中」,開罪緬軍。

聯合國安理會本月發出措辭更強硬的聲明,重申要求釋放所有在囚人士,要求軍方「保持最大程度克制」。

15個成員國當時稱:「聯合國安理會強烈譴責對和平示威者動武,包括對女性、青年及兒童。」雖然中國、俄羅斯及越南據報在草擬聲明中刪除了「政變」(coup)一詞,這卻是安理會在2月1日緬甸政變發生以來首次用「譴責」字眼。
 
表面上,敏昂萊嘗試與中國保持一定距離。以色列前軍火商Ari Ben-Menashe所持的加拿大公司向美國國會註冊為緬甸軍方的說客,表示緬甸將領嘗試走向親西方、遠離中國,並指控政變中被拘的昂山素姬過去被視為與北京來往過密。
 
看來Ari Ben-Menashe需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說服國內外相信他這套天方夜譚的論述。素姬審慎地處理中緬經濟走廊的基建計劃,即使習近平在2020年訪問緬甸,慶祝兩國建交七十周年,她任內並未批准任何一帶一路項目。
 
在2月中,敏昂萊宣布恢復素姬年代被冷待的水力發電項目,卻無點名他打算恢復哪個水壩。這即時令人關注到,可能包括重啟興建中方出資且極不受歡迎的密松大壩。

2011年,當時的總統登盛決定擱置工程。登盛政府期後積極避免依賴中國投資,反而與多家大型跨國企業如法國EDF和Engie、挪威的SN Power及日本丸紅商社(Marubeni Corporation)簽署協議興建多個大壩項目。

密松大壩項目未被取消,但工程已停頓多年。

昂山素姬在2016年上任後,繼續將價值36億美元(折合約280億港元)的密松大壩項目束之高閣,儘管計劃未正式胎死腹中。不同的是,素姬政府並無積極跟進登盛的水力發電項目,而是任由能源部擁抱中資興建電廠。兩個全國民主聯盟執政期間批出的能源項目都極具爭議,當中九成都由中資及當地合作公司中標。

此時加快中資基建爭取北京協防及支持,對軍方來說可能合理,但卻會令中緬經濟走廊的推進更一波三折,舉步維艱。

經常評論中國投資的緬甸分析員昂津披登(Aung Zin Phyo Thein)解釋:「一方面軍方在國際社會孤立的情況下,完全有可能加快推進這些中資項目,以博得北京支持,但同時值得注意是軍事政變對中方及中國在緬甸的投資而言將會帶來很大的政治包袱。」

任何重啟密松的建議都會一石激起千層浪,惡化成為民間衝突。大部分國民都對中國在敏昂萊軍變奪權一事上有參與的說法深信不疑,坊間一面倒的反彈將對中緬經濟走廊造成威脅。

他補充,重啟密松亦可能令軍方與統稱「北方聯盟」緬甸少數族裔武裝組織平復多年的衝突再次重燃。

示威者也擔心,北京可能趁緬甸重新受孤立在皎漂深水港,鐵路項目等大型基建爭取更好的條款。登盛政府下台前向皎漂深水港開綠燈,初步批准中信集團領投的港口項目。但民盟政府則重新商討了更有利緬甸的條款,將深水港的投資成本由75億美元下調至13億美元,解決了「債務陷阱」的擔憂。

不過,商界及分析員認為緬甸局勢動盪及軍政府鞭長莫及,管不了地方官員,將成為中國想在緬甸大興土木的制肘。

一名仰光的中國投資者以皎漂深水港為例,並說:「即使軍方加快推進一帶一路項目,在這樣的動亂和公務員的不合作運動下這些基建怎可能落實到?」

緬中關係專家、華府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中國計劃主任孫韻說:「被國際社會孤立的緬甸對中方不利。緬甸之於中國的價值並非國家本身,而是連接去東南亞、南亞及印度洋。故中國寧可緬甸是正常及穩定國家。」
 
她補充,中國在全民盟執政期間更成功推進基建計畫。她說:

目前情況顯示,緬甸公眾輿論比軍政府過去主政是更敵視中國。中國不可能在敵視狀態下擴展其在緬甸的利益。相對而言,中國在全民盟政府時能提升支持度,並修補在緬甸的形象。

中國領導人相當關注緬甸國內長達800公里,通往雲南的油氣管。中國外交部涉外安全事務司司長白天據報與緬甸本土及外交部官員舉行緊急會議,向軍政府施壓要求保障喉管的安全。
 
中國政府甚至為此提出箝制傳媒。根據美國之音取得會議錄音,白天在會上說:「不應容許輸氣喉管的批評,因為這對緬甸社會經濟發展至為重要。相關機構應採取措施,管控假新聞。」
 
緬甸最具影響力的中國企業商會至今一直對外保護中國在當地的形象。上月,商會發聲明否認中國向緬甸軍方輸出技術人員,以興建防火牆。除此之外,它至今拒絕再公開表態。它並無參與其他外國商會集體反對網絡安全草案和「明確譴責」軍方向手無寸鐵的市民施暴的兩份聯合聲明。

當緬甸本地,西方和日本的商界人士紛紛對緬甸政變及軍隊屠殺國民的惡行表達深切關注,唯獨中國企業至今保持沉默。

早前,包括可口可樂、法國道達爾石油集團(TOTAL )、H&M、喜力等超過50家公司發表聯署聲明關注局勢。多家亞洲及緬甸公司其後加入,包括中緬大亨潘繼澤及緬甸最大私營銀行KBZ、日本主要律師行Nishimura & Asahi、日資大善(Daizen Myanmar)及新加坡私募基金Ascent Capital。
 
籌備聯署的非政府緬甸企業責任中心(MCRB)在聯署聲明中說:「作為投資者,我們與緬甸人民承襲同一個空間,包括公民組織,我們全部受惠於對人權、民主、基本自由的尊重,包括言論及集會自由及法治。」
 
聯署的公司稱「持續觀察局勢發展,並深切關注緬甸發展」,「希望可以儘快基於緬甸人民的意願及利益,透過對話及和解找到解決方法。」

MCRB在2月開始收集聯署,並刊登了中文繁體和簡體翻譯。即使如此,至今無中國或台灣企業參與聲明。

很多沒有表態的商界人士被視為不想與新政權切斷關係。本地評論員及高管表示,中資和其他公司預期軍事政權比民主運動「更長命」,所以一直左右逢源,不想得罪軍政府。
 
本月,派駐仰光、代表美國及歐洲的商會代表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他們不會接受軍方會面的邀請。緬甸中國企業商會卻噤若寒蟬,不予置評。

牽頭成立MCRB的英國駐緬甸前大使鮑曼(Vicky Bowman)向眾新聞說:

很多亞洲公司都似乎混淆人權及當地政治兩個概念。他們未意識到基本營商因素如安全也是一種人權——生存權的問題。
他們亦缺乏西方公司般的理解,即他們與公民社會都在同一天空下,不論是商家或人權衛士,都受惠於民主、人權、透明度及法治。坦白說,正因為很多投資國未能保護他們本國的這片空間。

她舉例說,一個在緬甸投資的挪威公司會受挪威當地非政府組織壓力,但類似壓力「在中國和泰國幾乎不存在」。

相反,中國正嘗試為緬甸民間對中國政府及中資的怒火尋找代罪羔羊。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早前批評流亡英國的香港民主派人士羅冠聰及「奶茶聯盟」散布有關中國的流言。

報導引述大陸學者批評奶茶聯盟、港獨分子及典型西方喉舌說,「不會放棄任何機會攻擊中國」。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表示,基於中國目前香港政策的發展趨勢,包括實施國安法,北京會將奶茶聯盟視為挑戰中國的國家安全。他說:「如果香港或台灣嘗試與全球異見人士組成聯盟,這意味實際上推動反中議程。」
 
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科博士候選人馮嘉誠則說,香港與台灣的民主倡議,實際上對中方對緬的行動的影響有限。
 
「如果輿論曾幾何時影響中國外交政策,這通常會由大陸本土帶動。我們未見到中國大陸有明確聲音改弦易轍。」

「這亦歸咎中國公開不作為及一貫不干預政策。」他補充說,北京的確有譴責去年馬里的政變。
 
中國同時要考慮與在緬甸邊境的少數民族武裝分子的複雜關係,後者過去數十年都與緬甸軍方小規模戰爭或衝突。當中軍事實力最強、盤據自己的自治區域的武裝組織佤邦聯合軍(United Wa State Army),在政變後與盟友都保持沉默,但其他民族武裝組織都對緬甸軍方血腥鎮壓提出警告。

緬甸政治及國安專家喬利夫(Kim Joliffe)說:「大家留意到親中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一般是較低調表達對政變的不滿。但中國對武裝領袖的影響並非絕對,所以不宜過分簡化當中的關係。」

北京不是仔細在背後操控武裝少數民族的傀儡幕後主腦。反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頗為獨立,但中方的確對某些族群有相當影響力。這令她可以不時從中扯線,及爭取在緬甸的利益。目前仍不清楚北京在做什麼。很有可能的是,這些武裝少數民族因為他們與民盟的惡劣關係,暫時不選邊站。

雖然無證據中國支持敏昂萊發動政變,北京和中資接下來的應對可能影響已經眾叛親離的緬軍的存亡,並主導緬甸未來數十年對這個超級大國的態度。

緬甸民眾在仰光的中國大使館外示威,舉起「停止幫助軍事政變」的抗議標語。美聯社

但中國立場上迴旋空間及時間恐怕已所剩無幾。有年輕的抗議者說,他們不會輕易忘記中方「隔岸觀火」。一位住在仰光、支持公民抗命的女示威者形容,這次軍變令緬甸人醒覺:

敏昂萊和軍方的確十惡不赦,但他們背後有一個更強大的魔鬼,那正正就是中國政府。

周浩霖簡歷 :
周浩霖(Thompson)是《緬甸前線》(Frontier Myanmar)特約編輯、《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前首席記者兼副主編,並時常替《日經亞洲》、《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等跑新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