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白衣人暴動案】事主O因勸阻白衣人遇襲 右手手肘骨裂 控方:同時被9人襲擊


7.21白衣人暴動案第16天審訊,傳召事主O作供,亦即上周作供的事主N所保護的遇襲者。O作供提到,當晚警員到達元朗西鐵站外洗手間,與救護員帶同傷者離開時,現場有人「非常鼓譟」,不斷指罵警察、不滿他們太遲到場,情況在警察離開後回復平靜。O又供稱,他及後看到站內有人向J出口掉東西,站內則「有嘢飛入嚟」,但他「睇唔到白衣人有掟嘢嘅情節」,只看到他們「拎住啲嘢揮舞」。

至凌晨約12時半,白衣人強行拉起J出口捲閘衝入站,O在形點I天橋看到有黑衣男子遇襲倒地,上前阻擋及勸阻無效,被棍狀硬物及拳腳打中,身體多處有瘀傷,右手手肘骨裂,事後接受兩次駁骨手術,現時活動大致正常。

事主O作供提到,他當晚在手機WhatsApp群組收到鄰居和市民訊息,得知元朗西鐵站內有衝突,希望他到場協助。他遂在約10時45分,由住所Grand Yoho經形點I商場前往元朗站K出口。

O供稱,到達後看到站內洗手間外有救護員出入,似乎「等緊啲嘢」,遂上前了解,打開洗手間門發現有1至2名傷者神色慌張、外觀上較虛弱,但看不到他們有表面傷㾗或流血。O在洗手間外逗留一會兒便離開,因洗手間的人似乎在等候警察協助,他就在附近出口看看有沒有警員到場,並有聯絡警察公共關係科,「但無印象最後聯唔聯絡得上。」

控方問現場為何有傷者 事主O供稱不清楚

O續指,警員在10至15分鐘後到場,與救護員嘗試帶傷者從J出口「撤退」,惟現場隨即有更多人聚集。他形容「嗰班人非常鼓譟」,不斷指罵警察和起哄,似乎是不滿意警方太遲到場;警察離開後,情況回復平靜。O估計,那些人是從月台下到大堂,沒印象他們是甚麼打扮,只記得「有啲帶晒背囊」。

控方追問O知否為何會有傷者出現,O小心思考數秒後,僅表示「我去到情況係咁,我唔知發生咩事。」

及後,O走到K出口一帶,打算觀察現場會否有事發生。他供稱,當時離遠看到前方J出口「開始有啲爭執,有啲挑釁」,解釋是站內有約30人聚集,有人掉東西、叫囂、指罵等,當時港鐵仍未落閘。控方問及站外情況,O就指稱自己「望唔到站外」、「視野較窄」,只看到站內有人掉東西,站外就「有啲嘢飛入嚟」。

法官葉佐文多次追問,O所指的聽到有人指罵和看到東西「飛入嚟」,是否意指僅聽到站內外「其中一邊有聲」、有否看到站外的人掉東西。O重申只聽到站內有人指罵,有一、兩個人「行埋衝前掉嘢」,站外就有東西飛進來。

O表示,警員與救護員嘗試帶洗手間內傷者從J出口離開時,有現場人士「非常鼓譟」,不斷指罵警察和起哄,不滿警方太遲到場。立場新聞直播截圖

事主O:睇唔到白衣人有掟嘢嘅情節

O之後由大堂下到J出口地面,看到十多名穿白色衫的人聚集,部份手持類似棍狀物件。他供稱,當時「上面(大堂)嘅人有指罵,下面嘅人好嬲,作勢衝上去」;他嘗試「伸開對手」勸阻白衣人不要衝入站,他們初時「頭一兩下」都有停下來,但最後沒有理會O、衝上大堂。法官葉佐文一度問O「識唔識佢哋(白衣人)」,他立即表示不認識。

控方又問,O當時有否尾隨白衣人,O指他選擇繞路經H出口返回大堂,因為在樓梯底看到大堂J出口「有啲嘢飛嚟飛去」、有聲響,覺得現場危險、可能受傷。法官葉佐文再次要求O澄清是哪方掉東西,O就供稱「睇唔到白衣人有掟嘢嘅情節」,只看到他們「拎住啲嘢揮舞」,亦即長條形物件。

勸阻施襲白衣人無效 右手手肘骨裂

O表示,他從H出口折返大堂後,J出口經已落閘;捲閘內外均有人掟東西、互相攻擊,閘外初時只有3至4名白衣人,之後就有約「十個八個」聚集,曾看到有長形物件被掉進閘內。

控方案情早前提到,有白衣人在凌晨約12時半強行拉開J出口捲閘,衝入站內後向最少8人施襲。O作供指,他當時在站內、捲閘的左邊(望出街外方向),現場環境嘈雜,沒有留意站外白衣人有否掟東西、叫囂或說了甚麼,他只是嘗試勸阻白衣人不要衝入站、不要再與站內的人爭執,但沒有成功。

O續指,他接著在K出口、形點I天橋位置,看到有黑衣人被打至受傷倒地,因擔心該男子的情況有危險,遂伸手阻擋攻擊、嘗試勸阻。控方問O有否同樣被打,他表示在他阻擋攻擊時,被多名人士用棍狀武器及拳腳襲擊,主要是手腳及身軀被打。及後,O與上周作供、想保護卻同遭襲擊的事主N,一起在形點I商場一道防火門後躲避,直至外面情況開始平靜。

因為是次襲擊,O的手腳及身軀多處有瘀傷或腫脹,但他已不記得確實的受傷部位。他右手手肘有骨裂,在7月尾至8月初先後做了兩次駁骨手術,手臂才能伸直,之後約一年需接受物理治療。O表示,現時手肘活動恢復正常,但因疫情及他本人不想再接受手術的關係,手肘裡的鋼板仍未取出,雖不致影響活動,但日常生活需小心護理、不能讓該處擦傷外露。

控方及後補充,片段顯示O保護的倒地黑衣男子同時遭約13名白衣人襲擊,被打大概30下;O則同時被9名白衣人襲擊,包括用長條狀物打了最少20下、掌摑3下、拳擊1下及腳踢3下。

另外,據網上公開片段,控方指當時有一名黑衣男子拿著雨傘衝到閘前,白衣人隨即拉閘、追打該男子,控方問O有否留意到相關情況。O表示,他只知道有人被打至受傷倒地,但不清楚詳細情形。控方就補充,該男子及後被追打至K出口的形點I天橋,被最少14名白衣人用長條狀物圍毆,一共被打最少30下;在他「無晒反應瞓喺地」的時候,先後再有3名白衣人用棍打他1至3下。

控方又指出,第五被告鄧懷琛當時在形點I天橋位置最少出現8秒;辯方表明有爭議。

O供稱在白衣人拉起捲閘時,他當時在站內嘗試勸阻白衣人不要衝入站,但沒有成功。港台直播截圖

控方指鄧懷琛連同其他白衣人行動

早上另繼續傳召事主N作供,協助法庭在閉路電視片段辨認穿淺粉紅色衫的事主O。控方亦播放元朗站大堂閉路電視片段,指出第五被告鄧懷琛曾連同其他白衣人,經J出口離開後一度折返站內,直至另一名白衣男子舉手指示不用回頭,鄧懷琛與同行白衣人才一同離開元朗站。

控方又指出,閉路電視片段顯示白衣人強行拉起J出口捲閘後,鄧懷琛連同最後3人「前後腳」進入站內,而該3人及後有在形點I天橋施襲。

第五被告鄧懷琛。資料圖片

除了目擊者、證人L將於周三接受餘下盤問,所有街外證人已完成作供,控方原本預計傳召辨認被告的警員。惟法官葉佐文認為,若該些警員並不認識各被告,只單靠長時間觀看影片辨認他們的容貌、身型和服飾,而無法向法庭指出特別認識(special knowledge),譬如以特別技術或軟件分析臉形、對比各個影象,傳召出庭的意義不大。

聆訊明天繼續,先討論是否需要傳召辨認被告的警員出庭。

除了早前認罪的林觀良(48歲,商人)及林啟明(43歲,商人),6名受審被告為王志榮(54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歲,工程公司東主)、鄧懷琛(60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歲)、鄧英斌(61歲)及蔡立基(40歲,機械技工)。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已合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