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台灣走過的抗爭路 陳翠蓮:保存集體記憶 吳介民:關鍵時刻團結


香港抗爭運動在國安法實施後步入低潮,近日47名民主派人士因組織或參加初選被起訴,雖然部分人冠以「港版美麗島」,台灣學者說從歷史路徑及本土思潮的崛起看來,香港更似是「二二八」事件後白色恐怖時期的開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說雖然台灣「二二八」鎮壓後沒有集體反抗事件,但民間透過口耳相傳及興辦雜誌等保存抗爭的集體記憶,「有效地防止統治者洗腦教育造成失憶」。

政治學者吳介民說,台灣社會在1979年美麗島大鎮壓後保持民氣及非暴力抗爭,成為國民黨高壓專制的強弩之末;借鏡台灣走過的路徑,他說專制期間台灣人民經歷運動的內鬥及路線之爭,但當時黨外人士關鍵時候團結,「有分歧不分裂」。

吳介民又回顧,台灣當時利用有限的選舉空間,作為凝聚民氣的管道。面對北京近日重寫香港的選舉制度,吳直言香港面對未來可能只是「擺樣」、「作秀」的選舉,香港民主派要討論即便如此是否要一定程度之內應參與,「參加是給北京(選舉)正當性的藉口,還是維繫香港民主的記憶命脈?」

陳翠蓮也說,台灣70、80年代選舉空間有限,但選舉活動可以凝聚討論、透過參與持續行動,「有十天合法表達政見,用隱蔽的語言,聚集民眾」,其中還有空間發揮,只是要靠港人的智慧。

照片由讀者提供

台灣在步入民主化前曾經歷數十年高壓統治,包括經歷1947年國民政府接管台灣的「二二八」流血鎮壓事件,1949年退守台灣後開始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1979年,《美麗島》雜誌總編輯施明德等8名運動領袖因高雄遊行及演說被軍事法庭審判,因國際關注及其他黨外人士繼續爭取民主及參選,成為台灣民主化的關鍵一頁。

研究「二二八事件」的陳翠蓮在一個網上研討會說,國民黨來台與與民眾「台人治台」發生嚴重文化衝突,加上其後軍管、加重刑法及動員民眾檢肅匪諜,製造大量連坐、死刑等白色恐佈案件,再者,國民黨政府透過政治經濟利益給台灣本省人士,透過教育及媒體控制人民及下一代的意識形態。

「二二八」事件之後,年輕人繼續抵抗,加入地下黨,遭到國民黨政府的白色恐怖掃盪。在50-70年代,因為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陰影,加上威權控制,台灣人無法形成大規模的集體行動。陳翠蓮說當時形成不敢行動、不敢討論,可說是一整代人失敗的恐怖經驗。在1970年代,雖然無法正面對抗,陳說老一輩的口耳相傳「二二八」事件,當時透過雜誌探討台灣本島歷史、日治時期的抵抗歷史,保存了對「二二八」的集體記憶。

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專任教授陳翠蓮。照片來源:台大歷史學系

在美麗島大審判後,陳翠蓮說當時台灣繼續透過非武力對抗,一批又一批人挺身抵抗,當時的氛圍是「坐牢的經驗就是榮譽的勳章,因為他們是為台灣人集體受難」。與此同時,台灣民眾寫信給在囚人士及家屬,商家透過匿名捐款等,繼續傳達與抵抗者同在的訊息。

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所研究員吳介民說說,台灣美麗島大審後,黨外運動的民氣並無受鎮壓散掉,受刑人家屬受社會敬重,當時黨外人士及家屬選舉中當選,同時新生代黨外人士繼續承接組織及宣傳民主運動,將本土刊物及思潮帶入基層。

在長時間的威權體制下,吳介民說產生內部政治問題,如互相猜忌、互相批鬥,也有人選擇歸順國民政府,統治者分而治之,當時一些運動人士離開公共領域。他指出,當時黨外人士雖然面對路線分歧,在關鍵時刻有重大危機感,「有分歧,但不分裂,分而不裂」。例如1986年黨外人士籌組民進黨時兩大派別溝通,避免分裂。

吳介民形容:「如果關鍵時刻不團結,累積的民氣和運動成果,可能一夕之間被毀掉。」

香港經過2010年政改、2014年雨傘運動後的分歧,到2019年再次勇武派和「和理非」的團結,吳介民認為威權政府下無法迴避內部政治,但認為必須正視思想及路線鬥爭,迴避反而不會解決政治及路線問題。

另一個推動台灣抗爭運動因素,則是自1960年鄉土文學創作開啟本土意識。由於國民政府控制意識形態下,台灣本土價值以「鄉土」的概念提出,以「隱蔽文本」方式傳播和紀錄,把話說給自己人,而不被當權者直接觀察到。這種有關統獨、台灣本土價值的辯論在80年代更白熱化,包括黨外雜誌的刊發及美麗島事件前「鄉土文學論戰」,埋下本土主義運動種子。

吳介民分析,香港也在大約過去十年經歷本土思想崛起,可是新一波的本土化是因為中國崛起及地緣政治激發出來,但本土化歷程高度壓縮。「假如不算日治時期,台灣的本土化從1970年代起至少經歷半個世紀發展,香港本土化和地緣政治影響,在5至10年壓縮出來,所以內部政治紛爭就更嚴重,是難以避免的。」而他預計,本土情感從過去數年公開爆發,被迫走向「隱蔽文本」,從歷史路徑更接近台灣1950年至1960年的白色恐怖主義時期,大眾情感也需要時間沉澱。

陳翠蓮則提醒,台灣的民主路有外在結構條件,包括國民黨以少數統治多數、防範社會群體集結,但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港人難免以小博大,難度比台灣更高。國際方面,國民黨政府高度依賴美國支持,是自1970年冷戰後美國開始與中國大陸建立外交關係,1980年南韓、菲律賓等走向民主,台灣面對民主化壓力;反觀現在中國大陸已經崛起,對香港民主而言是相當不利,多國都出現民主退潮的問題,甚至是自顧不暇。

吳介民分析說,香港正由1997年的後殖民領土、享有公民社會自由,正經歷「二次回歸」納入中國體系「再殖民化」的過程,未來要視乎是否完全吸納,令香港成為另一個上海和深圳。

他說,歷史上,帝國到創建國家都產生歷史難題,影響周邊地緣爭議,例如日本對亞洲及德國對冷戰前的歐洲,今日亞洲都面對新的中國難題。「香港今日要思考怎麼度過非常長期的中國難題,我甚至認為不會因為習政權的興衰而解決,甚至將來中國民主化,會表現得更激烈,對港台影響更大也說不定。」

吳介民最後寄語:

對被壓迫者,生存是第一要義,但要活得有意義、有尊嚴、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