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白衣人暴動案】白衣人強拉捲閘衝入站 3分鐘內最少8人被打 事主N保護遇襲者同遭攻擊  


7.21白衣人暴動案第15天審訊。事主N作供提到,他在晚上約11時於元朗西鐵站的洗手間,發現裡面有約30名市民和傷者表現慌張,其中有人受傷流血。他們雖未有提及為何受傷,但就激動向N表示他們「想返屋企」。N因為擔心市民再被手持條狀物件的人襲擊,決定在門外守候直至警察和救護員到場,即使期間有白衣人上前指罵,他亦沒有離開。

至凌晨約12時許,本已離開的N又再折返元朗站,發現有白衣人強行拉開J出口的捲閘,手持條狀物件衝入閘追打市民。他嘗試保護一名被6至8名白衣人包圍襲擊的男子時,同樣遭人用藤條、拳腳攻擊,一直重覆叫他「以後唔好入元朗搞事」,直至另外兩名黑衣男子上前轉移白衣人視線,N才能逃離襲擊。

事主N作供指,他當晚收到居民及朋友的訊息和來電,得悉元朗鳯攸北街至鳯攸東街一帶(俗稱「雞地」)有白衣人聚集,似是手持條狀物品指罵居民。N遂從家中開車到「雞地」,在晚上約十時半到達,現場尚算平靜,有不超過10名白衣男女聚集,手持條狀物件。N遂上前勸喻他們回家,不應在該處聚集。

及後,N收到來電指西鐵站內有打鬥和對峙,著他要小心;有居民致電表示有家人在西鐵站「走唔到」,想N協助,包括報警。他遂嘗試致電999報警,但「打咗好多次都打唔到」。

N隨後繼續前往元朗站,經Yoho Midtown上到Yoho Mall,途中有超過10名、衣著似是普通居民的人迎面跑來,叫N不要再向前行。他形容,那些奔跑中的人表現慌張,有人哭泣,有人以逃跑方式離開商場。

市民匿在洗手間不敢出來 只想回家

至晚上約10時半至11時,N經K出口進入在元朗站大堂,看到10至20名白衣人「行來行去」,有人手持類似藤條狀物;現場有警鐘聲,出入閘機長開,地上有水跡、似是慌忙逃生遺下的物件。N形容現場環境惡劣,「平時去西鐵站唔會見到呢個情況。」

及後,N在站內洗手間發現有傷者「好慌張唔敢出嚟」,有男士衣服染上血跡,亦有人坐在洗手間地上、頭部受傷有血跡。M估計,男女洗手間分別有約10人和20人,但因該些市民都很慌張,「一開門就有人匿埋,唔想畀人見到咁樣」,故M也不確定他們的傷勢和人數。

N當時嘗試上前了解,惟該些市民並未提及為何受傷,只問他的身分、有否報警、醫護人員和警察何時會到。N形容,他們都情緒激動、想離開,「話想返屋企」。

N形容站內洗手間發現傷者「好慌張唔敢出嚟」,有男士衣服上染上血跡,亦有人坐在洗手間地上、頭部受傷有血跡,在場人士「一開門就有人匿埋,唔想畀人見到咁樣」。立場新聞直播截圖

被持木條人士指罵  仍守住原地保護傷者

由於擔心市民會再被手持條狀物件的人襲擊,N決定在洗手間門外守候,等待警察和救護員到場。期間,有約10名白衣人問他裡面是何人,其中一人用手上木條指罵N,叫他盡快離開。N向他們表示廁所裡面是傷者,又說「你哋無戴口罩,呢度有閉路電視,唔好打人。」白衣人亦隨之離開。

及後再過約10分鐘,有救護員到達洗手間,但以N的判斷,他們仍需警察協助才能安全離開,遂決定留在原地、保護傷者直至警員到場。N憶述,在晚上約11時半,有警員到場保護傷者離開;當警員嘗試從J出口離開時,卻被自稱居住附近的居民指罵,N嘗試安撫居民但不成功。

法官葉佐文一度關注為何N無法致電999,卻仍在現場等候警察。N表示,他當時「相信警察會到」,而他亦會盡其能力保護市民至警方到場。

及後,N看到傷者開始被警員及救護員安全送離現場,又從新聞看到事件似乎平靜下來,便沿路折返「雞地」,起程回家。惟在開車歸家途中,N收到朋友來電指,新聞直播顯示警員已離開現場,元朗站可能會再爆發衝突,他於是立即折返現場。

白衣人強行拉閘衝入站 追打市民

N在約凌晨12時15至20分返回元朗英龍圍,看到超過10名白衣人聚集,「企喺度討論緊啲嘢」,他於是再次報警,但就「打唔到三條九」。他當時也有聯絡認識的警察朋友,惟控方未有追問最後能否聯絡上。N接著由J出口地面上到大堂樓層,發現本來關上的捲閘被人拉開一半、至盤骨高度,有白衣人托住捲閘,亦有約20人已衝入站內,手持條狀物件向形點 I 方向追打市民。

N跟隨白衣人彎腰穿過捲閘,以他所見,部分人已被條狀物件擊倒在地,但仍有白衣人揮動手上物件,大堂地上亦有大灘血跡。他見狀立即跑上前喝止白衣人,叫他們「唔好打」。N又憶述,當時有兩名黑衣男子,各被2至3名白衣襲擊後受傷倒地,身上多處流血,面部有很多血跡;有一名白衣人手持條狀物件,想襲擊約3名記者,但被其他白衣人阻止;另外有幾名黑衣男子一邊奔跑,一邊「挑釁」白衣人。就「挑釁」的意思,N解釋是因他們看到其他人受傷倒地,卻仍被白衣人追打,才嘗試轉移視線、引開他們。

N供稱本已關上的捲閘被人拉開一半,有白衣人托住捲閘,亦有約20人已衝入站內,手持條狀件向形點I方向追打市民。港台直播截圖

欲保護遇襲者卻同遭襲擊

一片混亂之中,N發現一名身穿粉紅色上衣的男子,被6至8名手持長條木形木棍、藤條的白衣人包圍和襲擊,就立即衝上前保護他,叫白衣人「唔好打」,隨即卻同遭攻擊。

N表示,遇襲期間白衣人一直重覆「以後唔好入元朗搞事」,他則不斷叫對方「唔好打人」,惟白衣人仍沒有停手,繼續用棍狀藤條、拳頭和腳,攻擊N的頭部、下巴、肚、腰、大腿、手肘及手掌等。襲擊維持約半分鐘、被打超過10下後,N發覺有兩名黑衣男子嘗試轉移白衣人視線、指罵施擊著,白衣人才停手轉而追趕他們。N記得其中一人戴著黃色頭盔。

施襲者離開後,N只想帶同該粉紅色上衣男子前往安全位置。N形容,該男子傷勢嚴重,面部紅腫,手肘位「形狀唔同咗,突起咗」,懷疑是骨折;男子情緒激動,未能回答N的提問。二人隨後離開連接元朗站和形點 I 的天橋,躲進商場的一道防火門後等待警員、救護員或消防員協助離開。

N提到,該粉紅色上衣男子及後自行離開,他就在等待約半小時後,感覺外面情況開始平靜一點、有消防員在站內,便步行離開現場,往朋友家中暫避,至同日清晨約5時回家。N在7月23日到醫院求醫,醫療報告指他下巴有疼痛、腫漲和瘀傷,頭部輕微發紅。以N記憶,頭部傷勢主要在後腦位置,手部傷勢是徒手抵擋攻擊時造成。

據商場形點I的閉路電視片段,控方指在「短短三分鐘內」,已有最少8人遭白衣人施擊,其中二人被多達13及14名白衣人襲擊。港台直播截圖

最少8人在三分鐘內遇襲 部份遭多達14人包圍攻擊

控方播放元朗站的閉路電視片段,指出在約凌晨12時半,有白衣人在J出口外強行拉起捲閘,並將雜物掟入站內。其中約45名白衣人衝入大堂,部分向形點I方向追打人。控方曾在開案陳辭提到,當時有一名身處站內的黑衣男子,用雨傘襲擊捲閘外的白衣人,白衣人隨即強行拉開捲閘、衝入大堂施襲。而控方今日在庭上的說法則指:「即使未有穿黑衫的人嘗試挑釁前,(白衣人)已有拉閘。」

而據商場形點 I 的閉路電視片段,控方指在「短短三分鐘內」,已有最少8人遭白衣人施擊,其中二人被多達13及14名白衣人襲擊;原本上前保護遇襲男子的證人N,最終就遭約3名白衣人用棍狀藤條及拳頭等襲擊受傷。

控方指,第五被告鄧懷琛有份衝入站內大堂,並手持武器追往形點 I 方向;辯方表明會爭議片中男子是否鄧懷琛。

控方指,第五被告鄧懷琛有份衝入站內大堂,並手持武器追往形點I方向。港台直播截圖

「飛天南」向為他施救的救護員致謝

另外,救護員證人M早上繼續接受辯方盤問。代表第六被告「飛天南」吳偉南的大律師劉啟賢,先代吳向M致謝,感激他當天幫忙施行心肺復甦法急救。劉啟賢亦問到,吳當時沒有吸呼脈搏後,是否無法與任何人溝通,即使脈搏恢復後,是否仍不算蘇醒,M均表示同意。

鄧懷琛的代表大律師馬子文,昨日質疑M在認人程序中認錯人,M不同意說法,今日在庭上重申他當日認出的人,就是曾在現場與他理論男子,即第五被告鄧懷琛。在控方追問他,M亦再三澄清,他不是以被告的衣著或辮子作認人準則,而是依據能正面觀察的「面部組成成份」,包括五官。

代表第六被告「飛天南」吳偉南(紅圈)的大律師劉啟賢,先代吳向救護員M致謝,感激他當天幫忙施行心肺復甦法急救。網上影片截圖(紅圈為眾新聞後加)

除了早前認罪的林觀良(48歲,商人)及林啟明(43歲,商人),6名受審被告為王志榮(54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歲,工程公司東主)、鄧懷琛(60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歲)、鄧英斌(61歲)及蔡立基(40歲,機械技工)。

鄧懷琛及吳偉南被控第三、四項控罪,即另一暴動罪及另一串謀有意圖而傷人罪,指他們於 2019年7月22日在元朗西鐵站 J出口參與暴動,及同日同地串謀有意圖而傷人,意圖使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

其中鄧懷琛另再被控本案第五、六項控罪,即另一暴動罪及另一有意圖而傷人罪,指於2019 年7月22日凌晨,在元朗形點商場內參與暴動,以及在同日同地有意圖而傷人,意圖使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已合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