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白鴿眼」的社工


今日送一位已不知戒毒失敗多少次的青年返回某單身人士宿舍,後者因妄想出現頻繁,早已成為宿舍眼中釘,很想除之而後快。離開時遇到負責管理宿舍的女社工,我告知對方正安排青年参加再培訓,從女社工眼神,我看得出她認為我是白忙一場。
 
我當然理解她為何有此想法,但我想強調的是,正正因為行內唔少同工睇死client心態,加強client那種不被信任感覺,復元路也變得更荊棘滿途。
 
若果我們與社會其他人士—樣,對復元人存在相同的歧見,相信他們永遠不會改變,那樣,我們這一行還有甚麼存在價值?

臉書彈出五年前的一則帖子,勾起了我以往的工作的點滴與回憶。

網絡插圖

上述的青年,也算是我出道早期花上最多心力的個案之一。案主年少時加入黑社會,與很多古惑仔一樣,原本只是位「社交吸食者」,遠遠未達到上癮的境界。
 
案主無心學業亦沒有固定的工作,那邊廂青梅竹馬的女友中學畢業後,事業穩步上揚,兩人的距離愈來愈遠。幾經拖拉及轉折,案主最終仍然被女友摒棄,而他的意志亦消沉下來,沉淪毒海愈踩愈深,並出現精神錯亂的狀況。
 
案主並非不願意工作,只是受到毒瘾所困﹐加上頻繁出現的幻覺及妄想,結果自然無一份工做得長,而每一次被炒,也會增加其挫敗感,他更需要以濫用精神科藥物來麻醉自己。
 
在缺乏穩定的收入下,案主不得已向家人伸手要錢,在毒瘾的驅使下,更會按捺不住向至親「疲勞轟炸」。結果,媽媽因為「頂唔順」離開了他,其他家人也避之則吉,連固定居所也沒有了,案主被迫流離失所。
 
在與案主相處的那幾年,他曾經在公廁或巴士暈倒,在宿舍及公眾地方吵鬧失態,出入急症室及精神科病房已成家常便飯。期間,無論是家人、醫護及個別的社工都放棄了他,無人認為他可以成功戒毒。
 
茫茫人海,惟獨我選擇相信他,感受到他內心的那份空虛痛苦,極欲從無崖的苦海中掙扎走出來。
 
及後,案主因為涉及刑事案件罪成判監,我去監獄探望他時,脫離毒品一段時間的他精神看來還不錯,更著筆者不用擔心他,出獄後一定會重新做人。

網絡插圖

我其後離開了該服務單位,與案主的連繫也中斷了。數年後,從一位中間人口中得悉,他成為了一位小巴司機。他更透過這位中間人送上口訊,感激自己當年對他的不離不棄。

上述的故事,大概反映了在我們社工這一行也有不少是會「白鴿眼」,或許是做得太耐心腸變硬了吧。另一方面,在個案工作中,有時候即使未取得即時效果,但所付出的努力也會在受助者心中播下種子,終有一天會開花結果。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