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租津計劃排拒逾十萬基層租戶 疫情衝擊下經濟瀕臨險境


【撰文:廖倩怡】
作者是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成員

政府於2020年初提出一系列民生措施,強調以破格思維照顧基層市民及弱勢社群的需要,其中包括為長時間輪候公屋的家庭提供現金津貼。雖然政府強調措施是現金津貼,但基於津貼額參考綜援租金津貼上限的一半而釐定,也針對當事人的住屋處境作出支援,申請資格亦與輪候公屋時間掛勾,計劃種種設定均顯示措施為租金津貼,故以租金津貼命名更為貼切。

照片由「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提供。

政府提出三年上樓承諾,可惜公營房屋建屋量嚴重落後,加上部份原作出租公屋的單位撥入綠置居,等待上樓遙遙無期,一般公屋個案的申請人需輪候至少五年或以上才可獲編配出租公屋機會。等待期間,他們因私樓租金高昂,只能無奈犧牲住屋質素,尋找經濟能力僅可負擔的不適切居所,當中大部分居於環境惡劣的劏房、床位、板間房、天台屋、平台僭建單位等。儘管如此,但租金仍佔據了他們家庭收入一大部分,造成沉重生活壓力。

過去政府一直拒絕考慮民間團體的倡議,為居於私樓的基層人士提供恆常租金津貼,故今次計劃本為破格之舉,但參考政府向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提供的文件,卻不難發現當中的魔鬼細節,尤其三大關卡令相當多有需要的基層人士被排拒出計劃以外。

計劃三大關卡造成超過十萬的漏網之魚

津貼三大關卡包括:1)單身公屋申請人設有60歲或以上的年齡門檻;2)輪候公屋時間計算不包括輪候者因不同原因而被凍結的時間;及3)申請者不能有公屋戶籍。若按照政府政策目的是為紓緩基層家庭因長時間輪候公屋而租住私樓的生活壓力,單是首項關卡已剔除了103,600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人(註一)。

參考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數字(註二),分間樓宇單位(亦即劏房)的租金與收入比率中位數中,以單身住戶最高,達35.8%,反映一人住戶的租金開支尤其沉重。但目前非長者一人住戶輪候公屋是以「配額及計分制」計算,年齡因素成為分配公屋的重要釐定準則。即申請人年齡愈大,所獲分數則愈高,才有機會獲配公屋,基本上單身人士動輒需要十年甚至廿年才能上樓,期間申請人只能在私樓市場捱下去,抵受細小及惡劣居住環境且高昂的租金多年以累積足夠分數上樓。租金津貼計劃排拒60歲以下一人住戶,不但與政策原意相衝突,也突顯現時計劃設計嚴重不到位。

申請人凍結時間不被納入計算作輪候時間是另一個值得商榷的關卡。凍結時間是指申請者在獄中服刑、正等待家庭成員來港團聚而要求暫緩申請,或尚未符合居港年期規定等。以更生人士為例,他們重返社會時,往往有迫切的住屋、經濟及就業等生活需要,當中部分人更可能缺乏家庭支援。他們在住屋支援不足下可能被迫露宿街頭,而沒有住址更會影響求職機會,難以重投社會,在經濟復甦無期下,令他們置身嚴峻的處境,社會亦面對潛在的成本與風險。等待成員團聚而暫緩申請的家庭,例如少數族裔或中港團聚家庭,也正受到住屋環境及經濟壓力對家庭的衝擊;未符合居港年期的新來港家庭在未上樓前與一般基層家庭同樣需負擔沉重租金開支,可見新津貼計劃排拒他們是於理不合。

政府以申請人擁有公屋戶籍作申請津貼關卡看似是合理安排,事實卻不然,因為即使有公屋戶籍,也不代表當事人一定居於公屋,例如因另組家庭而離巢的公屋戶成年子女。事實上,公屋申請也有考慮到家庭變化,接納擁有公屋戶籍人士申請輪候,當事人獲編派公屋時亦會獲自動安排從原生家庭戶籍分戶到新公屋戶籍。再者,政府的「非公屋非綜援的低收入住戶一次過生活津貼」(下稱「N無津貼」)以當事人實質居住狀況而非是否擁有公屋戶籍作為考慮條件。既然有經濟需要的市民可申請N無津貼,那為何新的津貼計劃卻要與公屋戶籍捆綁,並拒絕擁有公屋戶籍但實際上長期居住不適切房屋並同時面對租金壓力的住戶呢?

照片由「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提供。

補漏措施的各種限制

雖然當局聲稱有其他措施,如放寬申請在職家庭津貼(職津)高額津貼去照顧未符合租津資格的基層需要,但相比完善將出台的租津計劃,該些措施往往因以下限制而未能完全補漏。

1. 漏網者不一定符合其他措施的申請資格或要求

政府曾提出會放寬高額職津的申請門檻,協助未受惠租津的在職低收入家庭紓緩生活壓力,但職津申請者要先達到最低工時要求。現時勞工市場受疫情及限聚令衝擊,失業及就業不足比比皆是,一旦當事人失業或就業不足,就不符合申請職津的工時門檻。

 2. 其他計劃的繁複申請手續阻撓申請人

不少低收入住戶從事零散工種,他們即使有需要申請職津,也要先應付在計算工時及提供證明文件方面的種種挑戰,繼而面對繁複冗長的申請手續及審查過程。職津申請率偏低並非無因,繁複申請手續是重大障礙。

3. 其他津貼計劃的金額未必比得上租金津貼

以職津為例,其津貼金額跟將出台的租津金額相距甚遠,況且,若當事人已領取高額職津,是否還可以得到額外津貼,這些細節到今天仍未見政府清晰交代。

由此可見,最理想的做法,是政府把握時間,取消現存的三大關卡,盡力修補租津計劃的漏洞,而非靠其他津貼計劃去補遺。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衝擊下的失業及就業不足情況,基層市民頓時徬徨無助。完善的租金津貼計劃,某程度上能緩減疫情對基層市民的衝擊。期望政府在推行政策時能切身處地考慮基層現況,真正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以緩解基層市民燃眉之急。

註一:公屋申請數目和平均輪候時間(香港房屋協會)

註二:2016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居於分間樓宇單位人士(香港政府統計處)

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是一個由關注本港劏房居民現況的人士及團體,於 2012 年 3 月組成的組織。成員包括大學學者、社工、居民組織及民間團體。平台成立旨在引起社會人士對劏房現象的關注,以及透過公民社會集思廣益,倡議基層人士房屋政策的改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