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醫在日本的變奏:日本漢醫


【撰文:註冊中醫師李漢威】
 
在疫情爆發之前,若時間許可,都會去日本旅行。不過行李箱帶回來的,已經不是食物或電器,而是各式各樣的日本漢方藥與日本漢醫書籍。日本漢醫(下稱漢醫)是什麼呢?是中國醫學傳入日本後,本土化後產生的醫學。
 
漢醫與中醫的源流相同,也是鑽研同一類的經典文獻。不過百家爭鳴,多一個人,就有多一種想法,理論發展與思潮亦漸漸與中國發展不同。加上水土氣候風俗相異,漢醫在本土化的過程及之後的產物,在中國醫學角度來看,其實非常有趣,值得研究。例如,用藥份量及處方日數,中日兩地慣性已有不同。近代漢醫慣用輕量而長時間服用,處方以星期或月計,而中國醫師相對量較重,處方以日計。故此有人會認為漢醫此法太慢,無可取之處,但若從他們改善體質角度來說,屬於治本一途,可以對中醫固本培元的思路有所裨益。以小青龍湯一方來說,漢醫認為可以改善體質,解除鼻敏感,花粉症等水飲內盛之情況。

作者參觀日本漢方藥房。照片由作者提供
日本漢方藥房。照片由作者提供

藥源影響藥效

除了相異,也有相同處。就中藥材產地來說,中國醫師很著重道地藥材,即是某地之藥產出之藥,品質是最好。有人會認為這是否迷思?若觀漢醫文獻,記載了藥源的差異,對於藥效實有影響。例如江戶時代的漢醫吉益東洞所著《藥徵》記載:「黃芪,漢土朝鮮本邦皆產也,漢土出綿上者以為上品,其他皆下品也。其出朝鮮本邦者,亦皆下品也。今華舶之所載之來者,多是下品,不可不擇也。凡黃芪之品,柔軟,肉中白色潤澤,味甘,為上品也。」當然,日本亦有出產優良品,以減低對當時成本昂貴的中國藥。《藥徵》:「黃連處處出焉,出於本邦越中者為上品,世所謂加賀黃連是也。」

日本漢方藥。照片由作者提供

除了中藥之外,針灸術東渡日本後,反而回饋於中國。在民國時期,著名中國針灸家學承淡安先生為校正針灸古籍穴位,以便利國人學習,坐船到日本取經,並帶回失傳已久的《十四經發揮》回中國,記述當地的針具與灸具,改良中國制針廠的規格,可知當時日本的針灸理論較為先進。日本的灸術種類多樣化,得益於生產高品質艾絨水平,現今仍保留直接灸,知熱灸等中國少見之灸術。

在日本尋回散佚文獻

中國經歷不少戰爭與動蕩,造成不少文獻的散佚。對於書籍的保存,日本方面保留得非常好,不少以為中國已無善本之書,都能在日本尋回,令學者感動。此外,香港亦有名醫與日本交流,例如廣東傷寒四大金剛之一── 陳伯壇的門生譚述渠先生善用附子劑治療高血壓,便被漢醫邀請至日本作為研討會演講嘉賓。著作甚豐的陳存仁先生亦受日本講談社,撰寫多部著作,例如日語版本的《津津有味譚》,以及耗費大量心血與人力物力,所撰寫的《圖說漢方醫藥大事典》。

日本漢醫書籍。照片由作者提供

其實漢醫還有很多內容可以發掘,因應篇幅所限,就此打住。在中日醫學交流不甚頻繁的今天,希望會再有蓬勃之日。
 
作者簡介:李漢威,香港註冊中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士學位。醉心中醫內科及古籍,近年鑽研日本漢醫發展及相關理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