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A Defiant City抗命之城


《A Defiant City抗命之城》封面。@Fong So

【文/圖:方蘇】

按語(2020年10月)

早在繪製速寫及準備出書的材料時,作者已開始為此圖冊尋找出版商,同時也考慮可能會自資出版而需改換承印商。然而,出版計劃在圖文大體上齊備之後卻一再受到阻延。先是2020年3月,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全球陷於停頓狀態。至6月,找到了一家新印刷商,隨即開始排版製作,但因國安法驟然強加於香港,令新印刷商難以承受印製此書的風險而告卻步。到9月底,幸得一些熱心朋友協助,出版計劃才能再度復甦。

第二個前言(2020年2月)

#32 @Fong So

一本書竟要有兩個前言,而且是第二個排在第一個前面,作者應該先就此作些說明。

首先要說明的是這本書的由來。製作這本圖冊,為的是要記錄香港一個歷史性的大型抗爭運動,運動在2019年爆發,百萬人上街,反對政府意圖修訂引渡法例,移送港人到中國大陸。這場運動席捲香港大半年,直到進入2020年,依然未曾止息。

其二,這本書的第一個前言在去年10月寫成,當時抗爭運動正愈演愈烈,我已繪製完成的速寫已多於160之數。考慮作品安全,我決定不留原件在港,於是先做電腦掃描存檔,原作寄交一位海外友人托管。我的初步計劃是出版一本速寫集,寄件之後就開始整編,寫圖片説明及前言。那個原先的前言現在就原封不動,印在第二個前言之後。

#165 @Fong So

其三,去年10月完成的速寫(#1-165)只畫到10月初。其後,抗爭運動和政府的壓制明顯加劇。10月底,第一批速寫整編稍告一段落,我就決定接續再畫。接下來的11月,情況竟比之前更為惡劣,先是一名大學生在一次事件中重傷不幸失救(#184-186),跟着是警方圍堵強攻兩間大學(#192-207)。12月的情況並無緩和,警暴依然持續。直到2020年1月中,武漢肺炎疫症來勢洶洶,香港這場看來無休無止的抗爭運動才稍放緩,代之而起的是對抗病毒,還要對抗特區政府束手任由癘疫蔓延及惡化。

#186 @Fong So

其四,我10月底接續再畫時,已覺得追不上情勢的發展,但懾人心魄的事態卻不斷爆發,令人深受困擾。我原以為速寫可以加速,結果是只能每天加時,其實更大的因由是心情惡劣,難以入睡。要說加速,我只是速寫全作白描,設色留後,連畫面的事發日期亦只憑印象暫誌,心想若有誤誌,也可留待日後複核再作改正。然而,畫到一月中,眼看武漢肺炎已逼近香港,於是第二批速寫才剛擱筆,就匆忙作電腦掃描,趕在鼠年到來(1月25日)之前寄到海外,畫面誤誌日期最後只能在文字説明中補正。

其五,這個系列的速寫在今年1月作結,但運動尚未結束,抗爭仍然持續,並且加上了民眾更大的怨憤,强烈不滿特區政府罔顧癘疫爆發、置香港於危難的種種舉措。武漢肺炎此疫,距2003年的SARS才不過17年,但政府看來完全沒有吸取任何教訓。

#238 @Fong So

最後,與整編這本速寫集同時,我正在努力尋找海外的出版社。我相信可以找得到。當然我也曾想過另一個可行辦法,就是自行出版,但在香港以外印製。無論如何,我仍是初心不改,製作這個系列速寫和結集出書,絕對是應該做的事。這篇前言,就讓我引用整個系列的最後一張速寫(#239)錄下的兩行壁上塗鴉作結:

即使最後徒勞無功,
也不選擇無動於衷!

方蘇,2020年2月6日(同年6月略作修飾)

#239 @Fong So

第一個前言(2019年10月)

憤怒有理,抗命有理
 
這是我第二次製作設色的速寫系列,第一次是2014年,那個系列繪畫的是為時兩個多月的雨傘運動,139 張速寫彚編成《雨傘速寫》一書。那本圖冊在佔領仍持續時付印,成書之日正是最大的佔領區金鐘清場那一天。(其後,我另加了四張後續的速寫,在2015年中出了Amazon 電子版。再之後,整個系列共146張速寫於2016年由大英博物館收為藏品。)製作那個系列,是兩個多月無休無止的趕工,不知熬了多少個無眠之夜,那種「勞役」至今仍留在記憶中。因此,要再次重投這種勞役,不能說沒經過一番心理掙扎。

最後是6月9日和6月16日那兩天的大遊行促使我作出決定。6月9日,超過一百萬人上街,反對旨在把港人移送中國大陸的送中法案。6月16日,遊行人數超過二百萬,抗議政府無視之前百萬人上街的民意。其實,事態的轉折點是兩次遊行之間的6月12日,那天的抗議民眾包圍了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大樓,令送中法案二讀及接續的程序受阻,但抗議行動換來的是警方的悍然彈壓,動用催淚彈進行驅散,還加上海綿彈、橡膠彈及布袋彈等彈藥。

既已作了決定,我的新系列就隨即全速開動。可是,才畫了不到兩個星期,肩背就出現嚴重疼痛的情況,使我癱瘓了一個星期,其中整整四天只能臥床休息。之後的幾個星期,為免再次過勞,我要減慢速度,縮短工時,但那種心焦卻乏力的感覺卻教人非常難受,尤其是眼看事態急劇發生而自己的進度則被抛離得愈來愈遠。直至踏入8月,我才能漸漸回復正常狀態,但同時也減少了到行動現場去採攝,幾乎全天候留在畫室埋頭工作。

在連串抗爭爆發之初,我已意識到情勢非比往昔。6月12日出現彈壓,特區政府隨即將抗爭者定性為「暴徒」。和五年前的928相比,同樣動用了催淚彈,但612彈壓之烈,較前更甚,使人意識到這次的運動勢將更為艱巨。612之後,一個圖景日漸浮現:特區政府、警察、建制組織、幫會流氓,以至奉派或徵召來港的跨境「配角」,已結成了一個聯手對付民衆抗命的非神聖同盟,而他們背靠的就是那個暴戾的中共政權。為免張揚,我想最好是保持低調,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新系列的計劃,我沒跟任何人道及,只有三幾個曾提供資助的朋友約略知道我打算出書。

由6月9 日起,這三個多月,消息源源而來,但壞者居多。雖説是埋頭工作,但心緒難安,憤恨頻生。如是者,我一張接一張地畫,到了10月初,錄下了10月1日的事態和10月3日特區政府遽然頒佈反蒙面法之後,我覺得這個看來難有了期的系列至此也許可以當作一個階段,先行結集成書。

於是,我把畫到10月初的165張速寫做了高解像度的掃描,跟着寫圖片説明,準備編印。我多年前用楊方創作室的名稱作了商業登記,業務包括出版,曾自資出過好幾本書。不過,這次出書要慎重考慮安全問題,我與信賴多年的承印商彼此合作良好,但眼看香港的政治境況日趨惡劣,要承印商印製政治敏感的書籍,難保他不會被秋後算賬。我要編印的速寫集,有如連串抗爭的日誌,書有敏感性,固不待言。看來此圖冊要出,另一個可行辦法就是在外地出版或印製。

收錄在這本圖冊的速寫,全用A3圖畫紙(30 cm x 42 cm)繪製,以鉛筆及簽名筆描圖,再以顔色鉛筆或蠟筆完成,和我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的速寫系列相若,但那次是黃色最快用罄,這次則是黑色要不斷補充。2014 年的系列,圖片的解説文字大體上是有關事件的時間、地點、人物、經過及因由,這次的解説也如是。

速寫使用的底本主要是照片。9月之前的抗爭行動,我較多到場採攝;因肩背劇痛而無法動彈那個星期,楊方創作室的合夥人黑楊給我提供了不少由她採攝的照片(她從事寫作及攝影,也製作紀錄片)。從9月起,我減少了出動採攝,即使去了,也未能錄下衝突的場面。於是,我開始較多參照網上社交媒介的帖圖,但那些帖圖多數沒有説明出處。(此外,基於安全考慮,我在公眾集會拍照時,對不認識的人,我避免近攝;即使到了下筆繪畫,稍作細描的也只限於曾見諸公開報道的人物。)

結束這篇序文之前,我無妨坦言,很大程度我是受憤怒驅使而繪製這個系列。正如很多以香港為家的普羅衆生那樣,我和他們有着共同的感受,人們憤怒有理,抗命有理。至此,就讓我用165張速寫最後那張錄下的文字作為結語: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煲底相約,除罩相擁。
天佑香港,催淚之城,香港加油!

方蘇,2019年10月22日初稿,2020年2月修訂

#199 @Fong So

《A Defiant City抗命之城》出版簡介

作者:方蘇原為新聞工作者,曾任香港一本時事刊物的編輯近二十年,其後轉而從藝。他繪畫主要是使用筆墨等傳統媒材,但畫作則明顯地有異於傳統。他也製作木刻版畫及使用其他媒材。他的作品曾在香港、南韓、英國及美國展出,收藏的機構包括香港藝術館、南韓的光州美術館及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他至今已出版了九本畫冊(包括此冊在内)。

出版人:這本畫冊是自資出版,出版人「楊方創作室」由兩個獨立藝術工作者合夥經營。這次的出版計劃部分依靠朋友出資襄助,此書才得以面世。

開本:17 x 24厘米,全書256頁
内容:239 彩圖,附文字説明及事件時序
英文本
出版年月:2020年12月
建議售價:香港 HK$240 / UK £25 / US $32.50
何處購買:此書未有安排寄運回香港發售,購書請電郵聯絡楊方創作室Fong & Yeung Studio([email protected]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