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復課系列 小學篇】校長:無條件復課的界線如何定?


中小學昨起可復實體課,學校可安排不多於全校三分之一的學生回校上課半日。要全校恢復半日面授課,則須全校教職員做定期檢測。位於何文田的天主教領島學校,安排小五小六學生先行復課,有學生說期待與同學重逢已久,小豆丁如看透世情:「阿媽緊係想我返學,可以同朋友飲吓茶!」

去年7月才上任的校長李安迪,坦言要作管理學校毫不簡單,尤其要改變學校既有的風氣及運作模式,以及疫情下需作準而精的行政決定。例如是否應該安排全校教職員做定期檢測,換取全校恢復面授課。

如果確診人數跌到落單位數字,點解仲要叫我哋檢測?我記得之前每日廿零三十宗,佢(政府)都照畀全部返半日,我暫時都唔係好明白條界喺邊度。

「我哋都係觀望吓先,因為如果做嗰個檢測,學校嘅行政負擔係好大...直資學校有錢可以搵間公司嚟,一日幫所有老師做晒,但對津貼學校嚟講,我哋攞筆錢出嚟檢測,可能要2、3萬蚊,咁我不如攞呢筆錢洗返落學生度?14日一次喎,科學化係咪真係有效呢,14日,我今日無事,係咪代表聽日冇事呢?」

位於何文田的天主教領島學校,安排小五小六學生先復課。黎卓欣攝

 「有無帶功課番嚟?」「下一條問題,聽完之後舉手答……」最平凡不過的上課情境,卻是一眾師生已久違的畫面。嘻嘻哈哈的笑聲再次響起,停課時也每日回校的校長李安迪笑說,能回校上課同學固然高興,但未來最重要的挑戰,是如何縮減網上教學期間所造成的學習差異、照顧同學群性發展。他觀察到網上教學實行後,成績好、家庭支援足夠的學生,自主學習效能比較理想,成績亦未有太大改變。但家庭支援不足,或本身能力較遜的學生,則愈來愈弱:「唔係每個學生都肯開cam,尤其小五小六生,變相老師好難去監管住佢哋嘅情況,我哋盡量設計啲課程係需要開cam跟住做,但始終有啲同學比較被動,坐到好遠,而呢班同學成績都有下跌。」

校長李安迪觀察到網上教學實行後,成績好、家庭支援足夠的學生,學習效能比較理想。但家庭支援不足,或本身能力較遜的學生,則愈來愈弱。 黎卓欣攝

李安迪科大生物系畢業,之後再取得教育碩士學位,曾於兩家小學分別任課程主任及副校長,至去年7月於天主教領島學校擔任校長一職。李的校長室簡潔整齊,沒有多餘、陳舊的紙張雜物,他笑說自己上任後在暑假「幫呢間學校倒了四斗車嘅垃圾」,希望能改變學校過度消耗紙張的習慣,又建議老師改以集白板、作業及視像會議等功能的Microsoft Teams取代Zoom授課,減少不必要、冗長的會議等。他坦言要改革,阻力總會有一些,但強調自己以道理去說服同事,「都係講道理啫,我又唔會迫佢哋做,我會講唔做嘅問題喺邊,例如用Zoom,係最方便,但如果將來要停好長嘅課,Zoom係咪可以應付到?你每日要發幾多條link畀家長?或者對學校嘅經濟負擔係點呢?」最後,學校花費兩、三日時間,舉辦工作坊讓老師學會利用Microsoft Teams授課,李安迪笑說,有資深老師學會後「覺得自己點解咁勁」。

學校如同小社會,總有各種各樣的聲音,作為校長每個決定何時下、如何下,李安迪說是本著學生的利益為上,以人為本,就如決定應否安排全校教職員做定期檢測,換取全校恢復面授課。他指,原本以為政府會安排人員到校派樽收樽,「老師都唔介意做檢測,以為係好似上次特定群組嘅流程咁,有人派晒啲樽嚟,再幫你收,但後尾聽到要自己要去攞樽,自己去交,老師就覺得都幾麻煩,第一要排隊、第二地鐵站通常未必攞到,得嘅學校可能係直資,派啲工友去攞幾轉,但我哋津校無咁嘅人手,依家想觀察吓、再等一陣先,一路無聲氣嘅話再決定。」

李安迪又直說,不清楚能無條件復課的界線,究竟如何界定:「如果確診人數跌到落單位數字,點解仲要叫我哋檢測?我記得之前每日廿零三十宗,佢(政府)都照畀全部返半日,我暫時都唔係好明白條界喺邊度。我哋都係觀望吓先,因為如果做嗰個檢測,學校嘅行政負擔係好大,第一所有嘢都係學校自己安排,直資學校有錢可以搵間公司嚟,一日幫所有老師做晒,但對津貼嚟講,我哋攞筆錢出嚟檢測,可能要2、3萬蚊,咁我不如攞呢筆錢洗返落學生度?14日一次喎,科學化係咪真係有效呢,14日,我今日無事,係咪代表聽日冇事呢?」

至於家長對恢復實體課,則立場各異。「有啲家長想小朋友返學,唔係為咗成績,而係希望可以放鬆返,有啲覺得實體課堂好啲,有啲覺得線上都無咩所謂。依家日對夜對,有時父母唔係好識教,脾氣又暴躁,咁就困獸鬥,亦都畀小朋友好大壓力。」李安迪說,網課期間社工曾邀請不少家長到學校傾談,希望能幫助他們處理溝通及孩子情緒管理等問題。

現時學校已恢復小五小六的實體課堂,除了主修科,體育、音樂、藝術等科目亦會復課。黎卓欣攝

現時學校已恢復小五小六的實體課堂,為升中試、呈分試做好準備,到3月中升中試結束,則會改由小一及小五回校上課。除了主修科,體育、音樂、藝術等科目亦會復課。

「呢屆嘅一年級,我成日講笑話好似由K2飛上小一咁,淨係翻過一、兩個月堂,佢哋最需要常規嘅課堂。我自己小朋友都係K1,都好開心佢可以復課,唔係話佢可以學多幾多,而係群體生活,要學識點同人分享、邀請人去玩。」

有學校選擇每星期讓不同年級的學生輪流回校,但李安迪認為,頻繁轉換教學模式會讓學生難以適應:「我知道有其他學校會swap,各人有各人理念,可能佢哋嘅取態係,點都畀小朋友返嚟感受下,但我就覺得我哋嘅學生可能會好亂,防疫方面亦比較困難。Touchwood有老師感染,要處理的都不是全校學生。」

小學生 :阿媽緊係都想我返學 可同朋友飲吓茶!

五年級的林柏朗和林子藝,昨日起恢復實體課。子藝說自己星期日晚在9點半已收拾好書包、上床睡覺,為翌日上學做準備。「(翻學校)好開心。鍾意實體課多啲,可以同同學玩吓遊戲,音樂堂唱吓歌咁樣。」她又說母親也希望她能盡快復課:「阿媽緊係都想我返學,可以同朋友飲吓茶!」柏朗則說以往網課期間,很難即時請教老師如何完成作業,回來上課就可以直接發問,又可以見到同學,校長聞言不禁偷笑。

五年級林子藝(左)和林柏朗(右),昨日起恢復實體課。

那麼兩位同學期待上體育課嗎?林柏朗連連點頭,「星期五先有得上,一星期得一次」,眼神有點失落。「最想打係籃球!(校長:不過依家無得打喇喎,淨係可以自己拍吓波、伸展吓)」林子藝則說最想在堂上跑步。

相關文章:

【復課系列 】中學校長專訪:中六生考試壓力大喊出嚟 老師情緒困擾要疏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