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拆局:愛國演繹收緊 鄧小平「容納別的人」消失 商界也硬食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表明要「堵塞」香港選舉制度的法律漏洞,同時再次重提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愛國者治港」,自言自己只是老調重彈。此話說對一半,鄧公「愛國者治港」用詞固然無變,可是當中演繹,每次都有點不同。

資深傳媒工作者林妙茵已經撰文指出,夏寶龍並無引用鄧小平「不要求他們(愛國者)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句,然後繼續質疑贊成一國兩制又反共是自相矛盾。鄧小平過去在其他場合表明,繼續容許罵共產黨,但不能轉化成行動。

翻查鄧小平當時「愛國者治港」的原話,鄧公「三個標準」的前一句也無被引用:「未來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成分是愛國者,當然也要容納別的人,還可以聘請外國人當顧問。」(2004年《星島日報》轉載新華社刊載鄧小平講話)

李卓人(中)及何俊仁已經退下立法會火線,2004年官媒不點名批評他們,並說可DQ他們。資料圖片

物換星移,如今變成了夏寶龍口中,要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而「愛國者」範圍超出《基本法》第104條,除了建制派自前年11月心有不甘輸掉了的區議會,還加入「重要法定機構」。夏寶龍形容,任何「重要崗位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反中亂港分子佔據」。日後表明反共(如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的支聯會常委)者、或鄧公口中本來「要容納別的人」可否參選等,均打上問號。

將「愛國鬥爭」演繹成底線確非新事。2004年,時任政務司司長曾蔭權2月上旬到北京與中央官員就2007、08年雙普選交換意見,離港後官方新華社引述鄧小平言論及相關中央部門談話,重申一國是兩制的前提,「港人治港」是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

《信報》及《經濟日報》 記者(後者是資深政治記者、後來擔任副局長的邱誠武)當時引述政府消息人士說,中央官員質疑不支持《基本法》23條立法的人是不愛國表現。

其後兩個多月,香港社會激烈辯論「愛國」的定義,及反對23條是否也不愛國。大陸官方媒體在鄧小平誕辰一百週年再次刊出鄧小平有關愛國者治港言論全文。最終人大常委會在4月就《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解釋,將政改三部曲變成五部曲,否定07、08雙普選。

值得留意的是,當時護法及大陸官方定調對反對23條立法是否等於不愛國,並不像今日反對國安法般,可能打成挑戰中國國家根本制度、不接受或扭曲香港憲制秩序。

當時另一篇令人側目的文章是,2004年2月時新華社旗下《瞭望》副總編湯華文章,不點名批評否定憲法、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顛覆中央的政治組織,散佈「反對中共不等於不愛國」的論述,並說有「治港者行列確有少數人未能言行一致地履行自己的誓言」。輿論當時譁然,一度令人憂慮要撤銷民主派議員資格。

《星島日報》當時引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幹事邵善波說:「雖然現在的立法會議員中,有人不合符愛國者準則,但沒有違反『愛國者為主體治理香港』的原則,因為這類議員在治港者中並非佔多數、亦非佔主導地位,因此不存在要『清算』這些人士。即使九月立法會選舉後,民主派雖取得半數議席,由於行政機關並非掌握在他們手上,他亦認為未有危害這個治港原則。不過,若出現這種情況,就會使中央對普選更有戒心。」

但在夏寶龍的言論已不關注是否行政機關被奪權,而是予人感覺與所謂反對勢力勢不兩立,透過改變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

中央自80年代中英談判時已將選舉視為管治權之爭,四十年未變,連民主派「還政於民」的口號也被親中報章批評。護法許崇德及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分別批評支聯會成員及黃雀行動。只是身兼支聯會成員的民主黨及其後職工盟李卓人等悉數容許擔任立法會議員多年,2020年六四燭光晚會被禁,各人退下火線。

今次不只紅線再收緊,連選舉如何選都未知。除了本土及自決派,目前民主黨及公民黨兩個傳統政黨能否繼續參選也是未知之數。

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去年11月在DQ4後撰文,表示「反對派可以符合『擁護與效忠』的要求,也可以是『愛國者』,不會因為他們是反對派便不符合『愛國者』的資格」。能否應驗還看3月初「兩會」提出什麼政改方案。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說,每次政治上「畫線」,「實際上畫成點,其實都無人知」,目前談是否參選或杯葛是言之過早。

外界關注北京會否用政協取代區議會在特首選舉委員會的議席,同時立法會地區直選會否再劃細,甚至順勢取消比例代表制均備受關注。

根據本來1200人特首選委會的組成,民主派假如保住上屆325票,加上區議員及工程界等界別進帳,有機會衝破400票。加上商界及外資大約200票,令北京可控風險大幅減少,甚至令商界技術上可以造王。

但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則說,造王一說只是傳媒提出,商界從來都不想做造王者,因為推了特首候選人出來,商界就要負責,「商界從來只是給意見,你(中央)想畀邊個就邊個。」

「北京想林鄭、唔想John Tsang(曾俊華),最後都是給林鄭做特首,但搞咗個逃犯條例出來,商界唔駛負責,之後就搞到國安法、夏寶龍,商界從來無kingmaker嘅role to give advice。」

田北俊說,理解現在國際情勢不似2004年,如今面對中美較勁,中央想內部槍口對外,而回望回歸至今,「商界」也未必再對政制修訂有意見,因為越來越多外資及本地華資變成中資,「BOC(中銀)將匯豐比下去,平安將AIA比下去,到底邊個先係香港商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