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抗疫失敗的遠因


【撰文:一名公立醫院前線醫生】

香港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抗疫失敗,有近因,也必然有遠因。近因很明顯就是因為陳肇始管治無方,過去一年來所有防疫抗疫措施進退失據。遠因就是因為過去17年來,特區政府忘記了17年前的承諾,寧可將公帑浪費在大白象工程,也不願意用17年時間做好準備,最後要香港人受害。

17年過去,香港仍然只有瑪嘉烈醫院一家傳染病中心。

經歷了2003年沙士之後,香港曾經發表過三份報告,包括由英國專家領導的委員會報告、立法會的調查報告、還有醫管局報告,表示長遠要在三間醫院增設傳染病大樓。根據醫管局的報告,每棟大樓需要有100張隔離病床。但報告提及的三間傳染病大樓,最後只有一間在瑪嘉烈醫院落成,其他曾經提及的屯門醫院和大埔那打素醫院傳染病中心,最後都無疾而終。結果17年後,比起沙士更恐怖的新冠肺炎來到香港。經歷了一年疫情未能成功控制,香港曾經出現部分確診病人未能及時送院的荒謬個案,原因就是負壓病床數目不足,最後要趕工興建臨時醫院和社區治療設施。其實這些措施本來根本就不需要,因為17年前已經有人審視過相關問題,知道香港根本沒有足夠傳染病中心和負壓病床應付下一次傳染病大爆發。但特首換了幾次人,去到 2021年,香港也只是有一間傳染病中心設於瑪嘉烈醫院,其他17年前應該要開始做好的措施全部都被拋諸腦後。

香港是沒有資源去興建多兩間傳染病中心嗎?非也,17年來大家見到有幾多大白象工程呢?需要更多資源興建的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機場第三條跑道,還有其他大白象工程例如蓮塘香園圍口岸,還有隨時燒耗香港所有財政儲備的明日大嶼計劃,政府有表示因為資源不足就不需要去做嗎?就算項目最後大幅超支,使用率比起當初預計低了一大截,全部也要強行上馬。相反,本來可以在今次新冠肺炎疫情大派用場的其餘兩間傳染病中心,一年時間過去,也沒有人打算認真去做,寧可天天表示感謝中央支持興建一座長遠而言毫無作用的臨時醫院,也不願意在今天開始規劃好如何面對下一次疫情。

沙士一役之後,特首換了幾次人,但沒有一位認真用心解決香港公共醫療衛生問題。圖為特首林鄭月娥和食衛局局長陳肇始參觀瑪嘉烈醫院傳染病中心。政府新聞處照片

如果過去幾屆特區政府有心處理好香港公共衛生和醫療問題,除了會興建多兩間傳染病中心之外,更會多培訓醫護人員做好準備,因為香港要有更多醫護人員應付新的傳染病中心。假設每間大學每年增加五個學位,17年時間過去,香港已經多了170個醫生,所謂的放寬海外醫生註冊條例也毫無迫切性去做。17年時間過去了,負責指揮的微生物專家仍然是17年前的袁國勇教授,香港大學其他三位傳染病專家,兩個已經移居英國,一位就已經去了屯門醫院。何栢良醫生也一直以來免費提供專業意見,換來的就是被打壓,最後在電台上的何柏良時間環節也要取消。如果香港政府有心做好公共衛生,相信袁國勇教授也不需要在今次疫情中四出檢查不同大廈的傳播途徑,早就有一批徒弟徒孫代勞。但正正因為過去幾屆特區政府毫無遠見,只懂得用盡一切方法清算醫學界,所以就將人命當成賭注。傳染病中心不去起,傳染病科專家醫生不去培訓,甚至在疫情還未受控的時候,提出放寬海外醫生註冊的條例修訂,唯恐天下不亂。

面對新冠肺炎,香港處理失敗並非沒有原因。過去幾屆特區政府根本不想搞好香港公共衛生和公營醫療系統,只懂得用盡每一分每一毫的公帑討好中央政府,興建一個又一個大白象工程。最後香港人的血汗錢花了很多,只可惜用於香港人身上的又有幾多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