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在BBC的公共服務廣播經驗


香港電台根據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通報不再轉播英文的「BBC國際頻道」及粵語的「BBC時事一週」節目一事,讓我回想起從前我在香港和倫敦參與公共服務廣播的種種經歷。

「BBC時事一週」這個在香港時間逢星期日早上7-8時播出的粵語新聞時事節目,開始於1993年。當時我還在倫敦的BBC國際頻道的粵語組擔任編輯。為了加強BBC對香港和華南以及東南亞地區的粵語廣播,我和管理層決定製作一個全新的、一週一次的一整小時新聞時事節目,報導、分析和總結該地區關心的一週世界政經大事,並取得港台同意,在他們的第一台即時轉播。在推出這個節目前,我們還決定要增聘富有經驗的專業新聞工作者,以提高節目質素。

英國廣播公司(BBC)倫敦總部。照片來源:britannica.com

節目原本的名稱叫「縱橫世界」。那時我在倫敦負責監製和主持這個節目時,並沒有想到節目能維持近30年的時間;更沒預料到一向揭櫫公共服務廣播的港台,會在BBC於中國大陸被指責違反了真確和公道的新聞報導要求的時候,終止轉播其新聞時事節目。

我在1994年離開了BBC,返回香港後便沒有再次加入全職的新聞工作行列,對於BBC和港台的節目和編輯事務,自然是無緣置喙。 「BBC時事一週」這節目能維持20多年於不墜,一定是得到不少後來者的努力經營。只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在西方和中國於意識形態矛盾加速升溫的今天,在英國傳媒監管機構Ofcom於2021年2月4日撤銷了中國環球電視網在英國的廣播牌照後的一個星期,BBC國際頻道不獲北京的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中國續牌,波及至「BBC時事一週」不獲港台轉播,這並非是出乎人們意料的事。

我在大學本科畢業後的頭10多年,其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共服務廣播機構任職,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受到了不少在1980年代初期任職於港台的前輩傳媒工作者所啟發。那時候港台雖然也是殖民政府的部門,主要的全職員工多是公務員,但因為受到來自BBC的專業影響,認為新聞時事工作者不應作為任何政治或商業機構或利益的喉舌,而是應該不偏不倚、無畏無懼地去把世界上發生具新聞價值、對社會大眾有直接影響的事務,如實而清楚的告知受眾,讓他們在知情的情況下自行作出判斷。

前廣播處長何國棟(James Hawthorne)。香港電台資料照片

港台能在當時逐步發展出這種文化和做法,不能不歸功於1970年代初,來自BBC的時任廣播處長何國棟(James Hawthorne)。他1973年從殖民政府那裡爭取到在港台成立獨立的新聞部,不用再倚靠政府新聞處發播新聞。這大概是港台邁向公共服務廣播的正式一步。何國棟說,獨立專業的新聞報導,一言蔽之,就是要有可信性。港台新聞的責任,何國棟認為是要準確地報導社會上包括政府在內的所有真誠地持有的觀點,讓聽/觀眾在掌握了不同觀點後自己作出判斷。政府的宣傳工作,不是港台的責任。

我1981-1983年在港台工作時,主要是受了這樣的理念薰陶的。後來有機會去到倫敦的BBC國際頻道工作,更是能夠直接體會公共服務廣播的精神。在BBC工作期間,我得益不少。在這裡,我想分享兩個經驗。

首先,BBC是我任職過的機構中,最重視員工訓練的。我在那裡工作7年,參加過不同形式的多個訓練課程。記憶中我上的第一個訓練課程,其中一課,便談及到英國1982年和阿根廷因福克蘭群島的主權爭議引發的戰爭。課程的導師當時向我們講解新聞事實的準確性是如何重要、新聞和宣傳的分別、以及編輯自主的問題。導師對我們說,BBC西班牙語廣播就福克蘭群島戰爭的報導,令英國當時的戴卓爾夫人政府很不滿,因為BBC對戰事傷亡等報導和官方的報導不很一樣,政府認為這樣對英國軍民的士氣不但無益,反而有機會助長敵人的氣勢。

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任內出兵福克蘭群島。英國政府網誌圖片

戴卓爾政府據說因此多番向BBC施壓。但BBC當時的管理階層不為所動,因為他們認為BBC的報導,都是自己記者在前線工作時有根有據的觀察,因此果斷地堅持自己的編輯自主權,認為向受眾和國民專業地在不影響到國家安全的情況下,報導媒體接觸到的所有可靠的資料和見到的事實真相,比起政府方面不是以新聞專業標準為首要考慮所提供的消息,更符合國家利益。後來英國政府索性在交戰期間自立一條拉丁美洲語頻道,繞過BBC直接向阿根廷廣播。但BBC並沒有因此改變方針,繼續本著公共服務廣播的精神製作相關的節目。

這次訓練,讓我明白要維護公共廣播的編輯自主,得靠公共廣播機構上下一心地以準確和整全報導事實真相的新聞專業精神,來抗拒外來的政治或其他壓力。當然,英國那多黨的民主憲政體制以及權力制衡的制度,對BBC的獨立性也加強了保障。加上一直以來,BBC公認的公正專業新聞操守讓其報導能夠取信於民,因此,就是在戰時也能讓BBC繼續高舉公共服務廣播而非民族主義廣播的大旗,繼續發揮其專業報導的精神。

我的第二個經驗,發生在前蘇聯解體前。1991年,蘇共領袖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遭遇到反對其開放改革政策的保守軍方勢力發動政變。政變期間,戈氏遭叛軍軟禁。記得那個期間,我一位來自香港的友人在倫敦拜訪了科學哲學家波柏(Karl Popper) 。友人拜訪完波柏後跟我說,在跟波柏會面時,哲學家憂心忡忡,深怕黑暗時代重臨東歐。後來政變最終失敗,戈爾巴喬夫重獲自由。戈氏在政變後舉行的第一個記者招待會上,提到他被軟禁時的經驗。他說被軟禁期間,他與外界的溝通渠道幾乎斷絕,只能靠收音機聽取外界的消息。他更說由於那段時間謠言滿天飛,他不敢輕信當時在收音機聽到的訊息,直至聽到BBC國際頻道播出政變失敗的新聞,他才有信心相信,政變者的陰謀並不得逞,國家避過一劫。

我當時和BBC的同事在現場直播的記者會上聽到戈爾巴喬夫親口說出上述的一番話,自然是十分高興,也慶幸自己能在公共服務廣播這專業上,盡過一分力。那時我也想起,在此之前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中,也是謠言滿天飛,不少人當時也得倚仗像BBC這類較有公信力的新聞機構,去盡量確立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BBC在這類情況下,寧可準確而不搶先機去報導未經證實的消息的要求,我覺得還是對的,儘管在今天這數碼年代,當受眾的集中力據說只能維持7秒的環境下,以上的要求是不容易堅持的。

當然,BBC也有犯大錯的時候。其中在貝理雅(Tony Blair)政府時期,就伊拉克有否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的報導上,BBC和政府就首相有否刻意誤導公眾這問題上針鋒相對,導致國防部的一位專家身分被洩漏,該專家更因此而自殺致死。 後來,BBC有關記者的相關報導經調查後證明是有失實之處,BBC因此需要進行一系列改革。

我雖然離開了媒體工作超過了四分一世紀,我今天還是認為公共服務廣播是值得支持的。當然,有人會批評公共服務廣播有其意識形態的偏見,以西方的所謂普世政經價值來看世界。在這篇短文中,我無意就有關爭議進行討論。只是在西方和中國進入了政治和意識形態那冷戰式的對抗的今天,在原本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連宣稱擁抱公共服務廣播價值的香港電台,也只能停止轉播BBC的新聞時事節目,可見自何國棟處長所開展出來的一套專業新聞的做法,在港台已難再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了。

(編按:原題為〈從港台不再轉播BBC回想我的公共服務廣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