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緬甸政變系列·一】從啤酒抗爭說起 政變如何影響外資和中緬關係?


和很多緬甸人一樣,Nan Yinn Yinn喜歡閒時來一杯啤酒:「可以好好放鬆、享受一下。」

對緬甸來說,啤酒除了是受民眾歡迎的飲品,更有帶動經濟發展的作用。多間著名啤酒企業包括嘉士伯及泰國啤酒Chang Beer,都在緬甸設有廠房。

不過隨著本月1日緬甸發生政變,啤酒由原來狂歡慶祝的飲料,變成抗爭工具。緬甸民眾紛紛抵制與軍方有關的產品及服務,包括「國民啤酒」緬甸啤酒。它作為軍方擁有的緬甸經濟控股上市公司(MEHC),與日本麒麟啤酒合資的企業,難逃被杯葛的命運。

Nan Yinn Yinn響應杯葛緬甸啤酒行動。Nan Yinn Yinn提供。

Nan Yinn Yinn亦有參與杯葛行動,包括在結婚紀念日慶祝之際,特意不選擇緬甸啤酒,亦不忘在社交平台發文呼籲更多人響應:「我選擇不喝緬甸啤酒,因為我不喜歡軍方,我不想他們管治我的國家。」

群眾壓力下促使麒麟本月5日發聲明,指緬甸軍隊的行動令人深感擔憂,違反該公司的標準及人權政策,別無選擇下終止與MEHC的合作關係。Nan Yinn Yinn對此感到高興,又指會繼續抵制其他軍方產業:「我想我的國家由合適的政府管治,我會用盡方法趕走軍政府。」

我想我的國家由合適的政府管治,我會用盡方法趕走軍政府。

外資企業持觀望態度

日本麒麟啤酒只是軍政府的外資合作伙伴之一。根據社運組織Justice For Myanmar 統計,已知與軍政府合作的112間企業中,撇除54間是緬甸公司,其餘超過一半都是外資企業。來自中國和香港的企業數量佔最多、共有20間,涵蓋製衣業、礦業及酒店行業。

有別於當地民眾抗議呼聲高漲,截至政變發生後一周,外資企業中只有日本麒麟啤酒高調與軍方「割蓆」。更多外資企業,無論是否與軍方有直接合作關係,都傾向對軍方執政持觀望態度。

傅晶在仰光的製衣廠屬於中型廠,聘請當地人為勞工。傅晶提供。

香港緬甸工商協會會長傅晶在仰光開設製衣廠,工廠屬中型規模,聘請一千名以下員工。除了管理層是來自香港及中國,聘請的工人都是當地人。傅晶指有工人上街抗議,但對工廠運作沒太大影響:「我們有些行家在當地還未回來,都指(示威人數)數字不是想像中那麼多,軍方或警察會封路,不讓他們繼續行,也沒有甚麼衝突。」

「貨櫃碼頭和出口機場的貨一切運作都是正常,是剛開始一兩天延誤了,但政府部門照開門,我們照做出口、入口(生意)。」

緬甸由軍人執政多年,2011年開始民主化進程並推動經濟改革。當時執政的聯邦鞏固發展黨(USDP)由總統登盛領導,但仍然有軍方背景,一直到2016年昂山素姬所在的全國民主聯盟上台。

對於緬甸進入為期一年「緊急狀態」,傅晶並沒有太過擔憂,亦未有撒資打算。她指自己在2013年到緬甸設廠時,當時登盛政府為了吸引外資,逐漸放寬投資環境,只需按手續申請便能夠順利設廠,問題不大。

傅晶指:「(緬甸)在2012年左右開放後,已經有很多措施包括稅務優惠,或者讓我們獨資、不需要找一個緬甸人一起開工廠,未開放前不是這樣。」她相信即使軍方重奪大權,亦會維持同樣的政策。

初創企業面臨挑戰

相對傳統產業反應冷靜,芸芸外資中,最受政變衝擊的是一些依賴互聯網的企業。

政變發生首日,軍政府實施全國網絡封鎖。緬甸港人Stephanie憶述事發時,外賣平台如Food Panda的應用程式無法運作,想叫外賣都叫不到。另外當地電子支付程式Wave Money亦中止服務,該程式去年獲螞蟻金服垂青,宣佈將注資7350萬美元,有望被打造成緬甸版「支付寶」。

受政變影響,緬甸電子支付程式Wave Money服務中止。網上圖片。

政局動盪,除了軍方毫無預警斷網影響互聯網公司運作,長遠更可能打擊正萌芽的本地初創企業。

Stephanie是外媒駐緬甸記者,一直跟進當地科技發展,她指自從2016年全國民主聯盟上台,很多海外緬甸人回流當地成立初創公司,希望改變社會,涵蓋的行業包括教育、農業,甚至地產和物流方面。

Stephanie指本地初創企業要站穩陣腳,需要本地或外地資金投資,但政變後局勢不穩,軍政府甚至面臨被制裁的可能,外國投資者可能比以往更加卻步:「很多投資者眼中緬甸是一個高風險及高回報國家,不少Venture Capital(創業投資)會和我說來到緬甸,就要做一個有耐性的投資者,因為很多時候在緬甸都需要較長時間才可以獲得回報。」

不過她相信當地初創企業會努力克服困難:「很多投資者甚至緬甸初創企業創辦人,他們經常和我說緬甸公司甚至很多緬甸人,他們經歷過軍政府統治及各樣政經挑戰。用香港人的說話來說。其實他們很堅韌、很懂得去應變,其實他們都有獅子山下精神。」

緬甸公司甚至很多緬甸人,他們經歷過軍政府統治及各樣政經挑戰。用香港人的說話來說。其實他們很堅韌、很懂得去應變,其實他們都有獅子山下精神。

分析:料不影響中緬經濟合作

自從緬甸發生政變後,掌權的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在2月8日晚首次發表電視講話,特別提到國家管理委員將延續目前多項政策,包括積極發展經濟,吸引外國投資。

政變發生後,不少軍方任命的經濟官員都是登盛政府的舊班底,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記者劉忠恩認為:「就是釋放出一個很強大的信息,等如說跟資方或是跟整個緬甸說,其實我們還是希望事情盡快穩定下來。」

不過在2月11日,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對緬甸軍方領導人實施制裁,凍結緬甸軍政府將領在美國超過10億美元的資產,未來將採取更多制裁行動。劉忠恩相信將會有更多來自西方國家的外資企業基於形象考慮,對緬甸實施制裁甚至撤資。

與此同時,外界更關注政變會否導致緬甸和中國關係受到影響。兩國經濟往來一向密切,根據緬甸官方數據,自開放外資以來,緬甸最大的投資者依次為新加坡、中國、泰國及香港。當中香港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4月的投資額高達13億美元,成為該年度緬甸最大外資來源,主要發展房地產、電力供應及製衣業。

而去年初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緬甸期間,亦與國務資政昂山素姬會面,共同發布中緬聯合聲明。雙方簽署的33項合作文件,包括耗資13億美元,在緬甸西部興建皎漂經濟特區工業園及投資深水港項目。其後緬甸亦宣布與中國建立「命運共同體」,寄望兩國關係更加緊密。

去年初中緬兩國共同發布中緬聯合聲明。新華網。

劉忠恩認為,鑑於中國政府與昂山素姬政府的友好關係,中方未必樂意看見今次政變發生,但相信不會影響兩國未來繼續合作:「其實從軍政府獨裁時期,中國在國際上的角色主要在支持緬甸,不管她是誰在主政。從獨裁時期到昂山素姬主政時期,羅興亞事件爆發以後,中國一直在扮演支持的角色,就是不希望緬甸被國際制裁或者是國際譴責。」

從獨裁時期到昂山素姬主政時期,羅興亞事件爆發以後,中國一直在扮演支持的角色,就是不希望緬甸被國際制裁或者是國際譴責。

至於政變到底對緬甸經濟會造成多大影響,劉忠恩就表示有待觀察:「(經濟影響)要看這抗議到底持續多久,如果像香港一年、兩年,這經濟長遠影響是會很大。基本上政變發生,(緬甸)經濟成長率跟之前世界銀行預期一定下降,因為長遠來看對資方的壓力,或者現在全國發起不合作運動,這一定對經濟影響蠻大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