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每個錯失也恐懼!在沒收學生手機前,先談談錯失恐懼症(FOMO)


【撰文:黎金志老師@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65

在學校,學生違規用手機是令教師十分困擾的問題,除了想方設法制止,找出行為背後的因素其實更為重要。

對於經常機不離手的學生,可能是受着FOMO的困擾......

我竟然不知道有這件事!

FOMO(Fear of missing out)稱作「錯失恐懼症」或「害怕錯過」,是指因害怕錯失一些社交事情而產生焦慮或煩惱。他們經常會憂慮別人在自己不為意時經歷了一些重要的、有意義的事情,因而渴望與別人時刻保持聯繫。FOMO也是一種對後悔的恐懼,他們擔心因沒看到某些資訊而錯過機會(例如朋友聚會/社會時事),事後發現時會感到後悔。因此會忍不住整天查看手機或電腦,害怕發現「啊!我竟然不知道有這件事!」

這種恐懼使他們陷入不停的憂慮中,認為自己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以致不論如何安排時間,總感覺永遠都錯。因此,他們普遍自尊感偏低,感覺孤單及自卑,尤其當認為自己比不上社交圈上的朋友時。

社交媒體為人們建立了一個「窺探別人生活的窗口」,亦令FOMO現象更顯著、更深入。增強人們對「一直在線」的過度依賴。

你竟然是我朋友的朋友!

我們經常說Facebook已失去對青少年的吸引力,成為高齡化社群,青少年愛用Instagram藉照片分享生活。其實不論哪個平台,骨子裡都離不開社交發掘元素、離不開窺看他人生活的特性。「你可能認識的朋友」背負了千絲萬縷的朋友關係網,古語云:「欲知其人先觀其友」,現在則可觀其友的朋友,社交更顯複雜。

然而,在探究青少年社交媒體生態時,我們容易忽略「廣告」及「演算法」的影響。在訊息氾濫的今天,篩選資訊是老套而重要的能力,諷刺的是廣告加演算法則為我們提供資訊捷徑,讓我們感覺跟上潮流、緊貼時事。只要按動手機上的一個App,社會熱話自動顯現,回應著「錯過」的憂慮。

Instagram上的限時動態(Stories)是現時主流的發照片方式,它的特性在於「限時」,配合青少年習慣快速回覆的生態,在在也加劇FOMO現象,增加不安感覺,導致他們不能「離線」。

近日,MeWe成大眾討論焦點,不少Facebook用戶高呼移民。細心觀看,其實MeWe在功能上並無大突破,強調的是「無廣告」、「無演算法」的用戶體驗。在青少年的社群裡,這兩種特點是他們所追求的生態?還是只屬從眾心理,或對現有霸權不滿的一種姿態?

事實上,演算法是雙面刃,它限制了眼界,卻滿足了不安。

他完全不是我所認識的那人!

教師經常以自尊五感(The Five Building Blocks of Self-Esteem)來分析青少年的自尊,當中包括:

安全感(Security)(感到被重視和保護、能信賴別人)
獨特感(Selfhood)(接納自己、認定自己在群體中是獨特的)
聯繫感(Affiliation)(感到與別人有聯繫、得到接納和認同)
能力感(Competence)(認為自己有能力學習新事物及應付挑戰)
方向感(Mission)(認為自己能夠掌握生命的意義和目標,作出決定及承擔後果)

一旦生活中欠缺這些元素,自尊便難免顯得低落。

現今青少年離不開社交媒體,與缺乏網絡以外的生活息息相關。他們努力透過網絡世界建立自我形象,亦對別人的回應表現敏感。教育工作者必然有過這種經驗:學生於現實生活與線上世界不論外表、興趣、談吐、意見,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

研究顯示,青少年於社交媒體的行為有幾個典型傾向:喜歡網上形象多於現實形象;「讚好」數字不如預期會感到不安;在意網絡上別人對自己的評論;容易受到網絡欺凌;經常接收大量負面情緒。

在輕易得知他人生活的社交媒體時代,「個人」既現實亦虛擬,兩者有時相似,唯更多的情況是分別極大,甚至相互排斥。在深度黏性之下,究竟是現實世界影響社交媒體,還是社交媒體反映現實世界?

 我你他的真實世界。

今天,青少年活於訊息過量的社群時代,充斥源於虛擬世界的傷害,卻缺乏來自親人朋友的關懷。

作為教師,我們難與社交媒體鬥快鬥新,卻可善用學校相處的機會,給予學生更真實、更具體的指引,令社交媒體上的「錯過」不再「恐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