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寫在死因存疑後 虛擬實境重返周梓樂墮樓現場


消失的八秒鐘,令周梓樂墮樓的真相永遠蓋上一層白紗,陪審團留下「死因存疑」的裁決,縈繞著不少香港人的內心。眾新聞與「VRHK虛擬香港」合作,製作360度虛擬實境重返尚德停車場,五大場景重組周梓樂死因研訊留下的啟示。

點擊:【360度虛擬實境重返周梓樂墮樓現場】

「被消失」的行車紀錄儀

一個停車場,過百部車輛,但無一輛拍下梓樂墮樓一刻,即使只是梓樂的行蹤,也沒有任何行車紀錄儀,能夠彌補閉路電視鏡頭以外的空白。流言四起,有人誇言拍下事發經過的車主通通「被消失」。在當時反修例運動已經持續半年的社會背景下,警方一次又一次未有開誠布公,從未就執法爭議承認責任,民眾對政府不信任,讓沒有真憑實據的說法,得到不少人支持。

流言背後,敲問的是為何無一輛車影到事發經過?回到一年前的停車場,事發後民眾呼籲尋找行車紀錄儀片段,自發將一張張告示擺放到停泊車輛的擋風玻璃上,多間報館記者亦紛紛向「可疑車輛」留下卡片,彼此心裏都懷著同一目標——希望尋找真相。往後一連幾天,記者待在停車場裏,每當一有停車便衝上前,查問當晚所見所聞和行車紀錄儀的狀況,找回不少墮樓位置附近的車輛,車主也沒有「被消失」,他們很想幫忙,但始終沒有拍下當晚情況,主要原因是:

第一,車輛停車後,行車紀錄儀會同步關掉。第二,即使行車紀錄儀在停車後繼續錄影,但超過24小時、48小時等時限,就會自動覆蓋內容,翻查時已錯過關鍵時間。第三,原來今時今日很多車輛都沒有行車紀錄儀。現實世界與港府遐想的智能城市願景,還有很漫長距離。在香港,要發展智能燈柱不易,因為科技收集數據的方便,與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往往相輔相成。但當這個權利放在市民手上時,又有沒有好好充分利用,留下憑證保障自己?市民有權沒用盡,無權的人卻不斷充權,不就反映這兩年香港發生的面貌,一宗命案帶來的警醒嗎?

當警方最初表明,2019年11月4日零時55分前並沒有進入尚德停車場,但行車紀錄儀揭發大批防暴警員早在11月3日晚上11時28分,從停車場樓梯間步出唐明街,翌日始改口承認曾兩次進出停車場。當警員一直供稱,廣明苑的閉路電視未能拍攝周梓樂墮樓情況,惟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卻在廣新閣地面閉路電視發現關鍵影像,顯示停車場內有一團黑影快速墮下,相信就是周梓樂。

甚麼是真相?

就是不斷求證,推翻比自身強而有勢的官方說法。

橫跨兩個多月的死因研訊,陪審團針對管理涉事停車場的威信停車場管理有限公司,提出兩項建議,包括更新閉路電視系統,增加自動實時設定、避免盲點,以及在三樓矮牆加上欄杆等指示。事實上,當晚閉路電視拍攝到兩名男子誤跨矮牆,幸沒有受傷。裁判官強調,建議旨在防止死亡,調查不足並非建議範圍。因此,死因庭並沒有就案中不同利害持分者,指出任何責任問題。

誰有責任?成為死因庭以外未完的問題。研訊披露,消防控制中心曾追問意外「關唔關個POE(聚眾事件)事?」如果關事,處理程序有沒有不同?是否先要經警方協調?庭上並沒有交代。警方的調查是否充足可信?即使死因裁判官發現周梓樂的關鍵影像,但研訊後期已沒有足夠空間再做實驗,分析黑影甚至片中梓樂的手腳。如果在調查過程及早發現片段,今天能否更貼近真相?

一個觸發「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報仇」的命案,令整個社會怒吼沸騰,間接促成連場大三罷和大學圍城戰,將整場反修例運動推向臨界點。「死因存疑」四字之後,至今未有人就一份逝去的生命、未完成的調查、以至衝突場面的處理手法,說過一句道歉和檢討。一份年輕的生命,對香港留下重量,但在一些人心中,卻可輕如鴻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