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讀書移民】台灣成年輕人熱門選擇:比起英國更易融入當地、落地生根


「身邊嘅同學好似日日都唔見咁幾個,都幾sad。有次一齊上完堂,夜晚就有同學俾人拉咗。」就讀政治與行政學系的Ben苦笑說。他最近報讀了台灣三間大學共四個碩士課程,希望能被其中一間取錄,完成學業後留台工作。

Ben不覺自己是為了移民才到台灣,反而是早有讀碩士的打算,巧合地碰上社會運動,才萌生長居當地念頭。他笑言自己未知將來在台灣職業為何,但暫時最想做的工作是書店員工:「做獨立書店嘅員工,每日有得睇書,係最浪漫嘅想像。」

2019年11月,「中大保衛戰」打得激烈,隔了幾千公里,身處英國交流的他只能觀看直播、重複在社交網站分享新聞,如今回想不覺對香港的事有所抽離,倒覺無力感更大:「差唔多一個禮拜冇上過堂,淨係喺度睇直播。」有人憧憬離開華人社會,但Ben最介意的,是日後能否真的以當地人的身份和心態,落地生根:「始終英文唔係我母語,我會質疑係生活上或者文化上,係咪真係可以完全融入到 ?人哋嘅歷史並唔包括我,或者係我對英國嘅affinity唔係想像中咁大。」

就讀政治與行政學系的Ben希望在台完成學業後,能留台工作。黎卓欣攝

微捲的黑髮,架著幼框眼鏡,灰色毛衣內穿了件藍色紅條相間的襯衣,燙得筆直的褲下,藏著剛到腳眼的藍棉襪,四年級的Ben 捧著電腦從圖書館步出,背後是一群穿著鮮橙色衛衣、運動褲,正在「dem beat」的新生。

Ben的畢業論文題目是政治地理學,對於這個研究領域的興趣,源自早前修讀的課堂。「上過空間政治學,講述生活上唔同空間嘅使用,平時我冇注意到原來城市樣樣嘢都好政治化。當時sort of 考察咁,去咗一個大埔賣有機菜嘅農墟,了解嗰班農民點樣集結力量,最後有個sustainable嘅地方做local economy 。我本身都住大埔,覺得可以喺另一個角度了解個社區,幾好玩。」

四年前,Ben從港大政治學與法學系退學,轉到中大讀政治與行政,他笑言當時對畢業後的工作或去路,還未有確實想像。「最初IB成績都唔錯,45滿分有43分,咁就『睇餸食飯』,見GLaw啱啱好夠就報咗。入到去發現,原來得3成係教政治,第一個學期考完試就quit咗U(HKU)。」對於兒子的決定,父母一向抱開明態度,也沒干預太多。

如今23歲,Ben身邊有人做議員、有人做政治助理、但更多的是從事與政治學無關的工作。「啱啱入嚟讀都可能會諗吓,AO都好似幾穩定喎!嗰陣時做AO都仲係無人會屌(依家冇同學想做?)可能都有,但佢都唔會敢話俾人聽囉,哈哈!後來自己讀讀吓,又覺得做研究都幾好呀。」

Ben不覺自己是為了移民才到台灣,反而是早有讀碩士的打算,巧合地碰上社會運動,才萌生長居的念頭。「我去台灣 sort of 同我孖生家姐有關係,佢讀建築系、又好鍾意台灣,好早已經plan 咗要去台灣讀碩士。經過呢年我又覺得都可能想去嗰邊發展,咁不如一齊。」兩姐弟到了異地有個照應,父母則會留在香港。

料台灣現實與想像有差距

港人愛到台灣旅遊,Ben也是其中之一,到訪台灣不下十次,但大多抱以遊客飲飲食食的心態,少有去了解當地的社會、政治問題。問他最喜愛台灣的哪一面,不暇思索便交出一堆答案。

台灣人好有人情味,民宿嘅老闆同員工都好友善,會主動同你傾計、關心你。同埋我覺得自己係比較慢板嘅人,香港嘅急促令我好辛苦。加上喺香港好難揾到出路,但去到台灣,覺得可以真係生活而唔係生存。

但問他最不喜歡台灣的哪一點,Ben倒是思前想後,才緩緩吐出:「可能係有少少官僚,好多嘢都要一板一眼、按程序去做。」他指的其實是呈交碩士入學申請的繁複手續,除了基本的個人資料、成績單,還要附上三年的預期學習進度報告。自問怕麻煩的Ben不禁微言:「好煩呀!網上交完,聽日又要去經貿辦交文件!」

他坦言,早料現實定會與期望有點差距:「生活上一定有好多難題,有老師去完台灣工作返嚟,都話台灣有啲工作場所好父權、好著重輩分關係,香港人會唔習慣。」

港人在台灣的大學畢業後,月薪須不少於38000元新台幣(約10500港元),才能獲准於台灣居留。居留第五年的月薪須有約42000元新台幣(約11600港元),方可申請定居。這些年打過幾份兼職,做過補習社、藝術展場務,也做過幾個月兼職記者,Ben笑言自己未知將來職業為何,但暫時最想做的工作是書店員工:「做獨立書店嘅員工,每日有得睇書,係最浪漫嘅想像。」

他說自己很喜歡看書,近日在搜集論文資料時,最深刻的書是邱永漢的《香港》,講述一位為了避開政治禍害而偷渡來港的台灣青年的故事。「咁樣對照返香港依家嘅情況,都幾有趣。」

邱永漢的《香港》,講述一位為了避開政治禍害而偷渡來港的台灣青年的故事。黎卓欣攝

去年曾英國交流:離開香港無力感更大

訪問當天Ben穿了雙英倫風的啡皮鞋,上面有許多花痕,記者好奇是否買了一段時間。「唔係呀,上年喺英國exchange嗰時買嘅。咁樣先夠Vintage嘛!」19年9月,Ben到英國交流,11月「中大保衛戰」打得激烈,隔了幾千公里,只能觀看直播、重複在社交網站分享新聞,如今回想起不覺對香港的事有所抽離,倒覺無力感更大:「11月嘅時候中大打到開花,我都差唔多一個禮拜冇上過堂,淨係喺度睇直播。嗰時可能都有去吓『Stand With HK』嘅遊行,當然事後諗翻,呢啲幫到啲咩?其實幫唔到,都不是甚麼啦,成本太低。」

2019年尾,Ben到英國交流,曾於倫敦參與聲援香港的遊行。受訪者提供

一年的交流被疫情倉卒打斷,Ben期間曾遇到一位到英國長居工作的港人,與他分享經驗:「佢話如果喺嗰邊讀書再就業,比較上難,因為嗰邊類似嘅行業,尤其教育事業已差唔多飽和。如果真係要響嗰邊揾工,都係business方面比較多。」

不過,Ben說自己對在英國長居其實並無太多想像:「我同家姐都唔會對去英國有太大憧憬,唔會想係英國生活幾十年,始終文化上唔習慣,對英國冇一種美好嘅投射,反而對台灣有種美好嘅投射。因為去台灣移民.....我自己覺得啦,對香港人嚟講某程度都係一種想像嚟嘅。」

是否在英國有不好的經歷?他打趣說:「食物囉,英國係劣食天堂嘛。」之後他又搖頭:「講笑,嗰時只係留咗半年,以一個過客嘅身份。無話真係特別遇到啲咩唔好嘅事。」其實,Ben最介意的,是日後能否真的以當地人的身份和心態,落地生根。

始終英文唔係我母語,我會質疑係生活上,或者文化上係咪真係可以完全融入到 ?人哋嘅歷史並唔包括我,或者係我對英國嘅affinity唔係想像中咁大。

話雖如此,拖到報名的限期,還是報讀了英國的大學作「Plan B」:「今次報第一志願係台大地理,跟住係台大城鄉同師大地理。因為唔係報政治相關嘅學系,加上僑生收生數量唔多,都唔係話太大嘅乘數可以入到,要搵吓其他後路。」最後入到英國大學又會否留下來?艱難的抉擇,Ben還未想思考:「唔知呀,到時再算,可能去探索吓先!」

出身小康,Ben說學費和移民門檻未必是他最大的考量:「學費係一回事,但第時長居啲洗費無可能一世靠父母。我諗每個人都喺到揾較舒服的生存方式,而台灣就係我覺得比較舒服。」

最唔捨得中大同百老匯電影中心

中學從九龍華仁轉到國際學校,大學從港大轉到中大、荃灣搬到大埔。Ben笑言自己習慣了離別,與友好各散東西,況且兩地相近,能隨時回來探望親友。訪問這天Ben沒有課堂,但仍回到校園「陪朋友上課」。自嘲並不是書院活動的活躍分子,不過在中大所建立的圈子,雖小但關係親密,已彌足珍貴。

「如果畀我揀離開香港最唔捨得嘅地方,會係中大同埋百老匯電影中心。」捨不得中大的人與物尚且能理解,但電影在台灣也能觀看,選擇可能更多,為何會有不捨之情?「我最鍾意喺油麻地行去電影中心嗰段路,尤其係黃昏加埋街燈,覺得個氛圍好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