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封鎖區與豪宅區:兩個名叫阿John的神父


兩位神父都叫阿John:關傑棠神父(Rev John B Kwan)(左)和胡頌恆神父(Fr John Wotherspoon)

【撰文:若望】
 
過去的周末,兩則新聞哄動全城:政府劃出「受限區域」,封鎖區內所有人都要接受強制病毒檢測,引起港人關注;跑馬地聖堂為維修工程籌款,發信「鼓勵」青年捐錢,惹來一面倒劣評。[1] 我們可從這兩樁事件中看到兩名天主教神父的蹤影,二人分別是胡頌恆神父(Fr John Wotherspoon)和關傑棠神父(Rev John B Kwan)。雖然大家都名叫阿John,但其言行作風卻不盡相同。前者是「廟街神父」,認為基督徒要關心窮人,封區期間餐廳關門,他留在區內為無家者張羅飯盒。後者因出版《漁夫集》[2] 而被稱為「漁夫」,提倡教徒捐獻猶如給父母的「家用」。
 
2009年,胡神父為了幫助基層,遂遷入廟街一間劏房,與他們一起生活,一住便是11年。2009年,關神父從屯門調任至跑馬地聖瑪加利大堂,為了貼近該豪宅區的生活水平,他受富有教徒宴請,出入附近的馬會、足球會、紀利華木球會等高級會所,一嘆便是11年。

胡神父在廟街開設「慈悲耶穌環保店」,售賣二手衣服和家品 。

疫情下禁晚市堂食,不少「麥難民」被逼露宿街頭。胡神父在佐敦租房予無家者居住。為應付租房的開支,胡神父在廟街開設「慈悲耶穌環保店」,售賣二手衣服和家品,獲熱心市民捐款支持逾200萬元。至今租下41個房間,有逾60名無家者入住。[3] 疫情下百業蕭條,各階層身陷空前困厄。為了維修毗鄰聖堂的堂區中心,且為建築工人提供開工機會,關神父在去年秋天發出「籌款家書」。短短數月已籌得800萬元,離目標只差200萬元。至今工程未能上馬,建築工人仍未有工開。

胡神父得知廟街一帶有不少無家者、吸毒者和更生人士,便每天為他們購買飯盒、飯券。即使他們曾多次入獄、染上毒癮,胡神父也不離不棄。胡神父視無家者為家人,無家者視胡神父為「爸爸」。關神父眼見部分青年從不捐款,便規勸他們不能坐享其成。儘管青年出心出力服務聖堂,關神父卻不曾重視。關神父自稱為青年人的「大佬」,青年人會如何稱呼他?

2019年下半年,示威者破壞多組交通燈,油麻地一帶自然不例外。有一次,胡神父為免行人過馬路時有危險,獨個兒到佐敦道與彌敦道的十字路口指揮交通,實在心繫社區,服務其中。2019年下半年,每逢周末便有遊行,不少教會都開門讓人休息,關神父則緊閉聖堂大門,甚至取消彌撒,可見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香港天主教的神父,年屆75歲須申請退休。榮休在即,74歲的胡神父對退休毫無興趣,只要仍有能力,都會繼續幫助有需要的人,不會言退。香港天主教的神父,在同一聖堂服務大約10年便需調職。任期理應屆滿,居於樂活道的關神父對調任絕口不提,只要繼續留在跑馬地,能親近富人過舒適生活,便於願足矣。

註釋:

[1] 聖瑪加利大堂facebook

[2]《漁夫集電子書》

[3]與無家者同行—— 封鎖區裡的「廟街神父」,(眾新聞,20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