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歷史的玩笑


我對緬甸了解不深,無從評斷接下來的局勢發展。對於翁山蘇姬(港譯昂山素姬)這個人,我也說不上有多大好感。但是,看到這位昔日光環雲集的人權鬥士,如今在政治的奇幻旅程上走到這一步,我還是有些感慨。

翁山上月27日還到醫院視察醫護人員接種疫苗的情況。美聯社

翁山獲釋十年以來,有關其爭議言行的討論已多,於茲不贅。我也不盡認同她的所作所為。不過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理解她的立場,就好像我可以理解對造律師的立場一樣。打從她投身政界開始,就被兩股相互對立的力道激烈拉扯:一個是要維持愛、自由、和平的光環理念,另一個則是要回應現實政治的需要,設法撐住一個情勢險峻的國家。

然而,要同時達到以上兩個目標,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更何況,她始終是個沒有兵權的弱勢領袖。她的表現像是要力求兼顧,實際產生的效果卻是兩頭落空。踏入政界的她,不具有足以充分掌權的資源與權謀,但卻為此掉進險惡的政局漩渦。作為緬甸的政治人物,她在羅興亞人議題上站在緬甸國家的立場,也毀滅了她的個人清譽。當國際法庭為此開庭時,她親自到海牙為緬甸辯護,實際上卻等於是代替自己的國家公開受審。

逃亡扺達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其實,此舉正好反映了她不上不下的尷尬處境。如果真是狠角色,根本就不會理睬國際法庭。她不是徹底的馬基維利主義者,否則就會抱著一不作、二不休的態度殺伐決斷;但她也沒辦法再當一個宣揚理念的人格者,因為她的形象已經為了緬甸的國家利益沾血。這位本來有機會在海外過著優渥生活的知識人,想要找出一條改善國家處境的折衷之道,但卻踏入了戰場中央的無人地帶,同時遭受來自雙方陣營的炮火掃射。

翁山蘇姬會有怎樣的結局?目前言之過早,我也不具未卜先知的能耐。只能說,我個人還是希望,她不要落入跟她那位曾經來臺接受日本軍事訓練的父親相同的結局。說起來,歷史也算是開了一個玩笑。如果她只是以早年「從容作楚囚」的形象終其一生,那反而單純得多;但偏偏歷史給她一個挺身從政的機會,卻讓她的處境變得非常難堪。

Max Weber形容以政治為志業的人,是讓自己身陷魔鬼的力量(“läßt sich … mit den diabolischen Mächten ein”, Politik als Beruf, Duncker & Humblot 1993, S64)。現在看起來,翁山蘇姬似乎(至少暫時)淪為了被這股力量玩弄的犧牲品,一如歷史上許多抱持理念投身政治的人物。當然,她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