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死因庭然後...】三名旁聽師 剖白證供 走近真相的一課


2021年1月9日晚上,22歲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庭上,陪審團最終以4比1大比數裁定「死因存疑」。《2019死因裁判官報告》當中提到,「死因研訊的主要作用,是通過公開聽證, 希望能得知有關死亡的真相,務求在適當的個案中提出切實可行的建議, 以期防止類似死亡事故。」

周梓樂之死,發生在反修例運動警民衝突期間,意味這宗案件早已滲入政治。法庭呈現的真相,警方的調查手法、衝鋒隊的行動部署,以至梓樂事發前的舉動和訊息,一切一切,離不開公眾的視線。無論裁決結果為何,無論是家屬或社會大眾,都投放了各自的情感在其中,

旁聽師阿銀(化名):「我純粹是情感上覺得,為何兩次最重要的鏡頭,你都拍不到,為何?情感上我不知道你有沒拿到證據,還是真的沒有證據。」

旁聽師阿B(化名)說:「可能因為他們立場,好像跟我們一樣,你會覺得是同路人,你要關心多些這事,你會想知點解,做不到『冷氣軍師』是因為,有些事你要自己上庭才觀察到、看到。」

旁聽師張先生說:「現在這個死因庭也是紓緩一種,政府從來都反對諮詢公眾,所以不對口,不對口就出現今天的問題,今天的問題就出現周梓樂的問題。」

三名旁聽師,各有不同感受。周梓樂死因庭裁決然後,該如何梳理,是仍需深思的課題。

旁聽師阿銀(右)和阿B(左)。周滿鏗攝

做不到冷氣軍師

2019年11月8日早上,梓樂傷重不治。同日晚上,事發的將軍澳尚德停車場以至全港各區,燭光處處。形容自己情感泛濫的旁聽師阿銀,那時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悼念,哭成淚人,她說梓樂之死至整場反修例運動的相關新聞,都令她飽歷情緒問題。

社會陷入悲傷之時,梓樂的去世亦引起外界的猜想,甚至有陰謀論指:有人推梓樂下樓?警方發射催淚彈致梓樂失足?警方阻礙救護車送院?......等等不同論述滿天飛。

至於二十多歲的阿銀和阿B,都曾經被網上流傳的一些圖片、一些懷疑的說法充斥著腦海,政治立場和情感上,同樣會質疑梓樂的死,或多或少與警方有關。

帶住各種複雜情緒的倆人,後來因疫情關係沒有工作,時間鬆動一點,決定旁聽15歲少女陳彥霖和周梓樂的死因研訊,阿B說,「可能因為他們立場,好像跟我們一樣,你會覺得是同路人,你要關心多些這件事,你會想知點解,做不到『冷氣軍師』是因為,有些事你要自己上庭才觀察到、看到。」

2019年11月8日早上,梓樂傷重不治。同日晚上,事發的將軍澳尚德停車場以至全港各區,燭光處處。阿銀那時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悼念。資料圖片

證人與生命的距離

除了死因庭,倆人閒時亦有旁聽其他反修例運動案件,暴動、藏有攻擊性武器、縱火案都有。之於她們,旁聽刑事案件單純在於現身給予被告支持和關心,而死因庭則不涉及追究刑事或民事責任,旁聽是對真相的渴求。

死因庭一般早上9時半開庭。阿銀住港島區、阿B住在大西北,每逢開庭的日子,她們6時起床、喝杯咖啡便出門,清晨7時半就到達西九龍裁判法院排隊取籌。幸運的話還來得及取正庭的籌,但若在處理較重要證供的日子,旁聽人士較多,就只能到旁邊的直播延伸庭。雖然直播庭仍能聽取相同內容,但可以的話,她們都想在正庭親眼看到家屬、證人、律師等人在庭裡的一言一行。

開庭的時候,即使知道各大媒體都會報道內容,阿銀和阿B仍會默默抄下筆記,為自己留下一點紀錄之餘,也是為在一整天冗長的研訊裡保持清醒。除了庭上排山倒海的客觀資訊,她們亦會觀察庭內各人的表現,感受最深的,是每個證人與梓樂的生命之間都有不同距離。

阿銀形容,「所有人都好肉緊、好緊張,好想救返佢(梓樂),差佬好似無嘢咁」;阿B則說,「OK,你(警方)話唔關你事的,確實未必係佢的duty要做急救,但睇返來作供的警員,佢哋對無咗條人命的態度係『唔關我事』,警方已經做哂佢要做的嘢。」

她們所指其中一名警員,是時任東九龍衝鋒隊第四小隊的指揮官、高級督察黃家倫。黃當時被代表家屬的大律師問到,在停車場看到傷者時,有否考慮消防車今次能否接近現場、曾否想過傷者能如何盡快離開並接受治療。黃回答,當時已有多名消防員及身穿反光衣的急救員,相信有足夠人手處理傷者,並指小隊有「更高層次的考慮」,即是「面對隱藏危機,任務是清除威脅,等他們安全救人。」

阿B形容,即使言者無心,聽者卻有意,警方證人與其他證人在庭上形成很強烈的對比,「你會發現佢哋好似要同你撐到好行,每一下都要叫你暴徒」、「你可以話唔關你事,但你連少少做戲、可惜都無。」例子就如黃家倫的供詞,「佢哋唔會覺得,有傷者應該要即刻送去醫院,佢哋係繼續搵個啲所謂暴力示威者,唔Make sense」、「就算你唔依家幫佢,係咪要去下面開路啊?」

阿B承認,情感上必然憎恨警察,但經歷了庭上的反覆盤問,無論情感與理智都會認為警方有意推卸責任,「本身點解有衝突現場,因為政府咁樣先會有,就算你執法,唔洗下下做到咁乞人憎。」 

阿B翻開她在庭上抄下的筆記,有關黃家倫的其中一頁之上,她寫上了「CLS(痴X線)」。

旁聽常客:我需要知道一啲嘢

62歲的張先生是旁聽常客,基本上前來旁聽的市民都會認得或見過他,張先生也聽畢整個周梓樂死因研訊,他劈頭就向記者說,「(死因庭)眾多事項裡面基本上無嘢可以信賴,尤其證明到一啲證人係講大話的時候,已經是不可信不可靠的證人。」

張先生早年在大陸當工廠廠長,08年工廠倒閉後回港,之後一直關注本港社會運動,由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到2019年反修例運動,他都有身在其中。旁聽師的身份,早就由七警案、朱經緯棍打途人、佔中三子時期開始。直至周梓樂死因庭,張先生每天早上先在附近的酒樓飲早茶,再去取籌旁聽。29天研訊累積下來一疊疊筆記,是張張寫在酒樓點心紙背面的文字。

「我去寶福山,梓樂設靈個時,都唔係幾好感受。」育有一子一女的張先生淡然道,一年過去他已冷靜下來,選擇以旁聽師身份,剖析死因庭,「無話好唔好感受,我係需要知道一啲嘢。」

旁聽師張先生。周滿鏗攝

由衝鋒隊第一隊指揮官,到專家證人鄭郁棋、骨科醫生江金富的供詞、閉路電視片段何時何地拍到甚麼,張先生能如數家珍般講出來,指出當中他認為有可疑的地方,「所謂法庭傾的真相,並沒有真相」。

同樣是黃家倫的供詞,他有萬分的質疑,「佢話上2樓去到尾做掃蕩,但去到2樓高層,見到3樓就走啦,點解唔上3樓呢?3樓係案發現場(梓樂從3樓墮下),佢唔知梓樂受重傷?佢做咗啲咩嘢呢?話咩保護傷者,呢啲說話係冠冕堂皇,但無實際行動」、「點解唔上3樓,睇下有無可疑人物啊嘛,佢話自己係為市民安全。」

即使法庭播放大量的閉路電視片段,多名專家出庭作供,張先生仍對死因庭所呈現的真相抱有巨大的質疑,甚至提出大膽假設:「就係收埋一啲嘢唔俾我睇」,他認為,法庭並未有播放全部固定鏡頭的閉路電視片段,亦認為有專家證人早已有既定答案,例如政府化驗師鄭郁棋依賴警員較對閉路電視的時間、指紋專家沒有檢取到任何指紋、骨科醫生江金富答覆任何人的問題都假設答案只有一個。

張先生連日來出席死因庭積累的座位籌。受訪者提供

種種證供令他覺得不可信,張先生明言,在這個情況下,陪審團最終裁定「死因存疑」,是他意料之內。

阿銀和阿B在休庭的日子,曾到過停車場出事位置觀察,同樣不願意相信梓樂是意外墮下的說法,阿銀說,「如果裁定意外嘅話,私心覺得是抹殺咗第三者出現的可能,存疑(裁決)至少有個可能性係到。」

死因庭完結後,周爸爸在庭外說:「如果將來我有生之年,我希望能找出真相,真相不一定是被謀害,是意外也可以,但能在無疑點的情況下成立。」阿銀最初旁聽想法,與周爸爸的說法一樣,是為了更清楚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不流於網民式的道聽途說,「上庭可以聽哂各方面證據,想全面啲,我想理性去睇呢件事,如果我想去指責某一方的時候,at least我知道大部分真相係點。」

對於死因庭是否能找到真相,阿銀承認難免會混雜個人情感,「我純粹是情感上覺得,為何兩次都最重要的鏡頭你都影唔到,點解?情感上我唔知你係沒拿到證據,還是真的沒有證據。」阿銀說,雖然不敢肯定法庭上所說證供是百分百真確,但她選擇仍相信陪審團制度,「如果你話五個 (陪審員)都做『媒』咁無計。」

待真相浮現的一天

那些不信任,來自警方;來自法冶制度;也來自這個政權。

2019年下半年,正值反修例運動白熱化期間,坊間流傳不少可疑的死亡或自殺個案。張先生認為,結果是引致今天的大眾「有可疑去諗嘢」。而梓樂的事件,以宏觀角度來看,其實是社會動亂不穩無法平息,「咁重的法例(逃犯條例修訂、23條立法),你唔諮詢公眾,問題就出現咗,你係同市民脫節」、「你唔對口,咪出現今日的問題,今日的問題就出現咗周梓樂的問題。」「死因庭其實是紓緩的一種,雖然你解決唔到問題,但有得紓緩。」

張先生說,陳彥霖和周梓樂的死因研訊最終均是存疑裁決,駁斥了警方事後迅速認為無可疑的說法,讓民憤有紓緩的地方,但要真正解決社會問題必然由政府做起。「只有真相先會令到社會有進步,而今日社會係無進步。」他相信,真相終有一天會出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