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死因庭然後...】痛苦、猜疑、矛盾,走下去


受大眾關注的15歲少女陳彥霖和22歲科大學生周梓樂的死因研訊先後告一段落,裁決結果同樣是死因存疑。庭上研訊有沒有釋疑大眾的疑慮,有沒有令我們更接近真相?兩個死因庭完結,然後⋯⋯

庭上證供、閉路電視片段、解剖報告的有關記憶,可能隨著時間慢慢流逝,唯獨情感仍然在眾人腦海揮之不去。

首位發現梓樂受傷的白帽少年崔家朗:

去感覺別人的痛苦這件事,是過去這一年,甚至再經歷11月之後,感覺是更強烈,尤其自己經歷完痛苦之後,有時好明白他人經歷痛苦會是什麼狀態,真的確實感受什麼是痛苦,究竟一個人痛苦到極端,會發生什麼事?

首名響應周爸爸呼籲出庭的市民證人蒙偉傑:

我交代完(所見所聞)有什麼意思?公眾在社交網站討論,轉個頭都忘記,可能大家下年11月又會記一記,沒意思的,反而圍住身邊,發生這件事、圍住的那一班人,可能真的同路人,如果我要撮合聯繫,聯繫這群人就行了。

陪伴梓樂送院、17歲義務急救員曾朗軒:

原本出了一個裁決,理應為一件事劃上一個句號,但現在不是,或者有些位會後悔、做錯的,或者沒做到,就算個個都說我沒有,就算我跟自己說沒有,也會無故彈出一個想法,其實我還有事未做。

旁聽師阿銀(化名):

我純粹是情感上覺得,為何兩次都最重要的鏡頭,你拍不到,為何?情感上我不知道你有沒拿到證據,還是真的沒有證據。

旁聽師阿B(化名):

可能因為他們立場,好像跟我們一樣,你會覺得是同路人,你要關心多些這件事,你會想知為何,做不到冷氣軍師是因為,有些事你要自己上庭才觀察到、看到。

旁聽師張先生:

現在這個死因庭也是舒緩的一種,政府從來都反對諮詢公眾,所以不對口,不對口就出現今天的問題,今天的問題就出現周梓樂的問題。

眾新聞訪問了研訊裡的證人和旁聽師,由下周一(18/01)起一連四篇人物專訪,當中有人選擇相信,有人選擇質疑,也有人著眼於社會如何走下去,他們如何看待社會的躁動不安與法庭的嚴肅理性,剖白內心感受,將記憶延續下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